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紙鶴尋蹤
g,更新快,無彈窗,!

周慕雪噗哧一聲,輕笑起來.

夕陽之下,她穿著白色帶碎花的連衣裙和牛仔外套,身上帶著金色而溫暖的余暉,清純俏麗,不可方物.

"我來墮落街,當然是吃飯了,你呢!是不是還沒吃,一起啊!"

周慕雪俏目種泛起一抹笑意,然後指著前面一家新開的麻辣燙,低聲道:"咱們去那家嘗嘗,聽說味道不錯!"

"嗯!今天我請客,慕雪姐你想吃什麼都沒問題!"

沈恪笑著點頭,和周慕雪並肩走進了那家店子.

沈恪和周慕雪取了食材交給老板之後,就在店子里找了張桌子坐下,然後等著老板將燙好的食物送過來.

他仔細的打量了周慕雪兩眼,然後眉頭卻微微皺了起來.

只見周慕雪的印堂處微微泛紅,隱隱有紅鴛星動的征兆,但是其中卻又隱隱有幾朵黑云籠罩,顯然這段即將出現的姻緣,對她來說,覺不是什麼良配,反而讓她後面的運勢都受到影響.

不過,如果能夠將這次的爛桃花給躲過去的話,相信她以後在姻緣這條路上面,應該不回再出現什麼波折.

如果是別人,沈恪也未必會管,但是周慕雪待他就如同姐姐對弟弟一樣,所以對于周慕雪,他是絕不可能袖手旁觀的.

這件事情,他管定了.

猶豫片刻之後,沈恪低聲道:"慕雪姐,最近有沒有人追你?"

"啊!怎麼這麼問?"

周慕雪倒是沒想到別的地方去,她詫異的抬起頭,看了沈恪一眼,低聲道:"好像沒有,似乎上次鄭重的事情過了之後,就沒人敢追我了,你問這個做什麼?"

"沒什麼,我是看慕雪姐你總是一個人,所以有些奇怪!"

沈恪心里暗暗詫異,他自信絕不會看錯,周慕雪面相就是紅鴛星動,惡星入主紅鴛宮,主婚姻大惡,絕不是什麼好事,但現在又沒有人追求她,這就奇怪了.

因為從周慕雪的面相上來看,這件事情很快就會發生,現在絕不至于沒有一點征兆.

"這有什麼奇怪的,上次我一捧帶刺的玫瑰摔在鄭重臉上,現在誰敢不怕死來追我?"

周慕雪掩嘴輕笑,眉眼間流露出的風情,讓沈恪看得心神都為之一蕩.

恰好這時候老板將他們點的麻辣燙端了上來,沈恪連忙招呼周慕雪開動.

看著她吃得不亦樂乎,他心里依舊是暗暗在琢磨.

既然現在還沒人追求周慕雪,那會不會是她家里介紹的人呢?

想到這個可能,沈恪不由輕輕點頭,低聲到:"慕雪姐,我聽說現在好多人大學畢業,家里就逼著去相親,准備談戀愛結婚,你家里有沒有這樣啊?"

周慕雪似乎沒想道沈恪會對自己問這樣的問題,她愣了一下,然後白了沈恪一眼,輕啐道:"人小鬼大,這些是你現在應該關心的問題嗎?好好吃你的東西!"

她一邊說,一邊用筷子在沈恪的頭上虛虛的敲了兩下.

不過,沈恪卻還是看道了周慕雪眼中一閃即逝的黯然之色.

似乎她家里真有這種行為,否則的話,她不回流露出那樣的眼神.

沈恪深深的看了眼周慕雪,然後笑著到:"慕雪姐,要是你家里真逼著你相親,可千萬別答應,我一定支持你!"

周慕雪抬起螓首,俏目中泛起一抹溫柔的光芒,柔聲到:"行了,你還是學生呢!現在最要緊的事情,就是好好學習,只要你保證不逃課,我就謝天謝地了,至于我家里的事情啊!還用不著你來替我擔心,再說了,就算他們逼我相親也沒用,只要我不答應,沒人能夠勉強我!"

她說到最後,俏皮的嬌哼了一聲,然後和沈恪搶起了芝士魚丸和燙好的牛肉.

兩人吃得不亦樂乎,看起來不像是老師和學生,倒有點像一對情侶.

吃完麻辣燙之後,沈恪和周慕雪並肩往學校里走.

此刻華燈初上,周慕雪仿佛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轉頭仔細的看了沈恪兩眼,低聲到:"你今天似乎有點不太對勁啊!怎麼突然回問我相親和找男朋友的事情?"

沈恪愣了下,然後低聲道:"慕雪姐,我的話你可能不相信,其實我這人,懂些相面的本事,我看你印堂處紅鴛星動,所以推測你應該是要交男朋友或者家里要讓你相親了,不過這個人不是良配,從面相上看,你紅鴛星移出主宮,惡星入主,這是大惡的征兆,所以這段時間有人追你,或者家里給你介紹對象,千萬別同意!"

沈恪原本是不想對周慕雪說出這番話,不過既然周慕雪突然開口問了,他也豁出去干脆全都說出來好了.

不管周慕雪信不信,都算是給她一個提醒,或許將來當她動搖的時候,這番話就能夠在天平上壓下最後一枚砝碼.

周慕雪原本只是有點詫異,所以才會追問,誰知道沈恪居然給她來了這麼一大段話,還扯道了面相上.

她無奈的看了眼沈恪,低聲到:"看不出你還是個小神棍,什麼相面之術,這些都是迷信!"

"慕雪姐,你可別不相信啊!反正以後你就知道了,我可沒有騙你!"

沈恪無奈的看了眼周慕雪,他就猜到周慕雪回是這樣的反應,不過周慕雪不相信也沒關系,反正他相信只要自己在,就絕不會讓美女輔導員,在姻緣這麼重要的事情上走錯路,吃大虧.

"行了,我相信你還不行嗎?"

看著沈恪認真的樣子,周慕雪只感覺有些想笑.

不過再想想沈恪這麼鄭重其事的對自己說這番話,她的心里又感覺暖暖的,仿佛有一股暖流在湧動.

沈恪笑著點頭,他知道周慕雪其實只是在敷衍,不過是與不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周慕雪的身邊.

晚自習等到周慕雪點完名之後,沈恪坐了一會,就悄悄開溜.

現在大家也都知道了周慕雪的習慣,點完名之後一般都不會回來,只要班長不打小報告,偶爾一次早退也沒什麼關系.

出了教學樓之後,他就信步往後山那邊走.

現在正是金秋十月,晚上雖然夜風微涼,不過比起炎熱的夏季卻要舒服得多.

現在這個時間,後山這邊都是一對對情侶,偶爾還能夠看見有人在小樹林里擁抱親吻,做些讓人眼紅而熱的事情.

沈恪苦笑著搖頭,一直走到後山深處,一般情侶晚上都不回過來的地方,四周這才徹底寂靜下來.

他仔細打量了一下周圍,發現附近的確沒人之後,這才將口袋里那只疊好的紙鶴取出來.

他小心翼翼的托在手上,將它的翅膀拉伸開,低聲到:"尋蹤覓源,振翅高飛,就看你的了,給我去!"

話音未落,他就朝掌心里的這只紙鶴輕輕吹了口氣,然後紙鶴飄飄蕩蕩的從他手心里飛出.

正當紙鶴跌跌撞撞,眼看就要往地面上掉落的時候,之前沈恪繪制在紙鶴身上的符文,突然間綻放出赤紅色的光芒,然後全都彙入到紙鶴用朱砂點出的雙眼中.

一瞬間,沈恪只感覺這只紙鶴的雙眼綻放出血色的光芒,如同活過來了似的.

它居然搖搖晃晃的飛得越來越平穩,越來越高,最後逐漸消失在沈恪的視線里,也不知道究竟飛去了何方.

雖然紙鶴從沈恪的視線里消失,不過只要沈恪心念一動,就能夠感應到紙鶴的存在.

紙鶴上有用賴忠才的鮮血和朱砂點出的雙眼,所以它回循著賴忠才的氣息找過去,只要賴忠才還在江城市,就絕對逃不掉.

紙鶴找到賴忠才之後,在賴忠才的氣血牽引下,會自行焚燒殆盡,將附近的訊息送回沈恪的腦海里,到時候他就可以確定賴忠才究竟在什麼地方.

只不過江城市實在太打,所以哪怕沈恪施展出這麼凌厲的秘術,想要找出賴忠才的下落,也絕不是一兩天就能夠成功的.

運氣好的話,可能需要三五天的時間,運氣不好,說不定就要花費一個星期以上,若是遇到狂風大作,雷暴大雨,紙鶴說不定會直接損毀,那樣就只能夠寄希望與賴忠才再次對他出手了.

沈恪等到紙鶴消失之後,這才轉身下山.

等他的身影消失之後,一個身穿黑色唐裝,紮著馬尾辮,身材婀娜矯健的清麗少女從一棵大樹後面走出.

她清澈的雙眸中,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居然是近乎失傳的紙鶴尋人之術,這家伙究竟是什麼人,這麼年輕就能夠施展這種差不多失傳的術法,我之前可從未聽說過有這樣的家伙啊!"

"可惜沒看清楚他究竟長什麼樣子,不過只要你在學校里,我就總有一天能夠把你找出來!"

清麗少女握緊右拳,嬌哼了一聲,俏目中泛起好奇的光芒.

……

沈恪回到宿舍的時候,劉飛已經躺在了床上.

看見沈恪進來,他立刻坐起,一臉八卦的問道:"老沈,你這是去什麼地方了?我記得你可是早就開溜了,怎麼現在才回來,難道你還在我們學校里勾搭了美女,剛才是和美女約會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