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信手拈來斷頑疾
g,更新快,無彈窗,!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都是我應該做的!"秦奮並不托大.

"秦奮,謝謝你,我為我先前的言語向你道歉!"劉璐這時候也終于反應過來,這個看起來一身窮酸樣的學生,的確是有些本事,尤其現在兒子的病被他治好了,索性放低姿態給秦奮道歉.

秦奮原本很是看不起狗眼看人低的劉璐,不過念在一個母親擔心自己的兒子,情緒出現波動,當即微笑一下說道:"沈夫人,之前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這人從不記仇,一般有仇當場就報了,所以你不用道歉."

此話一出,劉璐有些掛不住的低下頭,急忙走到病床前看著自己的兒子.

"秦奮小友,恕我直言,先前老夫給沈強把過脈,根本沒有任何異樣,按照我的分析,應該是邪氣入體,只可惜老夫對某些東西不太懂,不知能否賜教一二!"

趙一鳴說的很隱晦,因為他從一些古籍上知道,有些中醫是需要懂得一些玄術的,在他看來,秦奮身上一定藏著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秦奮臉色一變,望著滿臉微笑的趙一鳴,當即微笑道:"趙老不虧是東昌的中醫泰斗,只不過家訓在上,實在不能告知,還請趙老見諒!"

"哦…原來如此,看來此生我是無法見識一些真正的本事了."趙一鳴略顯遺憾的淡淡說道.

"哼,裝神弄鬼,還真把自己當做神醫了,要不是我弟弟體質好,你能治好嗎?!"沈安璐看到一臉微笑的秦奮心中就來氣,當即譏諷道.

"美女,我好像沒有得罪你吧?!沒必要這麼挖苦我吧,如果你還是不相信我的本事,用不用我再將你的身體狀況,當著大家再說一遍?!"

"你要是不想死,最好現在就閉嘴."沈安璐嘴上雖強,可是心中卻有些緊張,深怕秦奮真的當著眾人說出來.

秦奮雙眼落在沈安璐身上,沈安璐頓時有些緊張,急忙躲在了沈世傑的身後,雙手更是不自然的緊了緊自己小西裝的扣子.

秦奮看到這一幕,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

"醒了,醒了……"

就在這時,劉璐突然大聲呼叫了起來,眾人急忙圍在床前,唯有被秦奮打臉的張少峰,躲在人群後面,然後趁人不注意,悄悄的逃離了病房,不過,這當然逃不過秦奮的眼睛,當即臉上露出一絲不屑,選擇無視.

"爸,媽……我怎麼會在這里?!"沈強醒來之後,發現自己正躺在醫院之中,尤其看到這麼多人圍著自己,瞬間就蒙圈了.

"小強,你在外面昏倒了,現在你感覺怎麼樣?!"劉璐雙眼是滿滿的母愛.

秦奮看到這一幕,突然想到為了生下自己而離世的母親,心中不免有些傷感.

"就是頭有些疼,其他還好!"沈強有些虛弱道.

"嗯,沒事,這是暈倒後遺症,好好休息一下就會沒事的."沈世傑也是滿臉父愛的說道.

"哦,對了,趕緊謝謝你的救命恩人秦奮!"沈世傑忽然一把拉住秦奮,然後對沈強說道.

沈強將目光落在秦奮身上之後,眼中忽然生出一絲異樣,忍不住叫道:"是你?!怎麼會這樣?!"

"呵呵!"秦奮輕笑一聲,說道:"怎麼不會這樣?!現在你的身體剛剛恢複一些,還沒有痊愈,所以最好少說話為妙!"

沈強不是傻子,尤其看到秦奮笑容背後那一抹狠色,心中便知道秦奮一定不希望別人知道他的事情,當即不敢多言.

"不管怎麼說,謝謝你救了我.我沈強雖然平日里飛揚跋扈,但是我也分得清好壞,以後你就是我的朋友了."沈強想起當初秦奮的告誡,心中認定秦奮不是普通人,當即正色說道.

"朋友不朋友單說,你先把這杯中藥喝下去吧,我保證以後你不會再犯病!"說話間,秦奮將桌上的有著符咒灰的水端到他面前,臉上再次露出一抹笑意.

"你這是什麼藥?!這里面分明就是些紙灰,你是想害死我弟弟嗎?!"沈安璐上前一看這紙杯,頓時警惕起來.

這下,沈世傑等人也都疑惑了起來,這是什麼藥?!

"趙老,您看……"沈世傑關鍵時候,只能詢問趙一鳴了,在他看來,秦奮也是用中醫將自己的兒子治好的.

趙一鳴眉頭微皺,接過紙杯一聞,片刻之後,心中便明白了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了,古代一些道門高手,就會用符咒水驅邪治病,看來這秦奮果真不簡單.

"趙老,怎麼樣?!"

"我想沈公子想要痊愈,還真就得喝下去,這看起來是紙灰水,但是卻是世間罕有的中藥!"趙一鳴思索一下,心中便有了答案,直接說道.

聽到這話,本來還有些緊張的秦奮,沖著趙一鳴微笑頷首感激,趙一鳴以一個慈祥的微笑回應.

"小強,你快喝下去吧,這樣你就可以痊愈了."沈世傑聽到趙一鳴的話,當然是深信不疑了,直接將紙杯遞到沈強跟前.

"如果我弟弟喝了這東西,身體出現異樣,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沈安璐見到事已至此,只能再次恐嚇道.

秦奮實在無語了,至于嗎?!不就是說出了她身體的一些情況嗎?!沒必要對自己這麼大的敵意吧,秦奮心想,如果她還不閉嘴,他定然再好好看看這個絕色美女.

看到秦奮那怪異的眼神,加上一臉的壞笑,沈安璐再次緊張起來,當真閉嘴不言.

沈強看了一眼水中那些黑乎乎的東西,腹中一陣惡心,可是他沒得選擇,最終只能閉著眼睛,咕咚幾口喝了下去.

等到一杯符咒水下肚之後,沈強直覺肚子里一陣翻騰.

"哇……"

"快拿盆兒,小強你怎麼了?!"劉璐緊張的叫了起來.

沈家人全都慌亂了起來,沈強一直吐了十分鍾的時間,最終有些虛脫的躺在了床上.

"秦奮,我弟弟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給他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沈安璐這一次真的是惱了,漂亮臉蛋兒上滿是怒色.

眼下只有秦奮依舊淡定,當眾人將目光落在他身上之後,秦奮只是擺擺手,淡然道:"其實沈強不過是吃壞了肚子,剛才的中藥的作用就是催吐的,他吐出來之後,就會沒事啦!"

吃壞肚子?!秦奮都覺得自己是個人才了.

聽到這話,眾人將目光又落在沈強身上,好容易恢複過來一些,本想說沒吃壞,可是當看到秦奮那笑呵呵的表情之後,當即點頭道:"估計是吃壞肚子了,我也不太清楚,反正現在沒事了,你們就不用擔心了."

"嗯,你好好休息吧,以後你可要收斂一些了,雖然我沈家強勢,可是你也不能這麼紈绔下去吧,畢竟未來沈家是需要你接手的."沈世傑說罷,直接站起身,正好秘書已經提著一個黑色皮箱走了進來.

"秦奮,這里面是十萬塊現金,作為報酬,請你收好."沈世傑將皮箱遞到秦奮的手中.

接過皮箱,秦奮面露微笑道:"那我就告辭了."

秦奮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之中,快步離開了病房,趙一鳴急忙也找了個借口告辭.

"秦奮小友等一下!"

秦奮正要出醫院大門,就聽到身後有人喊他,回頭一看,原來正是中醫泰斗趙一鳴.

"趙老,今天的事情還請替我保密!"等到趙一鳴氣喘籲籲來到他跟前之後,秦奮滿臉微笑的說道.

"放心吧,我知道你們的規矩,其實我是想留你個電話,以後或許有些事情還得勞煩你呢!"趙一鳴點頭說道.

秦奮考慮一下,然後將電話號碼告訴了趙一鳴.這才離開醫院.

"看來真的是老了,以後或許就是年輕人的時代了."趙一鳴望著遠去的秦奮,無奈的搖頭道.

秦奮離開醫院之後,直接去銀行將十萬元現金換成了一張卡,然後才滿意的回到了宿舍之中,這一天的經曆實在是太充實了,信手拈來就把邪氣抹殺掉,而且還賺了十萬塊,這是之前他做夢都沒想到的.

須臾,他心中突然有了一種想法,打工不如單干,這十萬就當做自己的啟動資金了.

一切想罷,秦奮直接上床開始默念三清訣,進入修煉之中.

第二天秦奮秦奮早早的起來,然後在學校旁邊的早點鋪吃了一口早點,就向著東昌古玩街趕去,秦奮的決定第一桶金,要在古玩街獲得.

上午九點多,秦奮終于來到了古玩街,這時候整條古玩街人還不是很多,甚至有些攤主還沒有出攤兒,秦奮從東門進入,開始悠閑的逛了起來.

走了一個小時,人也漸漸多了起來,可是秦奮卻沒有發現一件中意的東西,不是做舊的贗品就是不值錢的玩意兒.

就在這時,秦奮突然瞥見,不遠處的一個專門賣賭石切下來的邊角料的攤子上,有著一絲微弱的金光閃爍,當然別人是無法看見的,秦奮現在有奇門之術在身,加上有陰陽眼幫助,所以可以看得十分清晰.

秦奮嘴角浮現一絲笑意,然後緩步向著這個攤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