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賠了票子又折面
g,更新快,無彈窗,!

不過價值不是以個頭大小衡量的,就算做成成品,價格也不會很高,跟蘇駿馳的金絲種沒法比.

"雖然水頭很一般,但是這小伙子的眼光倒是很獨特,竟然真的看出這石頭能出東西."

"也對,看起來不過是個新手,第一次玩這個,可以了."

眾人開始議論了起來.

"哈哈,秦奮小朋友首先恭喜你,買到一塊不錯的石頭,不過你跟我比起來好像稍遜一籌哦,願賭服輸,十萬塊拿來吧!"

蘇駿馳得意的大笑了起來,說話間還不忘記,略帶深意的看了一眼沈安璐,心想這次看你往哪跑.

沈安璐直接給了蘇駿馳一個白眼.

秦奮則面不改色,淡淡的對蘇駿馳笑道:"蘇少,你高興的未免太早了吧!"

說話間,秦奮直接拿起切石師傅的砂紙,然後在石頭上摩擦了起來,不到一分鍾,秦奮放下砂紙,然後拿毛巾將石頭上面的浮灰擦去.

隨著秦奮一系列動作完成,頓時整個切石台上,竟然泛起淡淡光芒,眾人的眼睛都綠了.

"我去……這是冰種!"

"濃翠鮮豔奪目,而且顏色均勻,果然是冰種,這真的是奇跡呀!"

隨著人們圍攏過來,秦奮臉上同樣是得意之色,甚至回頭朝著沈安璐笑了一下.

本來沈安璐看到這塊翡翠之後,同樣一陣驚喜,不過看到秦奮那討厭的表情,當即恢複到高傲姿態.

當然現在最苦惱的當屬蘇駿馳了,只見此時的蘇駿馳臉色同樣有些發綠,明顯是被氣的.

"蘇少,過來掌掌眼吧,我知道您是行家."秦奮滿臉堆笑.

蘇駿馳心中滿是不爽,甚至氣的牙根直癢癢,可是面對沈安璐卻是不敢發作,當即心一橫,將圍攏的人群撥開.

蘇駿馳仔細一看,只見這塊翡翠,肉眼可以清晰看到上面的晶粒,而且顏色正而不邪,色陽而悅目,根本沒有絲毫雜質,甚至連一點裂綹棉紋都沒有,這已經算得上是極品冰種了.

當然蘇駿馳還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伸手輕輕的在這翡翠上彈了幾下,這翡翠頓時發出輕微的金屬聲音,清脆悅耳.

"極品冰種,秦奮小朋友你賺了."蘇駿馳終于無奈的直起腰,然後有些不爽的對秦奮說道.

"呵呵,只是賺了嗎?!"秦奮眼珠一轉,當下笑道.

"你……"蘇駿馳正要發作,但是一想到身後的沈安璐,還有這些圍觀的人,當下擠出一絲笑容說道:"願賭服輸,這張卡里有十萬,你贏了!"

蘇駿馳說完這話,直接回到沈安璐跟前,只見沈安璐此刻的表情,已經沒有剛才那麼凝重,相反心中還有些高興,起碼不用陪這個厭惡的人一起吃飯了.

"小兄弟,不知道你能否割愛,這塊冰種翡翠我五十萬買了."

"你哄騙三歲小孩兒呢?!我出八十萬買了."

圍觀的人已經將秦奮給圍住了,全都盯著秦奮手中的冰種翡翠.這時候秦奮倒是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了.

"這塊翡翠我出一百萬買了,這個價位已經是高出市場價了!"

就在這時一聲悅耳的聲音已經響起,原來說話之人正是沈安璐.

聽到這價格,眾人也都望而卻步了,的確是超出市場價了,他們真不知道這個漂亮女孩到底什麼來頭,出手竟然這麼大方.

其實沈安璐今天來這里就是想找一些高檔東西的,看到秦奮手中這塊石頭十足的極品冰種,當下動心了.

秦奮略顯心疼的摩挲了一下還沒捂熱乎的翡翠,最終咬牙點頭道:"看在剛才你勸解我的份上,這塊翡翠歸你了."

"璐璐,你真的打算要這翡翠?!"蘇駿馳本來就折了面子,現在看到沈安璐竟然要買這塊翡翠,當下有些不爽道.

"我的事用你管嗎?!或者,你可以找到比秦奮手中更好的東西?!"沈安璐冷聲反問道.

蘇駿馳瞬間無語.

沈安璐也不扭捏,直接寫了一張一百萬的支票,遞到秦奮手中,正色道:"這是一百萬支票,你可以去任何一家銀行兌現!"

秦奮雖然只是個學生,但是他認得支票,拿在手中簡單看了一下,然後將翡翠遞到了沈安璐手中,其實秦奮心中明白,偌大的沈氏集團,肯定不會給他空頭支票的.

等到秦奮將支票小心的裝在口袋中,這才微笑的望向蘇駿馳,只見此刻的蘇駿馳臉上已經是有些掛不住了,不過看得出來一直在強忍著,不敢發作出來.

"蘇少,待會兒我去銀行兌現,然後還你那一萬塊錢吧."

"算了,雖然你現在賺了一些錢,不過我也不差那一萬塊錢,就當給你的彩頭吧!"蘇駿馳本來找不到踩秦奮的理由,現在正好用這一萬塊,打打秦奮的臉.

秦奮一愣,當即明白蘇駿馳的言下之意,急忙笑道:"那就太感謝蘇少了,我的確就是個窮學生,一萬塊可是我一年的學費和生活費了,不過我無功不受祿."

"什麼意思?!"聽到秦奮最後幾個字,蘇駿馳有些不明白其中意思.

"呵呵,不知道蘇少打算怎麼處理這塊石頭?!"秦奮看了一眼蘇駿馳的石頭.

"隨便找個師傅做點擺件,今天算我打眼了!"蘇駿馳沒好氣的說道.

"哦,這樣啊!"秦奮略微思索了一下,繼續說道:"就算蘇少找人做成成品,可是刨去手工費之類的,大概也就是賺個萬二八千的,不如你省事些,直接賣給我怎麼樣?!"

聽到這話,沈安璐和蘇駿馳全都一愣,這金絲種已經定性了,看來這小子腦子真的是有問題了.

"秦奮,這金絲種的價值我想你也知道了,你這是干嘛?!"沈安璐忍不住再次說道.

"呵呵,買著玩兒唄!"秦奮笑道.

沈安璐看到秦奮這幅嘴臉,當即啞然,不想去搭理他.

"好啊,既然秦奮小兄弟你喜歡,我就賣給你,當然我也不欺負你,三萬塊買的,我就三萬塊賣給你,不算欺負你吧?!"

真是好算計呀,這還不欺負,先前是賭石當然可以漫天要價了,現在已經定性了,蘇駿馳竟然還要三萬,這不就是要欺負他嗎?!

蘇駿馳當然知道這東西的價格,可是現在胸口憋著氣,眼下,秦奮竟然上趕著來,那他當然要找些面子了.

"蘇少,你沒欺負我,三萬就三萬,我要了."秦奮說話間將石頭抱過來.

"你確定?!"蘇駿馳有些驚訝.

"當然確定了,你覺得我是在跟你開玩笑嗎?!怎麼怕我不給錢嗎?!"秦奮故作無奈.

"當然不是了,區區三萬塊,我怎麼會放在眼中呢?!"蘇駿馳擺手道.

"那既然如此,蘇少可就不要反悔了,三萬塊我稍後會給你的."秦奮直接說道.

"我蘇駿馳吐個唾沫是個釘,為了三萬塊反悔,你太小看我了吧!"蘇駿馳說話間,滿臉的大義凌然,明顯是在故意顯擺給沈安璐看.

當然沈安璐早就選擇了無視.

秦奮沒有答話,低頭端詳了一下這塊石頭,只見這塊石頭,只剩下角上拳頭大小的一個地方沒有切了,當下臉色露出一抹神秘笑意.

"師傅,幫我把這個角切下來,然後打磨."秦奮微笑了指了指還帶著皮料的一角.

"小兄弟你確定嗎?!"切石師傅有些摸不著頭腦.

"放心切吧,你的彩頭少不了."秦奮再次點頭道.

"好嘞!"

切石師傅結果石頭,大刀闊斧的將角切了下來,然後開始小心的磨.

眾人看到這一幕,再次好奇的圍攏了過來,如果先前他們認為秦奮是個傻小子,可是當看到冰種翡翠之後,全都改變了看法,所以現在他們的好奇心更重.

"快看,還真的有綠!"

"果然,看來這個小伙子不是一般人啊,這拳頭大小的邊角,竟然也能擦出綠來,不簡單吶."

隨著人們的呼叫,蘇駿馳和沈安璐同樣有些吃驚,尤其蘇駿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邊角分明是不可能有綠的.

一分鍾之後,切石師傅已經將這塊全都大小的石頭,磨成了鵪鶉蛋大小,因為上面有沙石浮塵,所以還看不清成色.

眾人眼珠子溜圓的盯著.

等到一切完畢,切石師傅將石頭交到秦奮手中,秦奮這次微笑的拿起毛巾將這鵪鶉蛋大小的東西包裹住.

等到秦奮擦拭了幾下之後,緩緩的將毛巾拿開,一道綠光頓時冒了出來,一眼看去,這翡翠通體綠色,晶瑩剔透,水頭卯足.

"我去……又是極品冰種……"

亂套了,賭石場徹底沸騰了起來.

秦奮臉上滿是得意之色,其實之前他就看出這塊賭石的蹊蹺,不過等到蘇駿馳切完之後,還是有些失望的,可是當目光落在這個邊角上的時候,頓時明白了過來,原來這石頭竟然是雙黃蛋.

真正的玄機正是在這個邊角上.

"這不可能?!"蘇駿馳傻眼了,口中喃喃說道.

他做夢都沒想到,這石頭里竟然同樣有冰種翡翠存在,而且還是通體綠色,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蘇駿馳不單單是損失了錢財,而且接連被秦奮打臉,已經是顏面掃地,頓時感覺胸口一陣憋悶,有些壓制不住心頭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