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仗義出手斗小偷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塊冰種翡翠,雖然沒有之前秦奮切出來的那塊大,但是通體綠色,而且水頭十足,僅從成色上來,絕不亞于先前的極品冰種.

"秦奮,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怎麼知道這塊邊角里有冰種翡翠?!"蘇駿馳仿佛是被氣昏了頭腦,當即冷道.

"蘇少,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只不過是賭一把罷了!"秦奮沒好氣的說道.

"哼,我沒什麼意思,我只是想告訴你,做事最好給自己留點余地!"蘇駿馳冷哼道.

看到蘇駿馳動怒,秦奮嘴角上揚,露出一抹笑意,顯然這小子是輸不起了.

"蘇少,今天可是你非要拉著我賭一把的,現在你這麼說話,是不是有些不妥呢?!而且各憑運氣和本事,如果你今天贏了,是不是就不會這麼生氣了呢?!如果蘇少真的輸不起,這塊冰種翡翠給你便是!"

秦奮說話間,竟然真的將手中的極品冰種翡翠遞到了蘇駿馳面前.

眾人的目光此刻也全都落在了蘇駿馳的身上,只見蘇駿馳的臉色青紅交替,好不熱鬧,秦奮這一招無非是狠狠的打在了自己的臉上,本來想發火,可是突然感到兩道寒光正望著自己,蘇駿馳急忙扭臉一看.

只見沈安璐此時正滿臉怒色的盯著自己,顯然是生氣了,蘇駿馳突然想起一些事情,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平複了一下之後,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

"呵呵,剛才不過是跟秦奮小兄弟開個玩笑,怎麼當真了呢?!這東西既然口頭達成了協議,我怎麼會收回,難道我蘇駿馳還輸不起不成?!"

"哦……原來是開玩笑,那就好,我卻之不恭了."秦奮笑吟吟的看了一眼蘇駿馳.

秦奮明顯感覺對方的眼神之中,帶著濃濃的恨意.不過秦奮卻根本不去理會,這種人對于現在的他,根本不放在眼中.

"一塊翡翠而已,秦奮小兄弟沒必要這麼激動吧?!"蘇駿馳看到秦奮臉上的表情,心中依舊難掩火氣.

"呵呵,對于蘇少來說,或許不過就是塊翡翠,不過對我來說卻意義非凡,起碼證明蘇少這一次的確是輸了,這對我日後進軍珠寶行業可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謝謝了."秦奮輕笑一下,對蘇駿馳說道.

"秦奮,我出三十萬買你手中的這塊冰種綠翡翠,你覺得怎麼樣?!"一旁的沈安璐一直在看著秦奮手中的翡翠.

尤其是看到這成色水頭,早就心動不已,這翡翠雖然不大,但是起碼可以做幾條項鏈的吊墜,到時候價格可是非比尋常.

秦奮看到沈安璐臉上的渴求之意,心中也不忸怩,爽口說道:"既然沈小姐想要,拿去便是,不過你給我二十六萬就可以了,剩下的四萬直接給蘇少就好."

"好,現在我就給你寫支票."沈安璐說話間,便再次掏出一張支票.

"璐璐,你要是喜歡,我買給你便是,干嘛非要自己買呢?!"蘇駿馳急忙上前阻攔道.

"怎麼?!你還嫌丟人丟的不夠麼?!"沈安璐沒好氣的白了蘇駿馳一眼.

當秦奮接過支票之後,很是滿足的點點頭,然後說道:"既然打賭的結果已經出來了,那我就先走了,如果以後蘇少還想找人解悶的話,大可來找我."

秦奮說罷,根本不去理會肺子都要氣炸的蘇駿馳,轉身就要離去.

"秦奮…你等一下!"

秦奮剛走兩步,就聽到沈安璐的聲音再次響起.

秦奮嘴角上揚,轉過身,朝著沈安璐笑道:"沈小姐還有什麼事情嗎?!"

"剛才…剛才不是說過,我要請賭贏的一方吃飯嗎?!"沈安璐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秦奮正要說話,就見蘇駿馳的一雙眼睛,犀利的望著自己,秦奮臉上露出一抹笑意,然後淡淡說道:"不過就是個玩笑,我不會當真的,吃飯就免了,再說我的確是沒什麼事情,而且我怕蘇少會吃醋."秦奮笑道.

"你…我…我跟他沒有任何關系!"沈安璐臉上不悅道.

"算了,以後再說吧."

眼見秦奮要走,沈安璐有些急,直接對著秦奮大聲道:"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做我沈氏集團旗下珠寶公司的鑒寶師呢?!"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全都將目光聚集了過來,感情這個美女竟然是沈氏集團的人啊?!

蘇駿馳這下真是著急了,本想再次阻攔沈安璐,可是卻被對方一個白眼給嚇的不敢說話了,倒是秦奮有些意外,沈氏集團珠寶公司的鑒寶師,那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去的,不說別的,年薪恐怕是要上百萬還不止的.

如果說之前,秦奮一定興奮的三天三夜睡不著覺的,可是現在的他已經不能同日而語了,所以心動歸心動,卻不會真的付出行動.

"沈小姐,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只不過我現在還是個學生,我想好好完成學業,然後再做打算,告辭!"

秦奮給自己找了個極度牛掰的理由,拒絕了沈安璐,然後徑直朝著遠處走去,殊不知,一向高傲的沈安璐,哪里受過這等委屈,當下心中對秦奮多了幾分厭惡之感.

秦奮一離開古玩市場,便迫不及待的朝著公交站走去,等到秦奮上了公交車之後,激動的心情才算是平複了一些,沒想到不過是一夜之後,自己竟然脫胎換骨,有了這等本事,看來先前遇到的老乞丐的確不是凡人,他日如果有緣相見,自己一定要將他奉為座上賓.

現在正值中午時分,上下班的人很多,所以公交車上顯得格外擁擠,秦奮只能擠在過道上.

好容易到了下一站地,不遠處的兩個黃頭發小伙子,硬是擠過人群跳下了車,等到兩人剛下車,就聽到一個女孩的聲音,慘叫了起來,"我的錢不見了……我的錢不見了."

秦奮臉色一變,隨即想起剛才慌亂下車的兩個年輕人,瞬間擠下車,丟錢的女孩也仿佛反應過來,緊跟著跳下車,朝著還在有限走路的兩個黃頭發年輕人跑去.

"站住!"

就在兩個黃頭發年輕人,感覺後面有人追來之際,突然看到前面已經是站著一個年輕人.

兩人互相使了一個眼色,冷聲道:"看你個窮學生,還不快滾開!"

"窮學生也比做你們這肮髒的勾當強,把錢留下,你們現在滾蛋,或許我可以饒過你們."秦奮同樣冷道.

兩人看到秦奮根本沒有一點膽怯的意思,倒是有些意外,不過很快,兩人手中各自多了一把寒光匕首.

"小子,我讓你多管閑事!"

兩人操起匕首就朝著秦奮撲來,秦奮當下臉色一變,沒想到現在的小偷,竟然如此猖獗,想都沒想,直接沖了上去.

說時遲那時快,沒等兩個小偷接觸到秦奮,兩人就覺眼前一道黑影閃過,下一秒,兩人腹部同時感到一陣痛楚,身體更是猛地倒飛出去.

"噗通……"

兩個小偷竟然直接摔在了兩米開外,滿臉痛苦驚駭的盯著秦奮,以為是自己大白天見鬼了,不過很快兩人便明白,今天是遇到硬茬子了.

"小兄弟,我們有眼無珠了,這是剛才我們拿的錢包,現在還給你,你可以放了我們了吧!"其中一個小偷已經嚇得小臉刷白.

秦奮臉上露出一絲戲虐之色,正要向前走去,忽然不遠處已經氣喘籲籲的跑過來一道影子.

"咦……剛才沒仔細看,這妹子竟然這麼水靈?!"秦奮眼前頓時一亮,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謝謝……謝謝你!"這女孩上氣不接下氣的來到秦奮跟前,一眼就看到對方手中的錢包,正是自己的,當即明白過來.

"呵呵,沒什麼,舉手之勞!"秦奮說話間,將目光落在女孩身上,眼珠子立即不老實的轉了一下.

女孩全身上下,被秦奮悄然看了個透,一切一目了然,這女孩身材沒的說,雖然比不上沈安璐的那麼突出,但是也算是極品了,尤其那卡通的里衣,更是讓秦奮眼前一亮.

秦奮仿佛是有些意猶未盡,最終將目光落在女孩的臉蛋上,許是因為剛才奔跑的緣故,女孩的臉上有些潮紅,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經意的在秦奮臉上掃過,然後便有些害羞的低下了頭,仿佛有心事一般.

"錢包還給你了,你檢查下看少東西沒有."秦奮微笑一下,將錢包遞給女孩.

片刻之後,女孩滿眼感激的望向秦奮,然後輕聲說道:"真的謝謝你,東西都沒少."

"沒少就好,我現在打電話報警,待會兒會有警察來,你到時候去跟著做個筆錄就可以了,我先走了."秦奮對這女孩再次笑了一下,便要轉身離去.

女孩一聽報警,立馬露出為難之色,而後小聲說道:"錢包也找回來了,就不用報警了吧,再說我還有急事,不想耽擱."

秦奮一愣,有些不明白這女孩的意思,不過看到她的樣子,最終還是點點頭,說道:"那好吧,隨你便,我先走了."

秦奮轉身朝著公交站牌走去.

女孩望著秦奮的背影,忽然眼中多出了一些晶瑩,眼見秦奮就要走遠,貝齒輕咬朱唇,忍不住喊道:"秦奮,難道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嗎?!"

秦奮身體一愣,當即立在原地不能動彈,片刻之後,緩緩的轉過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