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不似自殺是他殺
g,更新快,無彈窗,!

秦奮話音一落,身體登時一動,直接向著馮二沖去,這馮二當初也是混混出身,而且仗著有幾分拳腳,所以才能在這里立足.

當他感覺身後寒風刮來,臉色一變,急忙回頭招架.

"砰!"

"噗通!"

一切都晚了,秦奮的拳頭速度奇快,而且力道十足,馮二根本沒有招架的實力,拳頭直接砸在馮二的胸口,對方一聲悶哼,身體如同斷線的風箏,摔出去五米開外.

馮二只感覺身上傳來一陣劇痛,明顯感覺自己的肋骨斷了三根不止.

"秦……奮……你夠狠!"

馮二忍著劇痛,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的跑出了古玩街.

秦奮臉色逐漸恢複了正常,這時候才發現,古玩街里無數雙眼睛,正悄悄的望著自己,秦奮心中一動,朗聲喊道:"這古玩街是大家的,只要你們誠信經營,我想生意都不會差的,還有什麼狗屁古玩協會,從今以後,如果馮二再來收會費,不願意交的,可以直接找我秦奮,當然如果你們願意把自己辛苦賺來的錢給他,那我也管不著!"

秦奮說罷,轉身直接回到了正德齋.

外面的人,一個個面面相覷,片刻後,頓時沸騰了起來,其實說到底,這里的人都是些普通人,尤其那些練攤的,一個月能賺個生活費就不錯了,很多人早就怨聲載道了,可是他們惹不起馮二,只能忍氣吞聲,不過這一刻,他們看到了希望.

"秦哥,你沒事吧?!"

小麗和聞通一直在店鋪里,小心觀察這外面的狀況,現在看到秦奮回到店里,小麗急忙上前問道.

"呵呵,沒什麼事情,以後我不在店里,如果有人來搗亂,直接給我打電話,絕對不能姑息這些人!"秦奮輕笑一下,安頓道.

小麗如同看偶像般,滿眼的仰慕.

"秦奮,這馮二手段不少,當年從一個街邊混混,慢慢的成了這里的會長.據說,人脈很廣."聞通面露一絲擔憂道.

"干爹,從此,沒什麼古玩協會了,他下次如果還敢來,我保證讓他躺著出去."秦奮直接說道.

"咳……我知道,只是這段時間,你鋒芒太露了,引起別人的嫉妒是小,我擔心得罪一些咱們惹不起的存在!"

聞通畢竟在這一行一輩子了,什麼樣的事情沒經曆過呢?!

"呵呵,干爹我記住您的教誨了,以後我會注意一下的!"秦奮笑了一下,低頭開始泡茶,這是他悠閑時候的一大愛好,以前上學沒錢,可現在他已經練得一手好茶道了.

就在這時,秦奮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來電顯示'雪蓮花’,秦奮臉上立刻多了幾分無奈,這時秦奮給沈安璐起的外號,每天冷冰冰的樣子,永遠擺出一副孤傲的姿態,像極了雪山之巔的雪蓮花.

"沈董,什麼事啊?!"

秦奮接起電話,用著一種懶散的語氣說道.

"你今天怎麼沒來公司?!"沈安璐冷冰冰的聲音直接響起.

"哦……瞧我這腦子,今天我店里有些事情,本來是要跟你請假的,可是一忙起來,就給忘了,真是對不起哈!"秦奮再次打起了哈哈.

"董文博自殺了!"

沈安璐無心搭理秦奮的態度,直接對著電話說道.

秦奮一愣,臉上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掛掉電話,沒來得及跟聞通和小麗說話,直接朝外急匆匆的走去.

半個小時之後,秦奮出現在天璐珠寶樓下,沈安璐已經在樓下等候多時了.

"什麼情況?!"秦奮迫不及待的問道.

沈安璐看了一眼秦奮,沒好氣的說道:"董文博剛剛被發現死在了自己家中,現在云倩他們已經過去了."

"上車!"

秦奮不多解釋,直接上了車,沈安璐猶豫了一下,趕忙跟了上去.

當他們趕到董文博居住的小區的時候,只見一個單元門口,已經拉起了警戒線.

沈安璐急忙給云倩打了一個電話,片刻之後,云倩從樓道里走出來,跟負責警戒的警察說了幾句,將云倩和秦奮放了進來.

"秦奮你怎麼也來了?!"云倩看到秦奮跟著沈安璐,當下有些不滿說道.

秦奮此刻心中一直在思索董文博自殺的事情,無心搭理云倩,所以充耳未聞.

"哦……秦奮現在是我們公司的首席鑒寶師,是我叫他一起來的,畢竟董文博是我公司的人,一起過來看看."

沈安璐深怕云倩和秦奮再次沖突,急忙拉著云倩解釋道.

"進去可以,但是不要隨意走動,現在正在取證呢!"

云倩沒好氣的說了一句,直接樓里走去.

不怪云倩生氣,發生命案,這件事情已經驚動了市里的相關領導,她這個副局長的電話都快被打爆了,哪里還有什麼好脾氣.

董文博的家就在二樓,老婆和孩子現在全都在國外,所以,平時董文博就是一個人居住.

等到秦奮三人上了二樓之後,只見董文博的家門口同樣有警戒線,云倩直接撩起警戒線走了進去,沈安璐和秦奮卻被阻止在外面,兩人朝里一望,只見,董文博躺在客廳之中,法醫和警察正在拍照和取證.

"這件事情,你怎麼看?!"沈安璐一雙美目落在,秦奮身上.

"先看看情況再說吧,董文博吞掉的五個億還到公司沒有?!"秦奮問道.

"早上的時候,已經過來了,董文博親自給我打過一個電話,通知了我一聲."沈安璐想了一下,直接說道.

"那他的語氣怎麼樣?!有沒有什麼異常?!"

"聽起來和平時沒什麼樣子,不過有些蒼老,最後他還說,東昌,他已經沒臉待下去了."沈安璐回憶了一下,認真說道.

秦奮聽到這話,沒有再問,一切等取證完之後,自己親自去看一下,或許才能下定論.

兩人就這麼彼此沉默著,看的出來,沈安璐有些不安,應該是有些害怕,眼睛不住的朝著里面望著.

秦奮倒是鎮定,不過臉上卻格外的認真,他在心中肯定的認為,這董文博的死,很是蹊蹺,按道理來說,董文博根本不會選擇自殺!

大概五分鍾之後,云倩這才從窩里走出來,冷聲說道:"你們可以進來了,但是切記不要隨意亂動,雖然取證完畢,但是還要保護現場."

沈安璐急忙就要往里走,云倩直接將她擋住,然後將一副鞋套和一副白色手套遞給了她,說道:"這都是為了保護現場,理解一下!"

云倩朝著沈安璐笑了一下,沈安璐點點頭.

然後云倩才冷漠的看了秦奮一眼,將同樣的東西,扔給了他,秦奮無奈苦笑了一下,這云倩的冷,跟沈安璐截然不同,讓人渾身受不了.

兩人穿戴好之後,這才被放進去.

秦奮和沈安璐的目光,同時落在躺在地上的董文博身上,只見董文博左手拿著一把水果刀,上面沾著血跡,右手手腕處有一個口子,地上是一大攤血跡.

沈安璐見到這場景,胃里一陣抽搐,表情扭曲,捂著嘴跑了出去,吐了起來.

云倩見狀,急忙跟了上去.

至于秦奮,聞到濃重的血腥味,雖然同樣不舒服,但是還可以忍住.

秦奮將目光從董文博身上移開,在客廳淡淡掃視了一下,只見客廳干乾淨淨,而且沒有被翻動的痕跡,初步證明,不是謀財害命.

秦奮再次向里走去,幾步進入了臥室之中,床上很平整,而且被子疊的整整齊齊,這就足以說明,董文博早晨起床之後,很理智的將臥室收拾了一下.

秦奮正要挪開目光,忽然瞥見,就在被子左邊的床角上,放著一疊整整齊齊的衣服.秦奮臉上露出一絲疑惑,然後緩緩的走了過去,伸手輕輕翻動了一下,上面放著幾件里衣褲,下面則是放著幾件他平時穿的衣服.

秦奮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顯然他之前猜測的並不錯,董文博很有可能是他殺!

就在這時,董文博已經被抬了出去,沈安璐透了半天氣,終于和云倩再次走了進來.

"報告,初步鑒定,董文博屬于自殺!"一個白大褂法醫直接對云倩報告道.

"我看未必,董文博並非自殺,而是他殺!"

這時,秦奮已經從臥室走了出來,然後一臉認真的說道.

"你是干什麼的?!辦案是我們的事情,你最好什麼話都不要說!"云倩直接嬌喝道.

秦奮苦笑一下,這云倩從第一次見自己,就對自己充滿了敵意,所以他已經習慣了,當下也不生氣,淡淡說道:"客廳一塵不染,臥室床上平整,被子疊得整齊,所以他很理智,這種人應該不會選擇這麼極端的事情,而且不知道你發現沒有,他床上放著幾套衣服,里里外外都有."

"誰讓你亂動這里的東西的!"云倩當下不爽道.

"抱歉,我戴著手套,而且並沒有亂翻,我只是想告訴你,那些外衣基本上都是董文博經常穿的,很顯然他這是在收拾東西,然後准備離開東昌,如果我猜測的沒錯,他應該是要出國,去和他老婆孩子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