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出氣不成反被訛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去……這是什麼劇情,你怎麼在這里就遇上張立山了."魏浩和陸波好一陣驚訝.

當然隨後進來的正是蘇駿馳,目光在秦奮身上閃過,然後來到張立山跟前.

"張立山現在你打算怎麼處理,可以說說了吧?!"秦奮朝著張立山說道.

這張立山當然認得魏浩和陸波了,雖然不及蘇駿馳能力出眾,但是在東昌也是公子哥級別的存在.

"秦奮,沒想到你跟魏少和陸少都認識."張立山忍不住說道.

"呵呵,我跟蘇少也認識,你說呢?!"秦奮將目光落在蘇駿馳身上.

剛才在酒店的時候,蘇駿馳吃了啞巴虧,而且當著沈安璐的面,丟了面子,現在看到秦奮,心中怒火再也抑制不住.

"秦奮,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認識,你算哪顆蔥?!"蘇駿馳直接嘲弄道.

"哈哈,蘇駿馳你不裝了嗎?!你大爺的,繼續給我裝呀?!"

"你……哼,我告訴你,今天張家的事情我管定了,告訴你,一句話賠償一百萬了事,要不然我保證你在東昌待不下去."蘇駿馳沒有征求張立山的意見,直接說道.

"對,如果不拿出一百萬,我讓你徹底在東昌消失!"張立山看到蘇駿馳的態度,瞬間有了底氣.

"蘇駿馳你這是要撕破臉了,難道你把我跟魏浩當空氣了嗎?!"陸波臉色一變,怒視著蘇駿馳.

"哼,你陸家不過是在西昌勢大,但是在東昌,我蘇駿馳說了算,信不信你那汽車城在東昌開不下去.至于魏家,想必現在還沒什麼本事跟我蘇家抗衡吧."

蘇駿馳這一次是徹底的露出了本來面目.

這話一出,魏浩和陸波相繼一愣,沒想到向來城府極深的蘇駿馳,竟然也有這般表現,顯然是被秦奮惹怒了.

"哈哈,蘇駿馳這才是你本來的面目,魏浩和陸波是我兄弟,今天過來也不過是看熱鬧的,不過你既然這麼說的話,我不建議幫他們將你蘇家徹底鏟除!"秦奮不怒反笑,冷聲說道.

"就憑你,有這個本事嗎?!"蘇駿馳反問道.

"沒想到東昌蘇家的大少爺,腦子這麼不靈光,告訴你,我還真沒把你蘇家放在眼中!"秦奮再次冷道.

"就是,蘇駿馳我陸家雖然在西昌,但是我不建議跟你比劃一下."

"我魏家的確比不上你蘇家,但是如果真要找事的話,那我奉陪便是!"

魏浩和陸波,看到如此囂張的蘇駿馳,同樣冷聲說道.

蘇駿馳看著魏浩和陸波,心中當然明白兩家的勢力,真要是撕破臉,不管如何都會對蘇家造成一些沖擊.

剛才他徹底的被秦奮激怒了,所以才會露出自己的本性,現在冷靜下來,臉色一變,陰笑道:"怎麼說,我和你們二位也算是朋友了,今天說到底是張家的事情,我不過是幫忙討個公平,剛才是我言重了,當然,我還是要奉勸二位不要交一些不知底細的無名之輩."

"蘇駿馳你這變臉的速度,堪比翻書了,不過我們也不想跟張家為難,現在張彪砸了秦奮的店鋪,要秦奮賠償張彪不妥吧?!"魏浩語氣緩和了一下說道.

"這話不能這麼說,再怎麼也不能重傷張彪吧,而且還是當著我的面,明顯不將我放在眼中."蘇駿馳冷道.

"蘇駿馳你如果執意要管的話,那我就明白告訴你,張家砸我的店鋪,我店鋪里有著許多古董,全都被打碎了,我粗略的算了一下,應該在一千萬左右,所以張家先賠償我吧,然後他兒子治病的錢我出!"秦奮沉默了一下,直接說道.

"哼,你想趁火打劫嗎?!誰不知道你那店鋪里的東西,都是些不值錢的玩意兒!"蘇駿馳咬牙道.

"既然如此,那只有公事公辦了!我想我店鋪里的東西可不止一千萬了,因為有一件價值一千萬的古董,也被打碎了."秦奮一撇嘴,滿臉不屑道.

張立山聽到這話,心中再次緊張起來,這他娘的明顯是被訛上了.

就連魏浩和陸波都忍不住想笑.

張立山求救般的將目光再次落在蘇駿馳身上,對方正要說話,突然電話響了起來,掏出一看,臉色立即一變.

秦奮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魏浩和陸波,只見陸波滿臉得意的朝著他比劃了一個剪刀指,秦奮多半已經猜到了一些什麼.

"蘇駿馳張家的事情你如果染指的話,我沈氏珠寶跟你的合作即刻取消,而且秦奮現在已經算是我沈氏的員工,這件事情你自己掂量的辦."沈安璐的聲音,從電話里冷冰冰的傳導蘇駿馳耳朵.

只見蘇駿馳的臉色青紅交替,一雙陰毒的眼睛,落在秦奮的身上.

等到蘇駿馳掛掉電話之後,蘇駿馳這才冷聲朝著秦奮說道:"秦奮,你果真好算計呀?!這一次我不跟你計較,來日方長,咱們走著瞧."

"蘇大少……"

"張老板,這件事情我管不了,你自求多福吧!"蘇駿馳沒好氣的說罷,直接朝著外面走去.

張家在東昌不過就是個二流家族,好容易傍上蘇家,可是眼下看到蘇駿馳的態度,當下有種想哭的沖動.

"張老板,怎麼了,沒有了靠山,就疲軟了嗎?!"秦奮冷笑道.

"你到底想怎麼樣?!"張立山硬是咬牙說道.

"張老板,怎麼說我魏浩跟你兒子也算認識,你張家這幾年發展的也不錯,但是如果你跟我兄弟過不去,那很抱歉,我魏浩可是不答應."

"我陸波肯定也不會答應的!"

魏浩和陸波看到張立山泄氣,互相使了個眼色,直接說道.

天時地利人和,張立山一樣也沒占,尤其聽到這二人的話,他不得不去衡量一下,誠如他們說的,張家有了今天的勢力,實屬不易,如果因為這件事情,而讓張家蒙受損失,他還怎麼有臉見張家的人.

"罷了,秦奮你贏了,我答應你的要求,待會兒我就給你支票."最終,張立山有氣無力的說道.

"那就多謝了."秦奮露出一抹笑意.

等到張立山被保安攙扶著回到辦公室之後,忍著肉痛寫下一千萬的支票,然後出來交到秦奮手中.

秦奮接過支票,臉上再次露出一抹笑意,而後張立成說道:"張老板回去告訴你兒子,如果還想跟我斗,盡管來找我便是,還有你那弟弟張立峰現在在後勤打掃衛生,干的可好?!"

"秦奮,你不要欺人太甚!"張立山咬牙道.

"哈哈,張老板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別人."秦奮爽朗大笑道.

"這件事情就此打住,我這里不歡迎你,請你離開!"張立山怒道.

"等一下,我今天來這里可是買房子的,之前打算買一套小平米的給老人住,現在我改主意了,我正好缺兩套百平米的住房呢?!張老板你看這該怎麼辦呢?!"秦奮忽然話鋒一轉說道.

張立山聽到這話,肺子都要氣炸了,但是看到魏浩和陸波信誓旦旦的表情,他算是徹底明白過來了,無奈說道:"這里的房子隨便挑,算我張家賠償你的!"

說這話的時候,張立山的臉色已經成了醬紫色,一團怒火,憋得他喘不上氣.

"那便多謝張老板慷慨了."秦奮微笑了一下,將視線落在還在小心觀看的小麗身上,笑道:"小麗過來幫忙辦理一下."

小麗恍然大悟,看了一眼張立山,只見張立山忍痛點了點頭,小麗這才急忙拿來兩份全款購房合同,前後不到半小時,秦奮便拿到了兩套一百平米房子的鑰匙.

"走吧,請你們兩個喝酒!"秦奮將鑰匙裝好,然後朝著魏浩和陸波笑道.

三人相視一笑,朝著外面走去,聞通起身跟在後面,心想這干兒子到底是什麼來頭呢?!

"等一下……我…能到你的店里上班嗎?!"小麗眼見秦奮要走,思索了一下,急忙追上去問道.

"呵呵,張老板你覺得呢?!"秦奮回頭看了一眼滿臉期待的小麗,然後對張立山說道.

"我現在就給他結賬!"張立山咬牙道.

"明天上午,古玩街正德齋找我!"秦奮對著小麗輕笑了一下.

"那謝謝了,記住工資多發三個月,而且最好不要為難她,要不然我可不答應!"秦奮說罷,轉身直接朝著外面走去.

張立山一腳將一把沙發椅踹翻,氣呼呼的回到了辦公室,小麗猶豫了一下,最終跟了上去.

三人一出售樓中心,同時捧腹大笑起來,好一陣之後,秦奮才緩和過來,沖著兩人抱拳道:"今天的事情多謝了,如果不是你們兩個,我還真不好對付他們了."

"扯淡……都是兄弟,你說的什麼話."魏浩首先笑罵道.

"事情雖然處理完了,可是我想張家肯定不會吃這種虧的,尤其蘇駿馳更不會這麼輕易罷手的."陸波笑罷,依舊有些擔心道.

"嘿嘿,蘇駿馳就是個陰險的小人,剛才我給沈安璐發了個信息,沒想到她還很上心秦奮的事情,你看蘇駿馳的臉色,都成了黑炭色了."魏浩笑道.

"就知道是你小子搞的鬼!"秦奮無奈道.

"沒辦法,蘇駿馳現在唯一怕的就是沈安璐了,起碼現在是很怕,以後就不清楚嘍!"魏浩有些意味深長的歎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