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略施薄懲
g,更新快,無彈窗,!

劉飛看著周慕雪走出教室,然後對沈恪豎起了大拇指,低聲道:"老沈,有你的啊!什麼時候搞定了周老師,我看這次應該是陳錚死定了吧!居然還想陰你,等會下課,咱們要不要去狠狠教訓一下他?"

"算了,人家現在都這麼倒黴了,你還好意義去欺負他嗎?"

沈恪笑著搖頭.

他也懶得對陳錚窮追猛打,反正陳錚馬上就要吃到教訓,很快就會被人從學生會里清退.

對陳錚這種一心想在學生會里往上爬的人來說,這簡直比打他一頓,更讓他難受.

"老陳,先坐下來吧!老師馬上就要進來了,要不等會你再去周老師的辦公室里和她談談?"

張自立輕輕拉了下陳錚,示意他先坐下來說話.

陳錚就像是丟了魂了似的,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直愣愣的坐下,低聲道:"周老師怎麼能夠這樣,沈恪逃課她不說,結果還要重新選舉班干部,你說這次我該怎麼辦,他們肯定都不會再選我了!"

張自立也是一陣無語.

今天陳錚實在是太失策了,居然當著這麼多同學的面提起沈恪逃課的事情,現在誰還敢選他做班長.

說實話,看見陳錚這個樣子,他都在心里暗暗提防了一手,覺得還是不能夠和陳錚走得太近,否則誰知道什麼時候會被他算計?

"算了,說不定還有轉機,沈恪這家伙究竟是怎麼讓周老師不生氣的?"

張自立輕輕要讓頭,說實話,他也不清楚明明昨天周慕雪還是一副快要被沈恪氣炸的樣子,怎麼今天就輕輕放過了沈恪?

"嗯!等會下課我去辦公室找周老師,看看還有沒有挽回的余地!"

陳錚勉強振奮起精神,心里琢磨著絕對不能夠失去班長這個職位,否則他前面為了在學生會里往上爬的辛苦,可就白費了.

放學之後,陳錚第一個沖出了教室.

看著他急匆匆跑去找周慕雪的樣子,劉飛暗暗有些擔心,低聲對沈恪問道:"老沈,周老師應該不會心軟,取消今天晚上的班干部重選吧?這家伙太不地道了,我今天就想看著他沒能夠選上班干部之後那副倒黴的樣子!"

沈恪笑著搖頭,低聲道:"我怎麼知道,不過我認識的周老師,可是個有原則的人,她決定了的事情,絕不會這麼輕易就動搖,所以我看陳錚去找周老師說情,應該沒什麼用?"

劉飛將課本塞進背包里,笑著道:"走,咱們去辦公室那邊看看熱鬧,算他識趣要搬出宿舍,否則我看到這家伙,就想往他臉上來一拳,真是太陰險了!"

他一邊說,一邊拉著沈恪往辦公室那邊走,然後遠遠的就聽到陳錚的聲音從辦公室里傳來.

"周老師,我不服,憑什麼沈恪逃課你不說他,我只是提醒你,結果你就要改選班干部,你也太護著沈恪了吧?我知道你和沈恪關系好,但是你們這樣欺負我真的好嗎?"

陳錚的聲音聽起來,簡直有種竭斯底里的感覺,顯然他之前提出的請求被周慕雪拒絕了,所以才會這麼憤怒的大聲嚷嚷.

他的聲音實在太大,哪怕沈恪和劉飛距離辦公室還有十幾米遠,都聽得清清楚楚.

那些從辦公室路過的人,也都朝里面投去了詫異的目光.

畢竟陳錚說得實在太曖昧了一點,什麼叫做知道周慕雪和沈恪的關系好,什麼叫做護著沈恪,一個老師,一個學生,為什麼會關系好?

這樣的八卦,在學校里流傳得最快了.

"陳錚,你鬧夠了沒有?我說過很多次了,重選班干部是我早就計劃的事情,你去別的班上問問,是不是都這樣,開學一兩個月之後,就重選一次班干部,之前能力不足的人,都會被刷下來,我這並不是針對你,至于你說我和沈恪關系好,沒錯,我把他當弟弟,但是正因為這樣,我對他的要求,才會更嚴格!"

周慕雪的聲音從辦公室里傳來,雖然語調依舊平靜,不過沈恪卻能夠隱隱聽出美女輔導員正在壓抑著怒火.

陳錚沉默了片刻,咬牙道:"周老師,我不是說你和沈恪有什麼關系,而是你對他實在太好了,昨天他逃課的事情,換做是別人,肯定會挨訓,但是沈恪你卻說都不說,這樣我們怎麼能服氣?"

"沈恪那是因為有特別的原因,事後也對我解釋過了,好了,你可以走了,回去好好准備晚上的班干部選舉吧!"

周慕雪似乎不想和陳錚繼續爭辯這種問題,直接讓他離開辦公室.

"周老師,你不說出沈恪究竟是因為什麼特別原因逃課,我是絕對不會服氣的!"

看來陳錚是要將胡攪蠻纏堅持到底,一直賴在辦公室里不走.

周慕雪無奈的道:"這是別人的隱私,我不會告訴你的,現在你可以走了!"

"不,我不走,除非周老師你說說究竟是什麼原因!"

聽到隱私兩個字,陳錚似乎更加打定主意,想要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甚至開始在周慕雪面前耍起了無賴.

沈恪聽到陳錚的話,眉頭立刻就皺了起來,快步沖進了辦公室,看著正站在周慕雪辦公桌前面的陳錚,低喝道:"聽說你想知道我昨天找周老師請假的理由?來,咱們出去好好說,你想知道什麼,我都告訴你!"

"沈恪,你怎麼來了?"

周慕雪看見沈恪沖進辦公室,先是愣了下,然後皺眉道;"我還在和陳錚談事情你,有什麼事情,你先出去等等!"

她看得出沈恪神色不善,肯定是聽到了之前陳錚和自己的對話,擔心沈恪會和陳錚動手,這才想讓沈恪先出去,否則要是讓沈恪打了陳錚,事後肯定會挨處分.

"你,你想做什麼?"

陳錚看見沈恪突然沖進來,也是嚇了一跳,他可是見識過沈恪戰斗力的人,十幾個學散打的混混都不是沈恪的對手,像他這樣的人,沈恪恐怕一只手都可以打好幾個.

不過看見周慕雪就坐在旁邊,陳錚倒是多出了幾分底氣,他相信有周慕雪在這里,沈恪絕不敢對自己對手.

所以他冷哼道:"怎麼了,你還想打我不成?沈恪,你經常逃課就算了,在宿舍里還橫行霸道,如果不是這樣,我和張自立為什麼要換宿舍?"

"陳錚,你就別瞎扯了,當我不在是不是,你和張自立明擺著是和外人一起欺負自己宿舍的人,住不下去了才想搬走,居然還說沈恪橫行霸道,要是沈恪真這樣,你早就被他大成豬頭了!"

劉飛從門外走了進來,對陳錚嘿嘿一笑,然後轉頭看向周慕雪,連忙換上了諂媚的笑容:"周老師,你可別聽陳錚胡說八道,這家伙人品太差了,說的話完全不能相信!"

沈恪看了眼臉色鐵青的陳錚,淡淡的道:"聽說我橫行霸道?好吧!今天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橫行霸道,陳錚,有本事你就住在辦公室里不出來,否則的話,小心路上摔跤啊!"

"你,你想做什麼?"

陳錚聽到沈恪的話,頓時被嚇得臉色發白.

他轉頭看向坐在旁邊的周慕雪,高聲道:"周老師,你剛才可聽到了,沈恪他,他威脅要打我!"

"我說你的理解能力是不是有問題?我只是提醒你走路注意,不要摔跤,怎麼就變成我要打你了?"

沈恪無奈的搖了搖頭.

不過他還真沒有直接出手教訓陳錚的打算,想要對付陳錚,辦法多得是,直接出手揍他,那是最下乘的.

周慕雪不滿的看了沈恪一眼,低聲道:"你在這里給我添什麼亂子?還不給我出去?"

雖然她是在訓斥沈恪,不過這語調怎麼都讓人覺得有些嬌嗔,就仿佛是她正在對沈恪撒嬌似的.

劉飛心里暗暗乍舌,完全沒想到沈恪和周慕雪的關系居然這麼親近,越看越覺得他們兩人之間似乎有些小曖昧的樣子.

想到這里,他不由在心里暗暗給豎起了大拇指,沈恪不僅能夠這麼快就追上官晶,而且似乎連美女輔導員都對他另眼相待,這種泡妞的本事,簡直讓人佩服.

"好吧!既然是周老師發話,今天就算了,你好自為之吧!"

沈恪笑著點頭,閃電般伸手在陳錚的肩膀上拍了兩下,將陰煞之氣引入到陳錚的體內.

接下來這段時間,這家伙就會黴運纏身,焦頭爛額,這就是他用來整治陳錚的辦法.

陳錚雖然想躲開沈恪拍自己肩膀的手,但是沈恪的速度太快,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被沈恪給拍了兩下,然後就有種奇怪的感覺,仿佛被人用冷水潑了一身似的,居然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不過他看著沈恪真的和周慕雪打了個招呼之後,就走出了辦公室,也是長出了一口氣.

說實話,他剛才真擔心沈恪會不管不顧的朝自己動手,到時候沈恪大不了吃個處分,他可就倒黴了,絕對會被沈恪揍得慘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