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揍張彪店鋪被砸
g,更新快,無彈窗,!

梁大毛跟他老婆有些驚訝,不過還是聽秦奮的話,站了起來,簡單了活動了一下,這梁大毛臉上頓時露出一抹喜色.

"啊,這怎麼可能,我身上感覺有勁了不少."梁大毛動作幅度越來越大,最終竟然能蹦起來了.

至于他老婆,先前就比梁大毛的症狀輕,現在基本上已經跟正常人無疑了.

"噗通!"

梁大毛拉著老婆,直接跪倒在地,然後沖著秦奮感激道:"恩人吶,謝謝你,救了我的命!"

秦奮急忙側身閃開,然後一臉認真的說道:"你的身體剛剛好轉,不要這麼激動,談不上什麼恩人,只要你以後好好做人,就算是對得起你死去的母親了."

陸波看著這一幕,心中的驚訝不言而喻,沒想到秦奮還真的是個奇人.

"你就是我們全家的恩人,以後只要有用得著我梁大毛的,您盡管開口."梁大毛激動道.

"如果感覺身體沒有異常的話,現在你們全家跟我去你母親的墳地."秦奮直接說道.

"好好,我現在就去."

秦奮跟陸波示意了一下,然後兩人朝著外面走去,梁大毛拉起老婆,抱起孩子跟了上去.

一個小時之後,一行人來到了郊外的一處墓園內,當梁大毛走到母親的墳墓邊的時候,直接跪倒在地,泣不成聲起來.

秦奮陰陽眼開啟,看到老太太站在墓碑後面,同樣滿臉老淚,秦奮無奈歎了一口氣,然後意念一動,對著老太太說道:"老太太你可以安心了,過了奈何橋,一切都過去了."

"謝謝你了,小伙子!"老太太拂袖抹去淚水,沖著秦奮說罷,瞬間消失.

梁大毛一家人給老太太燒了很多紙,陸波同樣買了許多紙糊東西,一點不剩的燒給了老太太.

"好了,回去後買些補氣血的營養品吃,用不了幾天身體就可以完全康複的.然後你去找他,給你安排份工作!"秦奮說罷,轉身直接朝著墓園外走去.

陸波見狀,急忙跟了上去,至于梁家一家三口,則還在老太太的墓碑前,哭訴著……

"秦奮你……"陸波想問秦奮發生了什麼,可是最終沒敢問出聲來.

"呵呵,陸波不是我不告訴你,只是門規森嚴,不能透露,還請擔待!"秦奮笑了一下,只好找了個借口道.

"我明白了,就是有些好奇而已,對了你給他們喝的是什麼藥啊?!能不能給我點兒?!"陸波話題一轉,滿臉討好道.

"呵呵,你的身體現在不是好了嗎?!還有你胳膊,現在是不是一點也不疼了?!"秦奮笑著打趣道.

不過說來也是,隨著老太太的陰魂消失,陸波的印堂處已經有了光澤,只是秦奮看得出來,這陸波天生體弱,所以陽氣顯得有些不足,一旦遇到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他肯定的第一個倒黴的.

"哎,真的不疼了,昨天才拆開繃帶,今天早上開車還有些疼,現在卻一點感覺都沒有了."陸波激動的差點將方向盤放開.

"呵呵,你以後盡量少盡女色,還有最好多去一些人氣旺的地方,多曬曬太陽,這樣對你的身體有好處."秦奮輕笑一下說道.

"呃……兄弟我可不是那種人,很專一的."陸波當下有些無奈道.

"好吧……"秦奮同樣有些無語.

就在這時,秦奮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秦奮拿起一看,臉上有些凝重,急忙接通,就聽得對面聲音已經急切的傳了過來,"秦奮,有一大群人,來砸我們的店鋪."

"干爹,你別著急,別跟他們理論,保護好自己,然後報警,我這就回去."秦奮直接說道.

"陸波,送我回正德齋!"

"怎麼了?!"陸波不敢怠慢,急忙加大馬力.

"店鋪被人砸了!"秦奮直接到.

"娘蛋,不想活了,什麼人這麼不開眼,敢砸我兄弟的店鋪!"陸波罵了一句,油門踩到底.

半個小時,秦奮已經趕到正德齋,只見里面一群人正在混亂的砸著東西,警察還沒有趕到.

秦奮臉色一變,直接朝著里面走去,里面的人砸的正爽,秦奮抄起一把板凳就朝著離他最近的人拍去.

"咔擦!"

"啊……"

手起凳落,緊接著就是一聲慘叫,這些混混頓時回過頭,當他們看到秦奮的時候,愣了一下,隨後一窩蜂向著秦奮撲來.

"既然打就打個痛快!"秦奮冷哼一聲,再次揮舞手中的板凳,

緊接著趕來的陸波看到這一幕,當即熱血沸騰,娘蛋好久都沒打架了,干!

說話間,陸波拿起門口的拖把,然後攔腰折斷,拎著半截棍子就沖了進來,一頓亂打.

面對這樣的混混,秦奮根本不放在眼中,幾下子之後,已經有將近一半的人倒在了地上.剩下五六個人看到秦奮這麼生猛,當下有些害怕起來.

"給我打,往死里打!老板說了,這次事情之後,一定給大家豐厚的報酬."

有錢能使鬼推磨,一個混混喊罷,本來害怕的幾個人,頓時眼睛都綠了,再次朝著秦奮和陸波撲來.

"找死!"

秦奮隨手將手中的板凳砸出去,而後一提氣,身體直接躍起,一雙肉拳狠狠的砸在前面的兩個混混臉頰上,兩人挨了秦奮結實一拳,應聲倒地不再動彈.

陸波也打倒了兩個混混,此刻整個店鋪內,七橫八豎的倒下了十多個混混,秦奮這才收手,冷眼掃視了一下.

這時候陸波可是有些傻眼,十多個人啊,秦奮竟然在短短幾分鍾全都干倒在地,這實力真是沒誰了,不由得心中更是對秦奮慢慢的佩服,爺們兒,純爺們兒!

"什麼人派你們來的?!"秦奮沒有理會陸波,而是朝著剛才說話的混混怒道.

"哼,我們兄弟認栽了,但是休想從我們嘴里獲得半個字!"這混混嘴硬道.

"嘴硬是嗎?!"秦奮說話間,身體一動,直接來到他身邊,不等對方反應,拳頭狠狠的砸在了對方的臉上.

"砰……"

一拳.

"砰砰……"

兩拳.

"說不說?!"

秦奮眼睛冒著火光 .

"不…說!"

"砰!"

"說不說!"

"撲通!"

三拳之後,這混混直接摔倒在地,沒了動靜.

秦奮眼睛一掃,一把揪起另外一個還醒著的混混,又是一拳.

"誰派你們來的?!"

這混混明顯不如剛才那個硬氣,一拳下去,除了疼就是驚恐了,當下顫抖道:"是…張……張彪!"

秦奮臉上怒色不減,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敢找自己的事情,看來不給他點顏色,他是不知道馬王爺幾只眼睛了.

"秦奮,要不要我找幾個兄弟?!"陸波看到秦奮臉上的表情,當即上前問道.

"多謝了,這件事情我自己可以處理."說話間秦奮就要朝外走去.

可是剛到門口,外面便沖進來一群人,來人正是云倩帶著一眾手下.

"又是你?!"云倩看到秦奮多少有些意外.

"不錯,就是我,有人將我的店鋪砸了."秦奮看到云倩,沒好氣的說道.

這云倩簡單掃視了一下店鋪,只見地上橫七豎八躺著的人之外,店鋪內所有的東西全都散落了一地.

"將這些人全部帶回去!"云倩一聲命令.

片刻之後,這些人全都被押上了車.

"你也跟我們回去一趟,配合調查!"云倩看著秦奮冷道.

"又是配合?!我現在明確告訴你,砸我店鋪的幕後指使,就是張彪,我想你現在應該去抓他,而不是我."

"就是,云倩我作證!"陸波顯然認識云倩,畢竟她是東昌的一朵花.

"你閉嘴,這里沒有你什麼事情!"云倩直接對陸波呵斥道.

陸波同樣不敢招惹這個女人,霸王花的名頭可不是蓋的.

"這件事情我會調查的,但是現在你必須要跟我回去配合調查做筆錄!"云倩語氣雖硬,但是卻不敢看秦奮,因為她發現這人此刻的怒氣,真能嚇死人.

"干爹,你跟他們去做筆錄,我還有事要做!"秦奮朝著聞通喊了一句,然後頭也不回的朝著外面走去.

"秦奮……你給我站住!"云倩看到秦奮頭也不回的離去,肺子都要氣炸了.

陸波看到秦奮臉霸王花都不在乎,心中一陣爽感,心想這哥們兒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了.

"陸波,你知道這個張彪不?!"秦奮上車後臉色有些陰沉的對陸波問道.

"這小子就是一個沒腦子的紈绔子弟,不過張家在東昌頂多算是個二流家族,我跟他有過幾次交際,說實話,根本看不上他!"陸波簡單說道.

"那麻煩你現在打聽一下,這小子現在在哪里?!"秦奮再次說道.

陸波不敢怠慢,急忙掏出電話打了起來.

片刻之後,陸波終于是輕松的掛掉了電話,然後扭臉看向秦奮,說道:"打聽到了,這小子正在富麗樓吃飯呢!"

"現在就過去!"秦奮冷道.

"秦奮,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因為跟他一起吃飯的還有蘇家的蘇駿馳!"陸波有些擔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