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沈安璐原石上當
g,更新快,無彈窗,!

原來這女孩兒正是昨天在張立山售樓中心的那個售樓小姐,現在這樣一打扮,不由的讓秦奮眼前一亮,說話間,忍不住悄悄的又將小麗從頭到腳看了個遍,外面是淺粉色運動衣,沒想到里衣也是淺粉色的.

最讓秦奮膨脹的當屬里衣的里面……

"我去……"

秦奮正暗爽間,突然感覺琉璃珠開始再次作怪,暗忖一聲,急忙收回透視眼.

本來小麗已經沒了那種羞澀感,可是被秦奮這麼一誇,加上他那種目光,俏臉瞬間紅了起來,有些緊張道:"您…是同意我來這里工作了."

"呃……不用說您,咱們兩個是同一個學校,而且還同級,以後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秦奮收回心神,急忙擺手道.

"這可不行,你是老板,直呼其名不尊敬了,這樣吧,你年齡多大了?!"小麗同樣嘟嘴道.

"呵呵,我十九,大年初一的生日."秦奮輕笑道.

小麗驚訝了一下,沒想到秦奮的生日竟然是大年初一,須臾,急忙說道:"我也十九歲,但是你生日大,我以後叫你秦哥吧!"

"嗯,這樣也可以,但是千萬不要叫您,我還沒那麼老呢!"秦奮打趣道.

"對了,你之前在張立山那里工資多少?!"秦奮再次問道.

小麗有些為難了一下,然後低聲說道:"底薪是一千五百塊,提成五個點,不過我從來沒有賺過提成,因為一套房子沒賣出去."

"哦…那這樣,你在我店里不用實習,直接算是正式員工了,底薪一萬五,然後提成獎金另外算,只要咱們店鋪生意興隆,我保證你每個月最少五萬塊的工資!"秦奮考慮了一下直接說道.

"啊……"

小麗清純的臉上,頓時滿是驚訝.

不單單是她,就連聞通都有些意外,這麼高的工資,當然要是在大公司中,白領是可以賺到的,可是在這小店鋪,一個月五千塊都算是高工資了,尤其小麗還是沒畢業的大學生.

不過秦奮既然說了,聞通當然沒有任何意見.

"怎麼了?!嫌少!"秦奮疑惑道.

"哦,不是,不是!"小麗急忙擺手道:"我是覺得太高了,你都沒有看我簡曆,或者問我一些問題,再說我還是個沒畢業的學生."

其實小麗心中真的很緊張,甚至都開始懷疑,秦奮給她開這麼高的工資,難不成有什麼其他的想法……現在社會這麼亂,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過小麗,小心的看了秦奮一眼,並不討厭,要是真的有什麼想法,自己也真的可以考慮一下.

想到這些,小麗忍不住臉色一紅,急忙擺脫奇怪的想法.

"呵呵,不用多想,古董這一行,你還沒接觸過,如果真的生意興隆,五萬都是少的,至于你說的簡曆什麼的不用看,因為咱們畢竟是一個學校的."秦奮輕笑道.

"我還是覺得有些高!"小麗認真說道.

"這樣吧,我現在就考考你,算是面試了."

秦奮說話間,從多寶閣上拿起一塊玉佛,遞到小麗手中,他之前已經知道,這小麗很喜歡古玩和古董之類的.

小麗接過玉佛,小心的摩挲端詳了一下,而後抬頭對秦奮說道:"這塊玉色如羊脂,初入手微涼,隨後有溫潤感,摩挲之後,玉佛逐漸呈現半透明色,應該是和田籽玉,看這雕工精美,價格應該在一萬塊左右!"

"呵呵,干爹,小麗說到怎麼樣?!"秦奮輕笑一下,朝著一臉驚訝的聞通問道.

"的確是和田籽玉,價格是九千八!"聞通點頭道.

聽到聞通的話,有些緊張的小麗,露出一抹淺笑.

"好了,你通過面試了,薪酬就按照剛才說的,這玉佛就算是給你的見面禮了."秦奮笑著說道.

"你真的沒有騙我,或者對我有什麼企圖嗎?!"單純的小麗,這時候實在忍不住了,急忙很認真的說道.

"哈哈……小麗,你想多了."

說話間,秦奮將玉佛從小麗手中拿過來,然後悄然在上面種下一道護身咒,這才再次交到小麗手中.

"謝謝你……"

小麗看到秦奮不像是開玩笑,而且感覺對方也不是什麼壞人,當即激動的點頭感謝道.

"好了,不用那麼客氣,今天就開始上班吧,我很少在店鋪,以後你聽我干爹的就可以了."秦奮安頓一句,然後回到茶台,開始舒服的品茶.

小麗低頭思索了一下,這才有些高興的將玉佛掛在脖子上,然後開始跟聞通一起打掃店鋪.

當然小麗並不知道這玉佛上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護身符,正是這樣,日後這玉佛竟然救了小麗一命,這當然是後話.

就在這時,店鋪內再次走進來一個美女.

小麗眼疾手快,急忙上前,微笑的迎接道:"您好,歡迎光臨正德齋,請問您需要些什麼,我幫您介紹一下."

秦奮看到小麗這麼專業,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不過當看到這個美女的時候,秦奮瞬間有些不爽起來,因為進來之人不是別人,正是沈安璐.

"沒想到你還真的這麼花心,又有新歡了?!"沈安璐看了一眼悠閑的秦奮,嘲諷道.

小麗聽到這話,臉色一紅,有些不知所措.

"我說你沒事吧,大早上的就這麼大的火氣,我沒欠你錢吧?!這是我店里的員工,說話注意一點!"秦奮當下有些不樂意了.

"哼,我沒心思跟你爭執,我是來接你跟我去看原石的."沈安璐一臉高傲道.

"是你請我,好吧?!搞的好像我欠你似的!走吧,別影響我店鋪的生意!"秦奮不屑的站起身,然後朝著外面走去.

沈安璐望著秦奮的背影,心中將他罵了千百遍,然後才離開了正德齋.

"聞老,這女人是誰啊?!態度怎麼這樣啊?!"小麗望著沈安璐的背影,忍不住好奇道.

"呵呵,她是沈氏旗下珠寶公司的董事長沈安璐!"聞通無奈一笑道.

"啊…哦……怪不得那麼高傲,原來她就是沈安璐,東昌三朵金花之一."小麗忍不住嘀咕道.

只是小麗驚訝的是,沒想到秦奮竟然跟沈安璐認識.

秦奮沒有開車,直接上了沈安璐的紅色寶馬跑車,秦奮坐在上面之後,忍不住咋舌道:"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這豪車,真不賴."

"別亂摸,小心摸壞,你賠不起!"沈安璐故意冷聲喝止道.

秦奮無奈一臉不爽,這不明顯瞧不起自己嗎?!

"嘿嘿,香車美女,感覺真爽!"秦奮思索一下,故意挑逗道.

"你有病吧?!告訴你最好老實一些."沈安璐罵道.

秦奮看到沈安璐那一臉的高傲,心中也不生氣,眼珠子一轉,繼而說道:"你放心吧,我對你沒興趣!"

"你…真夠無恥的!"沈安璐氣的,差點撞在馬路牙子上.

兩人就這麼斷續你來我往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終于來到了位于東昌郊區的倉儲中心.

這里彙集了很多公司的倉庫,沈氏珠寶集團的倉庫也在這里.

兩人下車後,沈安璐帶著秦奮,朝著不遠處的一群工作的工人走去.

等到兩人走進,只見碩大的集裝箱里,裝的全都是原石,秦奮臉色露出一絲笑意,因為他明顯感覺到一絲絲靈氣在空氣中飄散著.

秦奮悄然默念三清訣,空氣之中的靈氣,全都向著自己的琉璃珠聚集著.

"這些原石,是從國外剛剛購買的,今天請你過來,是希望你幫著檢查一下,看看成色."沈安璐工作的時候,臉色多了幾分認真,少了幾分冷漠,當然這也是因為她需要秦奮幫忙,所以盡量放下心中的芥蒂.

秦奮聽到之後,並沒有答話,而是緩步走進了倉庫之內,看著如同山頭般堆放的原石,秦奮臉色逐漸出現了一抹凝重之色.

就在剛剛,秦奮本來以為可以大肆的吸收原石的靈氣,可是卻不料這靈氣很是稀薄,甚至都不如那些成品玉石翡翠的靈氣多.

當下,秦奮心中開始懷疑起來,他走進倉庫,然後隨手拿起幾塊原石摩挲端詳了一下,然後放下,如此反複了幾次之後,他臉上的表情越發的凝重.

身旁的沈安璐看到秦奮的臉色,臉上多了幾分疑惑.

"這些原石有多少?!一共花了多少錢?!"秦奮望著原石,淡淡的說道.

沈安璐不知道秦奮為何有此一問,但還是認真說道:"差不多一噸多,花了五個億,最重的一塊差不多一百多公斤,最小的也有十公斤左右."

秦奮沒有答話,而是悄然開啟陰陽透視眼,所有的原石在秦奮面前一覽無遺,一分鍾之後,秦奮便將這些原石看清楚.心中更肯定了剛才自己的猜測.

"你上當了,這些原石有問題!"秦奮沒有猶豫直接說道.

沈安璐頓時一愣,急忙望向自己的這堆原石,然後隨手抱起一塊,小心的看了一下,畢竟她自己對原石也是很有研究的,一掌眼也能看出五六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