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欲收買將計就計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麼著急嗎?!"秦奮略顯意外道.

沈安璐沉思了一下,點頭道:"西昌分店那邊傳來消息,兩家分店幾乎每天都被人騷擾,我覺得還是盡快解決的好."

"好吧,其實也沒什麼可收拾的,不過我臨走前要去見一個人,下午我會趕到公司,一起出發."秦奮想了一下,直接說道.

"好的,我等你!"

秦奮笑了一下,然後朝著外面走去,剛上了車,他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一看是陌生號,秦奮眉頭一皺,想了一下,這才接了起來.

"喂……是秦奮先生嗎?!"

"我是,你是哪位?!"

"哦,你好秦奮先生,我是文物局的劉大鵬啊!"對面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笑意.

秦奮臉色一變,問道:"劉大局長找我什麼事?!莫非我的正德齋又有什麼地方,不符合您的要求了?!"

"呃……秦奮先生,先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錯,這不想請您出來坐坐嗎?!有些誤會,想跟您解釋一下!"

"好吧……地址告訴我,現在我去找你!"

掛掉電話,劉大鵬的短信就過來了,一看地址,秦奮已經油門,朝著東昌東大街駛去.

半小時之後,秦奮出現在一家會所跟前.

秦奮將車停好,剛一下車,就見劉大鵬已經滿臉堆笑的迎接了上來.

"秦奮先生,真的太感謝您給我這次面子了,走,里面請."

"呵呵!"

秦奮笑而不語,直接朝著會所里面走去,秦奮小心觀察了一下,這會所門口站著的兩個黑西裝門衛,看起來還算有些身手,這就足以證明,這種地方可不是一般有錢人,想進來就能進來的.

劉大鵬一看就是這里的常客,輕車熟路的帶著秦奮,七拐八拐之後,走進了一間極其隱蔽的包廂.

"劉局長,你這陣仗可是有點大啊?!"秦奮忍不住撇嘴的道.

"哈哈,秦奮先生請坐,這不是因為上次冒犯了您,所以,必須要拿出一點誠意了,要不然,您該覺得我這人不懂事兒了."劉大鵬急忙陪笑道.

"僅僅是為了上次的事情嗎?!"秦奮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臉上露出一抹不屑.

"呃……這個,秦奮先生,咱們先喝點,先喝點!"劉大鵬示意了一下,一個服務生已經端著一瓶紅酒和兩個高腳杯走了進來.

"八二年拉菲……"秦奮臉上露出一抹竟然,淡淡笑道:"看來劉局長的很會享受嘛,這酒我可是喝不起!"

劉大鵬笑容一僵,急忙解釋道:"不是說了嗎,今天就是給您賠罪,哪能那麼隨便呢!"

"劉局長,大家都挺忙,還是說事情吧!不然的話,我就先走了."秦奮說話間,果真站起身,就要朝外走.

劉大鵬見狀,頓時有些著急,急忙將他拉住,然後招呼秦奮重新坐下,臉上露出一抹深意的笑容,接著,從茶台下面,拿出一個黑色皮箱,輕輕的推到了秦奮跟前.

"啪!"

秦奮打開皮箱,里面竟然全都是整整齊齊的鈔票,秦奮眼中故意露出一副吃驚的樣子.

"劉局長,你這是做什麼?!你最好把話說清楚,無功不受祿,有事還是說事吧,要不然我可真走了."秦奮故意裝出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劉大鵬看到秦奮的表情和態度,心知,必須是要拋出問題的時候了,考慮了一下,終于說道:"秦奮先生,事情是這樣的,我的一個兄弟,之前冒犯了您,現在被警局的人帶走了,我是希望您能高抬貴手,畢竟大家都在東昌混,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您說呢?!"

"哦,還有這事?!你說的是哪個兄弟呀,最近找我求情的人還真不少呢!"秦奮擺出一副疑惑的樣子.

"哎呀,秦奮兄弟,您可真是貴人多忘事,我這兄弟叫馮二,您應該是知道吧?!"劉大鵬索性打破砂鍋了.

秦奮臉色微微一變,抬頭看了一眼劉大鵬,只見對方刻意躲開秦奮的目光,這種心虛的表現,秦奮打心眼里看不起.

"的確是,他幾次去找我的事,所以無奈之下,只好出手了,不過他讓抓起來的事情,我可真的不知道."秦奮直接答道.

劉大鵬明顯感覺得到,秦奮這是在裝糊塗,只好再次笑道:"不管怎麼說,他沖撞了您,理應道歉的,這點心意,還請您收下!"

"多少?!"

"三十萬!"

劉大鵬聽到秦奮這麼問,心中頓時一陣竊喜,只要你收下,我就有辦法整垮你!

"好吧,這錢我收了,至于馮二的事情,我不會追究的,我想應該會沒事的.我先走了."

秦奮說罷,將皮箱合上,直接朝著外面走去.

等到秦奮離開,這包廂之中,再次走進來一個人,赫然正是蘇駿馳,"蘇大少,這小子收下了."

"哼,到底是窮屌絲一個,三十萬就把他拿下了,早知道我何必這麼大費周章."蘇駿馳一臉陰笑道.

"不過,這小子不會耍什麼花招吧?!他可是跟周民生有些關系的."劉大鵬有些擔心道.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他就是秋後的螞蚱,蹦不了幾天了."蘇駿馳說罷,端起酒杯,狠狠的喝了一口.

秦奮離開會所之後,直接開車去了東昌警局,等到他來到云倩辦公室的時候,云倩顯然是有些意外.

"你怎麼來了?!"

云倩從椅子上站起來,有些驚訝的問道.

秦奮將一箱子錢,直接放在云倩的辦公桌上,然後將手機也放在了桌子上,輕輕一按,剛才跟劉大鵬的對話,全部傳了出來.

"我想馮二已經撂了吧,他的幕後就是劉大鵬,剛才劉大鵬約我見面,給了我這些錢,還有他說的話,我覺得你可以動手了!"

云倩聽到手機里傳出的聲音,臉上的表情越發的嚴肅起來,等到錄音結束,她又將皮箱打開,臉上已經滿是怒色.

"我這就去請示,這一次,我看他還有什麼辦法逃脫!"

云倩急忙將秦奮手機中的錄音拷貝出來,然後朝外走去.

"呃……你這性格也太火爆了吧!"秦奮苦笑著搖頭道.

可是云倩已經顧不上跟秦奮說話,秦奮無奈一下,只好先行離開了警局,一看時間,差不多下午兩點鍾,秦奮這才急忙駕車趕往天璐珠寶.

沈安璐已經准備好了,就等著秦奮回來.

當他看到秦奮的車子,臉上終于是輕松了許多,先前一直還擔心,秦奮會不會放她鴿子,顯然,這一次她沒有白等.

兩人沒多交流,直接趕往了機場,秦奮在車上的時候,給聞通打了一個電話,安頓了一下,剛掛掉電話,云倩的電話就打了進來,劉大鵬在文物局的時候,直接被逮了個正著.另外還感謝了秦奮一句.

"剛才是云倩的電話嗎?!"沈安璐仿佛聽到電話里面是云倩的聲音.

"呵呵,你的耳朵可真好使,的確是他,告訴你一聲,馮二和劉大鵬都被抓了."

"啊……"

沈安璐顯然沒有想到,尤其劉大鵬他也知道一些.

"沒什麼好驚訝的,馮二先前去我的店鋪搗亂,隨後又唆使手下,去天璐珠寶,這種人我怎麼會饒過他呢?!而且,馮二還供出,他去我的店鋪搞事,是由劉大鵬的授意,當然我也掌握了證據,所以,他也就進去了."

秦奮輕描淡寫的說道.

"你們兩個,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沈安璐隱約感覺到一絲什麼.

"你想多了,沒什麼事情瞞著你,就是這幾天,你一直忙著公司的事情,所以我就沒告訴你這些,不過現在告訴你也不晚."秦奮淡淡解釋道.

沈安璐心中卻對秦奮的話,有些懷疑,她的第六感告訴她,這其中一定有什麼事情,不願意讓自己知道.

與此同時,蘇駿馳正一臉鐵青的在會所之中砸東西,"秦奮,你有種,只要有我蘇駿馳在,我就一定要讓你身首異處!"

"老板,要不要我現在就去做了他?!"身旁的一個黑衣人,全身散發著血腥之味,顯然是一個殺手,因為只有殺手身上,才會散發出這種濃烈的血腥味.

"哼,還不是時候,我倒要看看,他能在東昌翻起幾朵浪花!"

"那現在劉大鵬被抓起來了,我門該怎麼辦?!"黑衣殺手冷道.

蘇駿馳陰森的看了一下前方,而後伸手,做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這黑衣人,立馬會意,急忙朝著外面走去.

"西昌的事情,我感覺並非商業競爭那般簡單,所以千萬要格外小心!尤其,最好你跟在我身邊!"快到機場的時候,秦奮忽然朝著,正閉目養神的沈安璐說道.

"哦……我知道了."沈安璐一陣驚訝,而後淡淡的點了點頭.

"呵呵!"

"你笑什麼?!"

"我只是覺得,這一刻,你怎麼跟我認識的那個冷漠高傲的董事長,不太一樣呢?!有些不習慣而已!"

"我……"

"叮鈴鈴……"

沈安璐正要說話,可是秦奮的電弧突然響了起來,掏出電話一看,竟然是陸波那小子打過來的.

"陸大少,怎麼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啊?!"秦奮滿臉笑容的打趣道.

"秦奮,你抽空來趟西昌,我爸爸出事了!兄弟,我實在沒辦法了."陸波的聲音,這一刻低沉滄桑了許多.

"知道了!"

秦奮臉色一變,直接掛掉電話,然後對司機說道:"師傅,掉頭!萬興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