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招子不亮嚇破膽
g,更新快,無彈窗,!

劉大鵬伸出顫抖的手,唯唯諾諾的接過電話,然後小心翼翼的放在耳朵邊,顫抖道:"喂……喂……"

"劉大鵬!!你是活膩歪是吧?!誰讓你去查古玩街了,而且還打著市委的幌子,尤其你還是抽查正德齋,到底是誰派你去的?!"

"周副市長,沒誰,就是前段時間,牛來財的萬古堂出事,所以我們就想嚴打一下."劉大鵬臉色刷白,汗珠子不斷的滾落.

他做夢都沒想到,秦奮竟然跟周民生有關系,這下,算是徹底完蛋了.

"我命令你,一個小時到我辦公室見我!把電話給秦奮!"

劉大鵬點頭哈腰了一句,急忙將電話遞給了秦奮,自己則兩腿發軟,有些站立不住,幸虧兩個下屬,一把將他扶住.

"周叔……"

"秦奮,這件事情是我監管不力,放心,我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複!對了,抽空到家里坐坐!你阿姨還老念叨你!"周民生對秦奮說話,直接換了一種口氣,和善了許多,這讓秦奮都有些不適應了.

"那就謝謝周叔了,抽空我就去家里!那先這樣,您先忙,我掛了!"

秦奮微笑著掛掉電話,這才饒有興致的抬起頭,看向劉大鵬三個人.

"劉局長……你膽子不小啊,竟然敢打著市委的幌子,來這里招搖撞騙了."秦奮一臉嘲諷道.

"噗通!"

劉大鵬小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哭喪著臉,朝著秦奮磕頭道:"秦少,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了,我真不知道您跟周副市長認識,要不,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來您的店鋪啊!您就大人大量,饒了我吧!"

"你剛才不是很神氣嗎?!現在這是怎麼了?!不像你的作風呀."秦奮滿臉的不屑道.

跪倒在地的劉大鵬,心中一震,眼珠子一轉,急忙說道:"剛才實在是對不住您,您就不要跟我計較了,我好容易才有了今天這個位置,而且上有老下有小的,您大人大量,您就放過我吧,還有,您說的對,我就是畜生,我連畜生都不如,您就別跟我一般見識了."

看著劉大鵬的樣子,秦奮心中真是又氣又好笑,沒想到堂堂文物局長,就這麼一副德性,真不知道怎麼走到這個位置上的.

"以後做事,最好擦亮你的兩個招子,不要以為自己有些權利,就可以為所欲為!"秦奮冷聲說道.

"好好好,您教訓的對,我這就走,這就走!"

說話間,劉大鵬才朝著兩個下屬示意了一下,這兩人,急忙將他攙扶起來,朝著門口挪去.

"嗯?!"秦奮臉色一變,再次冷道:"我說讓你走了嗎?!"

劉大鵬一個踉蹌,急忙轉過身,滿臉賠笑道:"秦大少,您還有什麼吩咐?!"

"呵呵,你走之前,好像是忘了一件事情吧?!"秦奮輕笑一下,說道.

劉大鵬一愣,眼珠子再次一轉,恍然大悟道:"哦……對了,你的茶具,放心,明天我就給您送一套一模一樣全新的過來."

"哼,看來你裝傻充愣,倒是一點都不糊塗啊?!"秦奮臉色一變.

劉大鵬心中一慌,心中不停的打起鼓來.

"說!到底什麼人派你來的?!"秦奮聲音之中,再次帶著些許威壓,直叫劉大鵬身體一震.

"秦大少,真的沒誰派我來,就是我自己不知道是抽哪門子風,結果就頂撞了您,希望您就原諒我這一次吧!"劉大鵬急忙擺手道.

"當真沒有?!"

"真的沒有啊!"

劉大鵬都快哭了.

"好,我信你這一次,如果你膽敢騙我,我讓你這個局長直接回家種地,信不信由你,滾!"

秦奮冷聲以後,三個人仿佛被一股巨大的阻力推了一把,踉蹌摔出門外.

三人爬起來,灰頭土臉了朝著古玩街外面跑去.

"瞧……那不是劉大鵬嗎?!怎麼那副德性啊?!"

"小聲些,我剛才看到,他是從正德齋摔出來的."另外一個人,小心說道.

"秦奮,這個人剛才在說謊."聞通這才上前,淡淡說道.

"干爹,有何想法?!"

秦奮輕笑了一下,其實他當然知道劉大鵬說的是假話了,只是現在他還不是時候逼他說出來,畢竟他還要准備一下,萬事俱備,方能事半功倍!

其實,高手不見得手段有多少,而是在他的准備上,總是比別人多上幾分.

秦奮現在就是這樣,自從得到了范蠡傳承之後,秦奮對于做生意,頭腦就更加的清晰了,尤其范蠡除去商人鼻祖之外,還是古玩一行的始祖,七十二行,古玩一行獨大,可見,古玩這個行當,不管是古代還是現在,都是一個不容忽視的行業,所以秦奮,當初才會決定,從古玩這一行起步.

"我在古玩街這麼多年,倒是見過很多次文物局的人來這里,不過局長帶隊還是頭一次,每次他們來,每一家店鋪他們都要進去看看,無非就是收些好處.這些人也不敢太大膽,就是幾百塊錢打發了,大家為了相安無事,也全都忍氣吞聲了."

聞通說到這里,眼睛小心的朝外看了一下,確定外面沒人,這才再次說道:"可是這一次不同,這些人,一來了就打聽正德齋在什麼地方,而後就直接來到了咱們的店鋪,可是正德齋的招牌,咱們才換了多長時間,他怎麼會知道?!"

"呵呵,干爹你說的沒錯,不過現在讓他說出指使之人還不是時候,給他點教訓,我想他會知道怎麼做的!"

秦奮聽完聞通的說辭,這才笑著回應了一句.

"反正還是那句話,切記,不要鋒芒太盛,小心引來禍端."聞通舊話重提.

"我知道了干爹,可是有時候,不是我想鋒芒太盛,而是有些麻煩會自己找上門."

秦奮說話間,目光落在了店鋪外面,只見浩浩蕩蕩的一大群人,正在朝著正德齋走了過來,隨著這些人腳步越來越近,聞通和小麗都聽到了,兩人急忙走到門口,足足四五百號人,片刻便聚集在了正德齋門口.

聞通認得這些人,全都是古玩街其他店鋪的店主,還有常年練攤的攤主.

"各位,你們這是要干什麼,難道還嫌今天的事情不夠大嗎?!"聞通急忙走出店鋪,然後將店門關好,朝著圍在門口的各家店主喊道.

"聞老,我們不找你,我們找正德齋新的老板,秦奮!"為首的一個老頭最先喊道.

聞通當下臉色一變,真是應了秦奮那句話了,他就算不想鋒芒太露,可是架不住麻煩接踵而至啊.

"各位,大家都是在這里開店練攤做生意的,非要弄得你死我活才好嗎?!"聞通只好再次勸解道.

"哎呀,老溫,你這是干嘛?!我們不是來找事的,我們是有事求秦奮幫忙!"

這時候,人群中擠出一個跟聞通年齡相仿的人,朝著聞通解釋道.

"老李?!怎麼連你也來湊熱鬧了?!"

聞通在這古玩街,算是跟老李最對脾氣了,兩人性格很像,這老李甚至比聞通還要老實幾分.讓聞通意外的是,這老李怎麼也來這里.

"哎呀,都說了,我們是來求秦奮的!"老李不耐煩的再次解釋一句.

"嘎吱……"

店門打開,秦奮一臉微笑的走下台階,眾人頓時全都圍攏了上來.

"諸位前輩,不知道找我秦奮,所為何事呀?!"秦奮抱拳笑道.

"秦奮,你可要幫幫我們啊!"老李首先上前哭訴道:"今天你對付馮二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我們這些人常年受著他的擺布,還朝我們要什麼會費,你知道現在生意都不景氣,一個月的收入基本都被馮二給斂走了,可是我們沒有人家勢大,只能忍氣吞聲,今天看到你收拾馮二,我們大伙就商量了一下……"

"李老,不要激動,慢慢說!"秦奮急忙說上前扶住老李.

"咳……秦奮,你是不知道,這馮二仗著手底下有一幫人,加上古玩街有他的眼線,就是侯三和李虎他們,所以我們明面上根本不敢跟他作對,至于什麼古玩協會,根本就是馮二自詡的,我們每個月交不出錢,就強行拿我們店鋪里的東西頂會費!"

"就是,我們都受不了了,秦奮我們求你,為我們主持公道,咱們也成立古玩協會,秦奮你就做會長!"

"是啊……"

眾人開始七嘴八舌的贊同起來.

"各位……聽我說……"

秦奮雙手使勁向下按著,場面這才恢複了安靜,微笑了一下,這才說道:"我知道大家的心情,我也能理解,放心,只要馮二敢來找你們收錢,直接告訴我就可以,我一定責無旁貸!但是這會長就算了,我真的沒有太多時間."

秦奮心中知道,雖然這會長就是個說辭,可是真要有什麼事情,秦奮肯定得處理,現在本來時間就感覺不夠,要是再做這麼一個便宜會長,那可真有他受的了.

"秦奮,你看這個,這是我們這里所有人按得手印,全部同意你來做我們的會長,而且我們自願交會費!"老李將五六張寫者名字同時還按著手印的紙張遞給了秦奮.

這一刻,秦奮心中忽然一陣感動,試想,自己何德何能,竟然讓這些人,如此抬愛?!

行正道,積善德.六個大字,在他腦海不斷的盤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