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隨著眼淚悄悄逝去

當雨季來臨時,我們渴望一個人的愛情盡善盡美,盡管我們無法把握過程中的酸甜苦辣,但我們願意承受並且願意嘗試迎面而來的一切痛苦。我們默默地接受了這一個似乎不常見的結果,但我們無怨無悔。

苦,其實是一件好事,人需要苦;麥鐮熟了要結果,石榴熟了要開花,人要苦透了也就是熟透了。

這個世界上最難解的是感情,最難懂的是愛情,最難辦的是親情,而最容易的便是友情。在面對情感困惑的時候,我們又何嘗不是壓力重重?

愛一個不愛你的人是痛苦的,愛一個人卻沒有勇氣讓他明了你的心是更痛苦的。我們就這樣在矛盾中艱難動生存著,想哭的時候卻沒有一點眼淚。

也許上天故意讓我們在遇到生命中的真命天子之前,遇到幾個有緣無份的人,這樣我們才能學會去珍惜這份遲來的禮物。隨著一切沖動,**,浪漫的消失,你對那個人的關心及牽掛仍然絲毫未減。那便是愛了。

你放不下一個人,一個讓你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人。你愛他,可是你並沒有告訴他。他一無所知,也就是他不屑一顧的眼光讓你覺得在他的眼睛里沒有自己。你痛苦了,絕望了,你開始無緣無故地恨起這個讓你朝思暮想的人,盡管你沒有任何理由,但你恨得實實在在,你痛苦得也實實在在,你會變得很傻,有時侯也會神經質地對他發脾氣,道怨氣;其實你自己知道你錯了,可是錯誤的事情你還是義無反顧地去做,你會不擇手段,你會放下一切去接受也許會降臨到你頭上的災難,一直到你內心平靜後。

生命中最悲哀的事莫過于放棄追逐你所愛的人,看著他遠離。他對于你的重要並不能使他回饋給你什麼。無論你追逐多久,你還是要讓他走。

他走了,給你留下的只是一杯思念的苦水。一個人的時候你會想起他,兩個人的時候你還會想起他,你頑強地保護著這杯水,直到多雨的季節將它塵封,直到歲月使它一點一點干涸。

我們容易沉浸在現有的快樂中,久久陶醉而不能自拔,當這快樂突然消失,我們茫然不知所措,為失去的快樂陷入苦悶的深淵,卻沒有發現在生命中的其他地方還有太多快樂等待著我們去感受。

最好的朋友不需要任何語言的溝通,當他走過時,你只需坐在回廊上,輕輕的揮揮手,卻覺得是你曾經有過的最美妙的溝通。

總是在獨處的時候想念那些你們攜手一起走過的美好的日子,可是你還是挽留不住,你努力了,但是你力不從心,這個時候,你疲憊不堪的眼睛里流露出你的脆弱和無助。

我們在失去的時候才懂得曾經擁有過,可我們也在得到時發現我們曾經缺少的。

在付出愛的時候,誰也不確定會得到回報,不要期待著得到愛,慢慢的等待你的愛在他的心中生根發芽,即使不會,你也當滿足,因為你心中已有了一片愛的綠洲。

也許有許多話你永遠也不可能從你期望的人的口中說出,但是,當有些人從心底講出這些話時,也請你不要走開。如果你還戀戀不舍,那麼請不要轉過你的頭。

如果你的心還沒有安定,那麼請你永遠不要說放棄。如果你還愛他,為什麼要說不愛?愛屬于那些曾灰心失望卻仍繼續期待的人,愛屬于那些曾被出賣欺騙卻仍堅信美好的人,愛屬于那些縱然傷痕累累,卻仍渴求愛的人。

和一個人反目只要一分鍾,和一個人相愛卻要一個小時,而忘記一個人卻要花上一生的時間。

我們很輕率地自我肯定,面對親友們善意的教誨總是無動于衷,因為你相信你自己,恰恰忽略了他們對你的信任和愛護。每當他們苦口婆心的時候,你總會輕描淡寫地甩下一句話:“我知道我在做什麼,我相信我的感覺不會有錯。”

當結果和他們預料的如出一轍的時候,你的眼淚告訴他們你悔不該當初,但你內心卻依舊強硬地認為自己沒有錯,你就在這種感覺中讓許多本應該屬于自己的美好從五指間悄悄溜走。

錯過了,你其實是很後悔的,有時侯你比任何時候都痛苦。

感覺這個東西是最不能相信的東西,多聽聽你周圍的人的意見,多聽聽你的親友的看法,是有好處的,就如你多吃一些粗糧一樣,對你是有好處的。

不要為了美麗的外表而動身,那也許只是假象,不要為了財富而動身,那終將變淡褪色。

走向那個能夠使你會心微笑的人吧,因為一個微笑可以把黑暗照亮。希望你能找到那個把你生命照亮的人。

當你深深思念的人出現在夢中時,你真的希望能夠感受他真實的擁抱。希望你的生命中有個可想可夢的人。

做你想做的夢,做你想要做的事,去你想要去的地方,成為你想要成為的人,因為你只有一次生命來滿足你的要求。

祝福你有無限的快樂使你的生活甜美,無數的嘗試磨練你變的堅強,無盡的痛苦使你稱的上一個真正的人。

永遠設身處地的為他人著想,當你受傷的時候,別人的心或許也在痛。一句無心的話可能引起一場爭斗,一句殘酷的話可能會毀壞一個人的生活,一句及時的話可能會平複波浪,一句充滿愛心的話可能會治逾別人的傷口。

愛的真諦,是讓你愛的人完全的做他自己,而不是讓他成為你理想的人,否則,你愛的只是你在他身上找到的你的影子。

最快樂的人不是最完美的人,他們只是充分的利用了他們所能握在手中的。哭過的人,受過傷的人,追求過的人,嘗試過的人,充滿感激的人,才是真正懂得快樂的人。

愛從一個微笑開始,在熱吻中得以延伸,卻隨著眼淚悄悄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