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陸波遭遇存隱情
g,更新快,無彈窗,!

秦奮聽到陸波的聲音有些不對勁,他臉上的表情出現了一絲凝重,看來事情果真不是那般簡單的.

"明天上午,你到我店里來,然後再具體說一下."秦奮最終沒有急著問陸波.

"好吧,明天我去找你,還有謝謝你,就在剛才,我又差點出車禍,不過卻僥幸躲過去了,只是我的戒指上的翡翠莫名其妙碎掉了,或許有些事情我不該問,不過你今天看過我的戒指,所以我知道,這次是你救了我!"

沉默了半晌之後,陸波的聲音再次響起.

話音一落, 秦奮臉上多了一分凝重,本來當時秦奮只是有些擔心而已,沒想到這陰魂竟然要置陸波死地,結合剛才陸波的語氣,秦奮明顯猜到,這件事情應該還有其他原因.

"陸波,你不用多想,或許一切都是巧合,你好好休息,明天見面再說!"秦奮說罷,直接掛掉了電話.

"聞老,走吧,我送你回去!"秦奮掛掉電話,眼見聞通已經將店鋪收拾好,于是直接說道.

"不用了,我老頭子自己走就可以了."

"呵呵,今天朋友剛送了一輛車,我帶你體驗一下."

"哦……是嗎?!看的出來,你的人緣一定很好,如果不是我當初貪心,我兒子現在也有你這麼大了."

看著聞通落淚,秦奮心中也是一陣不忍,尤其想到自己的父親,尤其難過,他發誓有生之年,不論生死一定要找到自己那便宜父親,當面問清楚,當初為什麼拋棄他.

想起自己的父親,秦奮忍不住想起自己的母親和外公,母親給了他生命,外公將他養大,可是卻在自己即將有能力孝敬他的時候,撒手人寰,而兩個舅舅對他從小便是冷言相加,就連他們的子女都對自己呼來喝去.

想到這些,秦奮心中一陣不爽.

"聞老,我從小便沒有父親了,如果您不介意的話,以後就把我看作你兒子一般,我給你養老送終!"秦奮很是認真的對聞通說道.

"真的嗎?!"聞通頓時老淚縱橫,緊緊握住秦奮的手.

"當然是真的,以後你就是我干爹,我就是你干兒子!"秦奮再次肯定道.

聞通激動的差點暈過去,好一陣之後,才激動的點頭道:"好,謝謝你,兒子!"

兩人相擁而泣,好一陣之後,聞通才算緩和過來,秦奮則是拉著他,走出了店鋪.

聞通實在沒想到,這個干兒子認的一點都沒虧,晚年生活,簡直堪比神仙一般,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秦奮沒想到聞老的住處,竟然是在一平城中村內,當下心中有些不是滋味,決定明天就給老人先買一套小一點的房子.

回到宿舍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秦奮簡單洗漱了一下,便上了床,這才有時間拿起脖子上的琉璃珠仔細端詳起來.

只見這黃褐色的琉璃珠,顏色好像是發生了輕微的變化,褐色更淺,黃色更深了一些,而且上面的八個蜻蜓眼也比之前更加的綠了.

"果然是有效果!"秦奮忍不住暗忖道.

當初自己開啟陰陽透視眼,偷窺美女的時候,這珠子就有變化,不過卻是能力減弱的征兆,而且連同體內精氣都有些減弱,通過今天自己出手救陸波,這珠子則是再次悄然變化了一下,應該是進階的征兆.

行正道,斷邪念,救蒼生,或許這才是真琉璃珠子的真諦所在吧.秦奮想罷,將珠子再次掛在脖子上,然後安然進入夢鄉.

第二天,秦奮很早起來,開車離開學校後,買了兩份早點便來到了古玩店.讓秦奮意外的是,聞通竟然早他一步到了.

"干爹,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秦奮看到忙碌的聞通,上前微笑道.

一聲干爹,顯然是讓聞通有些意外,當即身體一怔,好一會兒才從恍惚中醒過來,急忙笑著迎上去,"嘿嘿,人老了,覺就少了.你怎麼也來這麼早,年輕人還是身體重要."

聞通多少還是有些不適應,所以說話間,多了幾分生澀.

"干爹,現在我已經是你的兒子了,你千萬不要這麼生分."

"呵呵,我知道,容我適應適應!"聞通咧嘴笑道.

就在兩人吃早點的時候,店鋪內急匆匆的鑽進來一個人,秦奮一看,頓時有些意外道:"陸波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

"秦奮,這次你一定要救我!"說話間陸波就要作揖,秦奮急忙站起身,伸手將他扶住.

"都是兄弟,你這是做什麼?!"

秦奮眼見陸波臉上的緊張之色,急忙說道.

"那天撞見的燒紙的人,我已經找到了."陸波戰戰兢兢說道.

秦奮看了一眼一臉疑惑的緊張,急忙說道:"干爹,我有些事情出去一趟,這里交給您老了,有事給我打電話就行!"

說完,秦奮直接拉著陸波出了正德齋.

"詳細說說!"

秦奮跟著陸波上了他的車,然後才認真道.

"其實,兩年前我出過一場車禍,一個老太太紅燈的時候闖馬路,而我是綠燈,所以沒看人直接沖了出去,結果老太太被我當場撞死了,雖然全責不是我,但是我當時直接給了老太太他兒子一百萬."

"後來呢?!"秦奮臉上浮現出一絲凝重.

"老太太的兒子後來得了一場怪病,一百萬花光了,而且還借了很多錢,但是都沒能治好病.所以現在生活很窘迫,簡直是家徒四壁."陸波有些不忍道.

"那天燒紙的就是老太太的兒子對嗎?!"秦奮問道.

"你怎麼知道?!"陸波一個踉蹌.

"如果我猜的沒錯,那天你撞見老太太兒子的時間,就是兩年前出車禍的那一天對嗎?!"

"看來你的確不是一般人."陸波心有余悸的說道:"的確,那天是老太太的忌日,他兒子想燒點紙錢."

"直接去老太太兒子家吧!"秦奮說罷,雙目緩緩閉上,不再說話.

陸波本想問些什麼,但是看到秦奮的樣子,只能閉嘴.

車子走了大約一個小時之後,終于是停了下來,秦奮睜開眼睛一看,這里同樣是一處城中村,但是相比聞通住著的地方,這個村子顯得更加的破敗,就連一條完整的路都沒有.

"就是前面那家."下車後,陸波用手指了下,前面不遠處,一個破敗的院子.

這家院牆已經坍塌了不少,大門更是破爛不堪,秦奮眉頭微皺,邁步走進了院子.

只見,三間平房,其中一間的房頂已經塌陷了下去,能住人的也就只有兩間了,秦奮心中多少有些不忍,沒想到東昌市里還有這麼窮苦的存在.

"梁哥在嗎?!"陸波走進房子,輕聲呼喚了一句.

片刻之後,終于聽到里面有了虛弱的回音,"誰啊,進來吧!"

秦奮和陸波這才走進了屋子,如果說外面破敗,里面簡直就沒有下腳的地方了,外屋地上滿是盆盆罐罐,兩人好容易挪到里屋,只見十多平米的房子,一張用木頭板子搭建的大床,床里面有一個七八歲的男孩,邊上坐著一男一女中年人,正在吃飯.

"梁哥,我又來了?!"

"你來干啥呀?!老太太都死了兩年了,你該賠的也賠了."中年男子聲音虛弱道.

聽聲音應該是患有重病.

秦奮目光落在飯菜上,一人一碗糊糊,然後就是一盤自制的咸菜.這生活讓他都不禁難受.

不過當秦奮目光落在這中年男子臉上的時候,心中頓時明白了一些東西.

"梁哥是吧?!聽說您生病了,我們過來看看你.畢竟當年是我朋友不小心將老太太給撞到了."秦奮當即面露一絲微笑道.

"唉,這件事情其實責任不全在他身上,老太太眼神不好,所以就闖了馬路……"這梁哥說話間,忍不住一陣唉聲歎氣.

"不管怎麼說,我朋友還是過錯方,理應賠禮道歉的."

"死都死了,賠也賠了,你們走吧,我這里太髒了."這梁哥好似不太歡迎兩人.

就在這時,秦奮忽然感覺背心出一陣陰涼,臉色一變,急忙開啟陰陽透視眼,只見門口處,赫然站著先前秦奮見到的那個老太太,只見老太太的臉上滿色怒色,秦奮忍不住一陣冷戰.

情急之下,秦奮默念一道口訣,然後手指悄然向著門口一彈,這老太太頓時朝後躲去,而後不見蹤影.

秦奮這才將目光再次落在梁哥身上,只見這人的臉面已經成了色灰色,陽火很弱,顯然是命不久矣的征兆.

"梁哥你這到底是得了什麼病呢?!"秦奮再次問道.

"唉……出去說吧."這梁哥感歎一聲,艱難的下床,一步步的挪到了外面.

秦奮拎出屋時,再次看了一眼梁哥的老婆,印堂之處同樣有些發灰,好在他們的兒子看起來應該沒事.

"先前是身體有些虛,連個碗都端不住,所以就住進了醫院,前前後後花了一百多萬,可是什麼毛病都沒查出來,沒有任何起色,現在身體就更別提了,多走兩步都不行,現在也沒錢治了,只能在家等死!或許是我梁大毛該遭報應吧."梁大毛來到院子里,靠在牆邊盡量讓自己呼吸暢快一些.

"遭報應?!"秦奮一愣,當即問道:"梁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