正文 你也只是路過而已

在愛情的國度里,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這便就算是一種幸福了吧。

今天是9月7號,離你從家鄉來找我要結果的日子還差三天,然而電話鈴聲卻也不偏不倚在我剛踏進家門時響起。和上次一樣,你在我家樓下,也依然不給我任何思考或停留,哪怕是那麼片刻的時間。想到這里,我不由得笑了。

與你並肩走在大學校園的林蔭道上,也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下才能深刻體味到秋天來了。凋零的落葉隨意散落在空蕩的地面上,不時有溫冷的清風掠過,吹掉那些弱不禁風,搖搖欲墜的秋葉,一切顯得如此的和諧與自然。也是第一次覺得,這樣的秋天其實也並不全都是傷感。

我情不自禁的閉起雙眼,大口深吸著暖人的空氣,像個貪婪的孩子,陶醉在脫離現實的幻想之中,久久不願醒來。這時,你握住我飄在空中的手,力度不是很強,但卻使人覺得安全。我從夢境中醒來,睜開雙眼,看到他那張依舊是陽光燦爛般的笑臉。你說:“還記得我們上大學那會玩的盲人游戲嗎?你閉上眼睛,我牽著你的手,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穿梭,並把你安全送回宿舍樓下?”

是啊,那個時候,我們都還只是兩個玩心正強的孩子,嬌氣倔強的我也總是每到放學,就緊閉雙眼,讓你做著“英雄救美”的好事護送我回去。這樣的舉動,也曾一度被全系甚至是經常通過我們回去的這條路上的同學津津樂道,于是,便被稱為“最和諧的排擋”。

我再次閉起雙眼,任由你牽著我走向何方,久違的安全與幸福感此時毫無掩飾的統統向我襲來。幾年中的頭一次,另我如此這般的滿足,完完全全,只屬于自己的這種幸福的滿足,好近!你牽著我的步伐加快了。我們奔跑在幾乎無人的林蔭下,仿佛與時間賽跑,想要跑回過去或者奔向未來,總之,要跳過今天所有的一切。

我們狂奔著,踩過的樹葉發出陣陣賦有節奏的聲響,參雜著我們的笑聲,一並回蕩在這個和諧的環境里面。我的笑容是真實的,是發自心底的,因為我真的開心。人說,快樂到極點的人必定會滑向痛苦的極點,那麼,極度的開心與極度的傷感都是不合群的,你應該躲到角落。

再也無法控制住自己狂悲狂喜的思緒,眼淚早已泛濫,不能自己的連步伐都顯得有些無力了。你停了下來,擁我入懷,寬厚的肩膀讓我瞬間覺得其實自己需要依靠。

你輕撫著我的長發,柔聲說道:“我知道你這幾年過的不好,從上次第一眼看到你就能深深感覺得到。你變得冷漠,可誰會知道,外表冷漠的背後,是一顆怎樣破碎的心?你總喜歡藏在靈魂深處,然後再用極其牽強的笑容向世人宣布,我是一只不需要保護的快樂小小鳥。還記得你對我說過,你之所以如此的依賴文字,是因為文字雖然冰冷但卻永遠不會傷害到你。你說你喜歡制造悲劇,因為你盡可以躲在悲劇的背後來掩飾你那難以快樂的心。為什麼?為什麼要把自己隱藏到那麼的深?為什麼不能對自己好一點。你連看到一只受傷的小貓都會傷感,那為什麼就不能感歎一下自己,你的傷痛到底有多深?”

你像是在背台詞一樣,幾乎一口氣將所有這些文字全部吐出,之後才深深歎了一下。

“很好,你的語言能力永遠那麼強,你也總是可以在人心最最脆弱的時候,一針見血的刺向心中那個最最柔軟的地方。”我平淡的回道。

你用強有力的手握住我的肩頭,說:“別再像個刺猬一樣,即便是帶刺的玫瑰,撥掉層層偽裝,也應該是一支鮮亮傲人的花朵。難道沒人告訴過你,幸福開心時你的笑容格外的動人嗎?”

懷里的我,早已泣不成聲。你的話針針見血的刺痛著我。你一直很了解我,從前是,如今依然也是。可,即使這樣又能如何呢?四年前,我們錯過了,你頭也不回的飛去遙遠的英國,丟下傷心難耐的我在原地遙望未來,看是不是有一天,知道真相的我們又會重逢在藍天白云之下。然而,隨著時間的流失,記憶的模糊,思想的潰爛,我變的現實,變的冷漠,變的讓人不敢靠近。直到楓的出現。

原本以為,失去**的我卻在一個偶然遇見了楓,而我對楓的愛情,大概就是一種偶然之後的必然吧。如果說對你的感情是深深的喜歡,那麼對于成熟穩健的楓來說,便就是深深的愛吧。楓讓我的心再次燃燒,又好象是個磁場,于是我無可救藥的陷了進去,很深,很深。不過上帝依然不會破例的憐惜我,因此,與楓的愛情也注定不能天長地久。

我好比一只過街老鼠,只能在夜幕降臨時,才准許出沒。華燈初晌的夜晚,我的愛情似乎才有那麼點天經地義。其實也就這麼樣了,什麼活法都有,我也只是選擇了其中一種罷了。畢竟我與楓是有愛情的,我們深愛的對方,難以自拔,結果對于我們,這時也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可偏偏為什麼你又會出現?不是四年前,而是四年後,而是我將所有身心全部注入到一個根本不可能有結果的愛情里面?你也竟然能殘忍的讓我再相信你一次,再等你2年,甚至讓我與你一同飛去我們曾經一同的向往的英國。

想到這里,我的心髒似乎有點難以負荷了,一陣陣沒來由的抽痛,使得全身都一齊顫抖了起來。你更加的抱緊了我。我用我這生最大的力氣,重重的咬下你的肩頭。很久很久。仿佛想要將所有的不快統統參透到你身體里一樣。

好咸,好澀,是血。你的血。我松開口,定定的看著不斷冒出來的血液,一點一點。我的表情更加麻木,突然有種想法,想就讓這血液不斷的湧出,我們也只是這樣靜靜的看著。不過,我最終還是掏出紙巾,將湧出的血液擦拭乾淨,然後迎向你的目光。

“不早了,我送你回去。”你淡淡的說著。像是對著一個犯錯的孩子,語氣格外的輕柔。

一路上沉默無語,只能依稀感覺到你手掌中的溫度一點點溫暖著我,讓我神經不至于緊張到死去。我們站在我家樓下,誰也沒有說話的沖動。

“幾號的飛機?”我首先打破寂靜。

你無語。

我笑了笑,聳聳肩,說:“你的肩上可能會有個永久的印記,沒什麼可送的,就當是我留給你的紀念吧。”說完,轉身便走掉了。

“等等……”你在後面喊道。

我回過頭,想問你怎麼了。這時你已經彎腰,半跪在我的腳下。我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這時才看清,原來先前和你玩盲人游戲,跑步時鞋帶松了。你用你修長的雙手,熟練的將我的鞋帶系成蝴蝶形狀,然後滿意的笑笑。你站了起來,把我的頭壓的低低的說:“還是這麼粗心,以後別再這麼大意了。”

看著你的背影,直到消失在暮色中,心里依然久久不能平靜。我對自己說,在對的時間里遇見對的人是一種幸福,在錯的時間里遇見對的人是一聲歎息,不知道,你和楓對于我,是一生的幸福,還是一生的歎息呢?

紫霞仙子說,我夢中的白馬王子,會踩著云兒,披著五彩霞衣來娶我。我猜中了過程,卻沒猜對結果。

原來,你們也只是路過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