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憋屈的季超傑
g,更新快,無彈窗,!

"季超傑,你的車呢?你要是不想去的話,那我們就打的去了!"

楊曉雯看了眼季超傑,高聲道:"咱們要是再多動身,說不定真要讓官晶他們在那里等好半天!"

季超傑聽道楊曉雯拿自己剛才的話來嘲諷自己,一時間面紅耳赤,最後低哼一聲,咬牙道:"車子停在附近,你們稍等,我去開過來!"

雖然他不想去看著沈恪和官晶秀恩愛,不過他家開的是連鎖餐廳,從小他就在餐廳里學了一手好廚藝,憑著這手廚藝,高中都追到了好幾個漂亮的女朋友,想到等回自己在官晶面前好好露一手,說不定能夠加分.

想著,他這才咬牙開車,帶著楊曉雯他們往森林公園那邊駛去.

同時,心里暗暗琢磨著,到時候怎麼讓沈恪丟面子,同時將自己的形象挽回.

沈恪帶著官晶來道森林公園的時候,停車場還空得很.

森林公園外面的店鋪出租烤爐,出售木炭和各種已經醃制好的食物,許多人什麼准備都不用,直接開車過來,在這些店鋪里買齊燒烤的工具和食物,就能夠去公園里享受自己動手的樂趣.

"那個季超傑一直在追我!"

官晶下車之後,將頭盔遞給沈恪,俏臉微微泛紅.

她偷偷瞟了沈恪一眼,突然沒頭沒腦的對沈恪說了一句.

"嗯!"

沈恪也將頭盔摘下,輕輕的應了一聲,然後轉頭看著面若丹霞的官晶,豔麗耀眼的官晶,一時間看得呆住.

官晶發現沈恪似乎在直愣愣的看著自己,俏臉上的暈紅不斷的擴散,到最後就連她的脖子和衣領邊露出的精致鎖骨上,都隱隱能夠看道粉色的酡紅,映得她更為俏麗多姿.

"不過我沒答應他!"

官晶瞪了沈恪一眼,沉默了片刻之後,還是將後半句說了出來.

沈恪聽得心中一蕩,轉頭看向官晶宜喜宜嗔的俏臉,心中泛起暖意,六個字差點就脫口而出.

不過那輛銀灰色的途昂從遠處開來,停在了他們兩人旁邊,卻是將他們兩人之間的旖旎氣氛徹底破壞.

沈恪和官晶對視了一眼之後,迅速將視線移開.

不過兩人的臉色都微微泛紅,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夠看出他們剛才似乎正要發生點什麼.

坐在車里的季超傑看得牙齒發癢,他將車停好之後,立刻就跳了下來,高聲道:"沈同學,你這輛杜卡迪跑車還真快,居然比我們早到這麼長時間,彭希,你去租個烤爐,買些無煙碳,我們先去公園里了!"

季超傑笑著對彭希揮了揮手,指使著彭希去跑腿.

今天的一應開銷,都是他負責,自然要享受一下指使人的感覺.

不過這里的所有人,大概也就只有彭希會給他幾分面子,官晶他們幾個女生,他可不敢支使,至于沈恪和劉飛,就算他開口,也支使不動.

彭希憨厚的一笑,然後就去租烤爐和買木炭.

任欣悅走過來,仔細的看了沈恪兩眼,原本她覺得沈恪普普通通,遠不如季超傑,不過看道沈恪騎著黑色機車,帶著官晶瀟灑的絕塵而去,如同一個劍客,她心里的想法就變了.

似乎這樣的沈恪,看起來比渾身名牌,開著途昂的季超傑還要順眼得多.

"沈同學,你那輛機車,真的要幾十萬?"

任欣悅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笑著對沈恪發問,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哪怕剛才她還在幫著季超傑嘲諷自己,沈恪也不好冷臉相對.

"嗯!好像要三十多萬吧!我也不是很清楚,這輛杜卡迪是別人送的!"

沈恪輕聲回了一句,杜卡迪跑車對他來說只是代步的工具罷了,騎著這輛機車只是因為方便,並不是因為它拉風,所以它的價格,沈恪根本沒就沒怎麼關注.

任欣悅聽道沈恪的話,眼睛里只差沒有冒出亮閃閃的小星星,低聲道:"哇!誰這麼好,居然送三十多萬的機車給你,實在太厲害了!"

任欣悅聽到沈恪輕描淡寫的說這輛機車是別人送的,立刻就以為沈恪是低調的富二代,送他機車的人,肯定是父母.

她有些豔羨的看了眼站在沈恪旁邊的官晶,想到沈恪和季超傑這兩個富二代都在追她,自己長得也不比官晶差多少,怎麼就沒有富二代來追自己呢?

季超傑看著官晶和沈恪親昵的站在一起,眼中妒火狂湧.

不過他先將心中妒火壓下來,琢磨著等回燒烤的時候大顯身手,一定要在官晶面前挽回形象和面子.

森林公園風光優美,空氣清新,公園里不僅有許多玩樂的設施和項目,而且還專門在湖邊劃出了一塊空地,可以供游客自帶食物前來燒烤,所以這里也成了江城市有名的戶外燒烤勝地.

沈恪他們來得算早的,這個時候只有三三兩兩的游客在湖邊玩鬧,他們迅速占據了最好的位置,然後將烤爐架了起來.

彭希為人憨厚,不等季超傑開口,就主動開始點燃木炭生火,只不過他之前好像從沒坐過這樣的事情,弄了半天,都沒成功將炭火生起來,倒是將自己搞成了大黑臉.

站在一邊的季超傑有些不耐煩的看了眼彭希,低聲道:"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話,就去公園外面找那些店鋪里弄些有火的木炭回來,否則你這樣弄下去,點個火都不知道要花多長時間!"

"季超傑,彭希他從前都沒生過火,你在旁邊不幫忙就算了,還說風涼話,這算什麼?"

夏永佳聽道了季超傑的話之後,忍不住對他吐槽了一句,然後和彭希一起想辦法點燃木炭.

周圍的人聽道了夏永佳的話之後,都皺著眉頭朝他看了過來,讓他臉色漲紅,流露出尷尬之色.

沈恪原本正在陪著官晶他們打撲克,他將手里的牌放下,對夏永佳揮了揮手,笑著到:"夏同學,你過來幫我打這把牌,我來幫彭希生火!"

"你?我倒要看看你怎麼生火?"

季超傑聽到沈恪的話之後,嘴角邊泛起一抹冷笑.

用這種無煙碳生火,其實是很有講究的,一般人要搞好半天才能夠成功,他正是因為不會弄,擔心丟臉,這才在旁邊指揮彭希生火,現在看到沈恪主動請纓,自然忍不住開口嘲諷.

在他看來,沈恪騎著幾十萬的杜卡迪跑車,肯定也是富家子弟,他就不相信沈恪能夠成功將炭火生起來.

只不過事情的發展,卻超出了季超傑的預料之外.

沈恪過去之後,三兩下就將炭火點燃,紅色火焰在烤爐種飄蕩,然後他又將新的木炭蓋在了上面,這樣就能夠控制火勢,方便等回燒烤食物.

彭希對沈恪豎起大拇指,笑著道:"真有你的,我弄了半天都沒成功,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能夠成功,實在厲害!"

"我看沈恪應該是知道里面的竅門,所以才能夠一次成功,那里像你,只知道使蠻力!"

夏永佳一邊打牌,回頭嗔怪的埋怨了彭希一句,不過誰都聽得出來,她這番話里對彭希的維護.

"我那里厲害了,只不過從小幫我爺爺生爐子,所以知道怎麼生火!"

沈恪微微一笑,然後幫著彭希將昨晚准備好的食物都拿出來擺在了折疊的方桌上,准備等回烤制.

這些食物昨晚弄好之後,楊曉雯她們就放到了樓下小超市的冰櫃里,她們經常去光顧,和老板都成了熟人,這點小忙,老板自然不回拒絕.

所以這些食物現在都還掛著冰,需要曬曬太陽解凍,才好放到烤爐上去.

季超傑沒想道只是簡單的生個火,居然都讓沈恪搶了風頭,之前還有任欣悅幫他說話,但是現在似乎連任欣悅都站到了沈恪那邊,實在讓他郁悶到極點.

不過他心里也在暗暗詫異,沈恪明明是個富二代,怎麼還會從小生爐子?

難道說他那輛杜卡迪機車有什麼古怪?

想到這里,季超傑頓時眼前一亮,雖然那輛杜卡迪機車不會有假,不過按照他的推測,很可能是沈恪為了在官晶面前冒充有錢人,去租借的,否則的話,他怎麼都想不通富二代還從小生爐子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看了眼正在放置食材的沈恪,嘴角邊泛起一抹笑意,決定等會自己展現廚藝,大出風頭以後,再去官晶面前揭穿沈恪冒充富二代,租借杜卡迪機車打腫臉充胖子的事情.

到時候,沈恪在官晶心里的印象肯定回瞬間負分滾粗,而他則能夠完成華麗麗的逆襲.

"沈恪,陪我到湖邊走走吧!"

官晶又贏了一局之後,將手里的撲克遞給了任欣悅,然後笑著對沈恪打了個招呼,邀請他沿著湖邊轉轉.

美人有約,沈恪欣然點頭,拍了拍彭希的肩膀,笑著道:"兄弟,這里就交給你了!"

然後在劉飛的哄笑聲里,和官晶並肩往湖邊走去.

季超傑看著沈恪肩並肩走在一起,眼中湧出嫉妒的光芒.

不過,他還是強壓住心中的妒火,決定還是按照自己的計劃行事,等到最後再來完成反殺,在沈恪最得意的時候,將他打落凡塵,讓他吃天鵝肉的夢想徹底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