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賴忠才的下落!
g,更新快,無彈窗,!

李威愣了一下,臉上再度浮現出掙紮的神色.

他用力握緊雙拳,仿佛耗盡了全身力氣一般.

過了片刻之後,這才喘著粗氣,高聲道:"溪谷彼岸,上師住在溪谷彼岸501棟,1402號房!"

這句話說完,李威就如同虛脫了似的,臉色蒼白無比,直接癱軟到地上,冷汗不斷從他的身上泛起,片刻間,就將他的衣服全都浸透.

沈恪看了李威一眼,然後收起驚雷劍,轉身出門.

李威此刻正在地板上不住的顫抖,絲絲鮮血從他的鼻孔和嘴角溢出,顯然是在說出了賴忠才的信息之後,受到了禁制的反噬,不過看他的樣子,一時三刻都死不了,所以沈恪也懶得理會.

賴忠才下在李威身上的禁制,應該與誓言和蠱蟲有關,別說是沈恪現在修為不夠,沒辦法救李威,就算他有這個本事,面對著想要暗算自己的人,他可沒這麼大度,會耗費自己體內的元氣來救人.

而且這種禁制,並不會很快讓李威死掉,而是會慢慢的折磨他,別看李威現在這麼痛苦,要不了多長時間,他就會短暫的清醒,然後繼續承受更強烈的痛苦,如此不斷反複,直到最後被折磨死.

"林小姐,那位沈先生究竟行不行啊?不行的話,我就上去看看!"

魏兵站在林薇身邊,他們兩人都聽到了剛才樓上傳來的響聲,所以魏兵才會這麼擔心.

他一看就知道,沈恪和林薇的關系極為密切,萬一沈恪在上面出了什麼事,誰知道林薇會不會遷怒到自己的身上,所以他感覺還是自己上去看看最穩妥.

林薇神色淡然,輕輕搖頭道:"不用,我對他有信心,我們還是在下面等著他好了!"

魏兵看見林薇絲毫都不擔心沈恪的安全,只能夠無奈的歎了口氣,希望沈恪是真的有本事,不回出現什麼危險,否則的話,麻煩就大了.

正當魏兵已經等得有些耐煩,想要再對林薇開口,提出上樓去看看的時候,他卻發現林薇那冷漠如冰山的俏臉上,居然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然後他順著林薇的視線看過去,就看見沈恪正緩緩從門棟里走出來,只不過他是孤身一人,並沒有帶那個叫做李威的吊梢眉下來,難道是失敗了,沒抓住李威?

"成功了沒有?"林薇上前迎了兩步,柔聲對沈恪問道:"你沒有受什麼傷吧?"

自從認識了沈恪之後,她也算是長了不少見識,知道了許多風水異術,對于蠱毒之術也有深深的忌憚,雖然知道沈恪應該沒什麼問題,卻還是不由自主的為他擔心.

沈恪輕輕點頭,微笑道:"上面不過是個小嘍啰,傷不了我,事情已經辦成,不過咱們恐怕還得再去第二個地方!"

"是不是那個幕後高手住的地方?"

林薇聰慧無比,馬上就從沈恪的話里猜到了他想說什麼,所以反問了他一句,然後抬起螓首看著他.

魏兵在旁邊聽得滿頭霧水,完全不知道他們兩人究竟在說什麼.

不過他也隱隱猜出,似乎這里的人,根本不是正主,現在已經查出了正主的下落,正要過去找人.

"沒錯,那家伙住在溪谷彼岸,我們現在就過去!"

沈恪輕輕點頭,眼中泛起一抹焦急之色,現在賴忠才應該已經察覺到禁制被人觸發,只能夠賭他相信李威不會說出他的秘密,繼續留在溪谷彼岸,否則的話,肯定會撲空.

"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過去,溪谷彼岸離這里只有十分鍾的路程!"

林薇比沈恪還心急,她對魏兵低聲道:"你先處理這里的事情,等回直接到溪谷彼岸和我們會合!"

"沒問題!"

魏兵笑著點頭,然後就詫異的看見林薇,居然拉著沈恪的胳膊往小區外面跑,哪里還有半點傳說中,天霖集團冰山美女總裁的樣子?

林薇一邊駕車往溪谷彼岸那邊駛去,一邊低聲道:"沈恪,那個叫做李威的家伙沒事吧?"

想到李威用蠱蟲暗算沈恪,再想到沈恪的本事,她是真擔心沈恪會一時怒火上頭,殺了李威,到時候哪怕以林家在江城市的勢力,也很難遮掩過去.

"沒有,他沒事,不過離死也不遠了!"

沈恪輕輕搖頭,低聲道:"他被人下了禁制,說出那個人的事情,就會觸發,神仙也救不了,只看什麼時候死罷了,不過這種人壞事做盡,死不足惜,沒什麼好可憐的!"

林薇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就專心開車,俏臉上的神色沒有絲毫變化,只是低聲道:"我會讓魏兵處理好後面的事情,只要那家伙不死在今天,就不會把事情牽扯到你的身上!"

"林薇姐,謝謝你!"

沈恪轉頭朝著林薇看了一眼,只見她側臉絕美,鼻梁挺翹,一雙俏目仿佛蘊藏著一泓秋水,讓人幾乎無法移開目光,也難怪江城市諸多青年才俊會對她趨之若鹜,前赴後繼的來追求她.

"謝我什麼?那家伙和我們家被人布置九龍鎖魂陣的事情脫不了干系,我幫你,就是幫我自己!"

林薇聽到沈恪的話,冷漠的俏臉上微微浮現出一縷笑意,然後輕輕搖頭,示意沈恪不用和自己這麼客氣.

說話間,林薇直接將車子駛進了溪谷彼岸,然後低聲道:"那家伙住在什麼地方?"

"501棟,1402,不知道現在還在不在里面!"

沈恪心里並沒有抱多打的希望.

只看賴忠才找了這麼多人站在前台,自己卻躲在幕後就知道,這家伙絕對非常狡猾,恐怕早已經溜掉了,不過他走得這麼匆忙,肯定會留下許多線索,說不定能夠幫自己將他的蹤跡找出來.

林薇直接將車子開到了501棟的樓下停好,然後低聲道:"你上去吧!我在這里等你,注意安全!"

"嗯!我會小心的!"

沈恪笑著點頭,然後下車上樓,雖然溪谷彼岸每棟樓都有門禁,不過許多人都為了方便,喜歡用石頭擋住大門,眼前這棟樓就是如此,沈恪輕輕松松就進了電梯,按下了13樓的按鈕.

叮!

隨著一聲輕響,電梯停下,沈恪走出電梯之後,就鑽進了安全通道,然後步行上到14樓,接著他就發現1402的大門開著一條縫,居然只是虛掩著.

看見這一幕,沈恪頓時心中一沉,難道賴忠才真的已經走了?

他小心翼翼的將驚雷劍從劍鞘里抽出,然後握在手里,接著伸手將虛掩的房門推開.

嗤!

幾乎就在沈恪將房門推開的瞬間,房間里突然傳出一聲輕響.

然後他就看見一道青色幽光,從地上彈起,朝著他的脖子飛撲過來,速度奇快無比,普通人根本反應不過來.

不過沈恪豈是普通人,幾乎是在青色幽光出現的瞬間,他就已經反應過來.

手中短劍好揚起,催動體內元氣,灌入到驚雷劍之中,短劍如同一道銀色雷霆,朝這道青色幽光迎面劈下.

驚雷劍挾帶雷霆之威,所過之處,百邪辟易,青色幽光被驚雷劍劈種,立刻由中間斷開,直接掉落到地面上,冒出一團黑色霧氣之後,就再也沒有動靜.

這道綠色幽光,赫然是一條二十多厘米長的青色毒蛇.

此刻毒蛇已經死透,這種邪物,最怕的就是驚雷劍這樣的法器,沈恪一劍在手,百無禁忌.

他轉頭朝著房間里打量.

這是個簡單的一室一廳,臥室的房門同樣虛掩著,里面光線黯淡,透過門縫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究竟有什麼,看來賴忠才應該是搶先一步離開,讓他撲了個空.

擔心臥室里可能也被賴忠才留下了蠱蟲,所以沈恪小心翼翼的用驚雷劍點在門上,然後輕輕將房門推開.

臥室門被推開之後,里面漆黑一片,窗戶都用黑色的窗簾遮掩,如果再將房門關上,簡直是伸手不見五指.

房間的地面上,傳來連成片的窸窸窣窣的聲音,就仿佛是有什麼東西正在地板上爬行似的,讓人聽得毛骨悚然.

沈恪眉頭微微皺起,略微後退了兩步,握緊驚雷劍,冷眼聽著房間里的聲音不斷朝門口這邊湧來.

他倒是要看看,賴忠才究竟在這里留下了多少蠱蟲?

片刻之後,那些窸窸窣窣的聲音終于來到了房門口.

然後沈恪就看見,一群拳頭般大小的青黑色蠍子和蜈蚣,正從房間里爬出,仿佛找准了方向似的,朝著湧了過來.

沈恪嘴角邊泛起一抹冷笑,伸手從口袋里摸出一張五雷符,然後以體內元氣點燃符篆,讓它化成一團金色火焰,朝著這些蠱蟲的中央扔下.

金色火焰落下的瞬間,地上的蠱蟲仿佛遇到了天敵似的,紛紛往四周避開,根本不敢觸碰這團金焰.

只可惜金色火焰落地之後,立刻消散,然後一團青木之雷如同電網般綻放開來,將四周的蠱蟲全都包裹進去.

青色電網所過之處,不管是蠍子還是蜈蚣,都開始拼命掙紮,最後卻已經被青木之雷灼燒成灰.

不過臥室里的蠱蟲實在太多,幾乎將沈恪隨身挾帶的五雷符消耗一空,這才徹底誅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