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天地八門渡凶魂
g,更新快,無彈窗,!

"表姐……"魏浩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舊話重提道:"我說實話,秦奮是個好人,而且一等一的好男人,只是他有女朋友."

"表姐我不在乎,你就給我說說秦奮的情況吧,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表姐我這次,可是要勢在必得的."

"好吧,那我跟你說說,其實秦奮曾經很苦的……"

秦奮已經進入了周子媛的公司,此刻已經是深夜,整棟辦公樓里沒有一絲燈光,不過這對于秦奮不算什麼事情,秦奮可以清晰的看到公司之中,一個個辦公卡間.

按照周子媛先前告訴他的,秦奮很快來到東北角最里面的一個卡間前,這之前就是死去那女孩的辦公桌.

秦奮很小心的走到跟前,只見桌子上面干乾淨淨,看來家屬已經將遺物全部都收拾乾淨了.

秦奮順手打開一個抽屜,只見這抽屜之中,赫然放著一張女孩的照片,笑容甜美長相姣好,只是在眉宇之間,帶著淡淡的憂傷.

就在秦奮有些替女孩惋惜的時候,忽然,感覺背後襲來一道寒氣,秦奮臉色一變,身體直接翻過辦公桌,到了另外一邊.

秦奮雙眼如炬,不知何時,身後已經出現一個女孩,這女孩沒有抬頭,可是卻讓秦奮覺得,這女孩一直在看著自己.

應該就是她了……秦奮在心中暗忖.

"你先是破壞我的事情,現在又動我的相片,說,到底想干什麼!"

突然,一聲空洞寒冷的聲音,傳入秦奮的耳朵.

"姑娘,既然你已經離開這個世界,為什麼不趕快進入輪迴,留在這里害人害己?!"秦奮搖了一下頭,淡淡說道.

"哼,我恨……我恨這個世界,我恨所有的人,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可是到頭來卻換不來一個公平的待遇."

"生活原本就是這個樣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你也一樣,只不過你承受不了工作的壓力!"

"哈哈,我承受不了?!都是他們這些資本家逼的,就因為一個小小的失誤,她就訓斥我,甚至還要扣我的獎金!所以,我不會放過她,我要她付出代價!"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冷,四周的空氣之中已經彌漫出濃濃的陰寒氣息.

"你很偏激,所以你才患上抑郁症,見不得別人的好,你性格孤僻,對嗎?!姑娘,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我今天就渡你踏入輪迴吧!"秦奮再次好言相勸.

其實秦奮明白,如果可以成功勸解,一方面可以讓她少受痛苦,另一方面,自己也可以省去很多麻煩.

"哈哈,晚了,你難道不知道,我已經死去一個多月了,我受盡磨難留在這里,是你隨便就能引渡的嗎?!"

女孩話音一落,整個辦公室陰風乍起,當秦奮將目光再次落在女孩兒身上的時候,他的身體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甚至汗毛之豎.

只見,秦奮對面不遠處,已經出現一個身穿一身寬大白莎,披頭散發,拖著長舌,懸空而立的女鬼!

"凶魂?!"

秦奮忍不住身體後退半步,這和他白天在周家看到的東西,還要壯大凶殘不少.

"哈哈……看來你知道的還不少,可惜已經晚了,你擋我路,那你便去死吧……"

凶魂蒼涼的笑意再次響起,身體更是迅猛的朝著秦奮飛來.

秦奮算是徹底明白了,剛才這女孩為什麼一直沒有動作,其實她就是在等待,午夜十二點的鍾聲一過,她竟然幻化成了凶魂.

而凶魂隨著自己怨氣的增加,最終將化作煞,如果是凶煞,就連秦奮都不知道能不能降服得了了.

情急之下,秦奮急忙從包里掏出自己先前准備好的符咒,雙手各掐一道,口中默念一道驅魔咒,將兩道符咒驟然擲向半空,只見這兩道符咒頓時化作兩道金光,朝著凶魂射去.

凶魂被兩道金光擊中,發出一聲刺耳的淒厲慘叫,整個身體迅速朝後遁去,秦奮臉上露出一絲輕松之色.

"哼,你以為區區一道符咒就可以奈何得了我?!"

沒等秦奮松懈,一聲淒厲的叫聲,再次響起,秦奮臉色一變,急忙默念三清咒,精氣瞬間環繞在他周身.

這時,只見消失的凶魂,再次出現,而且根本毫無懼怕之意,張開雙手,狠狠的朝著秦奮撲了過來.

速度之快,讓秦奮都來不及反應,身體後仰一個翻滾,想要躲開凶魂的這一次攻擊,但是他還是小覷了凶魂的實力,刹那,感覺一陣窒息,脖子處已經被凶魂狠狠的掐住,儼然是要將秦奮置于死地.

秦奮死命掙紮,意念一動,又是一道強大的精氣,擊在凶魂身上,可是卻根本無濟于事,秦奮雙手使勁抓住凶魂的胳膊,想要擺脫她的雙手.

片刻,秦奮只感覺一陣頭暈眼花,意識開始有些模糊起來.

"哈哈……死吧,死了就沒有痛苦了."凶魂再次淒厲的叫了一聲.

"你難道真的以為我就這點本事嗎?!你錯了,我只是想看清楚,你到底有什麼實力."本來被凶魂抓住的秦奮,不知道為何,竟然掙脫了它的束縛,說話之間,身體已經站在了凶魂三米之外.

"本來想讓你回頭是岸,沒想到竟然這麼執迷不悟,看來是我太仁慈了."秦奮說話間,臉上逐漸凝重下來.

"哼,收起你的仁慈吧,你和周子媛都不是什麼好人!"凶魂說罷,身體再次朝著秦奮撲來.

秦奮臉色一變,手執伏魔神筆,頓時一道金光射出,秦奮凌空直接畫了一個八卦,口中更是大喝一聲,"天地八門,伏神魂!"

凶魂身體一震,迅速向後逃逸,可惜一切為時已晚,片刻她的身體,便被困在八卦之中,無數道金光不斷沖擊著她的身體,淒厲的慘叫聲再次響起.

秦奮望著凶魂猙獰的樣子和淒厲的慘叫,臉上露出一絲不忍,說到底,都是因為她的一絲怨念,才會有今日的結果.

"你這等行徑,已經違背天道輪迴,今天我就將你打入死門之中,從此,你便徹底隕滅,永世不得重生!"秦奮冷聲說道.

凶魂還在掙紮,可是金色八卦,威力之大,豈是一個凶魂可以掙脫的.

"我錯了,我不該這樣做!我錯了……"

片刻之後,凶魂的聲音再次響起,只是其中多了幾分後悔之意.

"其實一切都是你心中臆想出來的,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公平可言,但是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生活還是很美好的,可你卻用了最極端的方式解決,怪只怪你咎由自取!"

"我錯了……"

凶魂慢慢放棄了掙紮,整個身體開始虛幻起來.

秦奮望著凶魂的樣子,最終還是出現了一絲仁慈.

"如果我現在渡你,你願意踏入輪迴路嗎?!"

"我願意……"

凶魂終是同意.

秦奮沒有多想 ,直接將手腕上的佛珠取下,然後默念一道佛語,只見這佛珠瞬間金色佛光環繞,輕輕一擲,便凌空朝著凶魂而去.

這凶魂的身體,直接被收入其中一個佛珠之內,金色八卦蕩然無存,佛珠則是安然回到秦奮手中.

攥著佛珠,秦奮看到其中一顆上面金光依稀,應該正是將凶魂鎖住的珠子.

這凶魂嘴上雖然說是錯了,可是秦奮知道,如此大的戾氣,如果不消除的話,就算踏入輪迴路,恐怕也得不到善終,所以秦奮將他鎖于佛珠之中,希望可以用佛氣洗滌淨化她.

既然渡,那便徹徹底底,讓她放下心中怨念.

秦奮心中略過想法,雙手合十,將佛珠夾在兩手之間,微微閉上雙眼,精氣神再次合而為一,然後口中默念輪迴咒,只見秦奮身前的一切,已經憑空劈開,而後緩緩出現一條金色大道.

秦奮將佛珠掛在脖子處,然後手擲伏魔神筆,凌空再寫一道符咒,打入大道之中,秦奮這才將佛珠取下,然後摩挲了一下鎖有凶魂的佛珠,"天地萬物總有歸宿,去你該去的地方吧,這一世,該畫上句號了."

秦奮說罷,手指一點佛珠,凶魂的身體,直接鑽出,而後進入金色大道,不過現在這凶魂卻是溫和了許多,甚至回頭感激的看了一眼秦奮.

佛氣洗滌,的確起到了效果.

"去吧,這一世已經沒有你該留戀的了!"秦奮意念一動,先前符咒頓時將輪迴之路的入口封住.

片刻之後,四周恢複一片黑暗.

一切做畢,秦奮這才席地而坐,開始調息,這一次,秦奮明顯感覺比上次幫陸波更加的消耗精氣,而且明顯感覺,精氣匱乏的感覺,要不是手中兩件法器,只怕自己還真難對付這樣的凶魂.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秦飛這才感覺身體舒服了一些,抹去額頭的汗水之後,朝著外面走去.

魏浩和周子媛一直待在車上,而魏浩也將秦奮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全度告訴了周子媛.

"我很確信真的愛上他了!"聽完魏浩的話,周子媛美目之中,流露出滿滿的深情.

"表姐,你不會是聽完秦奮的情況之後,心生憐憫吧?!"魏浩真是服了自己這個表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