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沈恪的禮物
g,更新快,無彈窗,!

"哼!你知道就好,以後給我注意點!"

周慕雪嬌哼一聲,這才放過沈恪.

"糟了,我還沒點餐,暮雪姐,你吃慢點,等等我!"

沈恪看見老板將周慕雪的煲仔飯端上來,這才想到自己進來看見周慕雪就直接坐下,根本沒點餐,于是連忙喊住老板,讓他來一份黑椒牛柳煲仔飯.

周慕雪看見沈恪這副手忙腳亂的模樣,忍不住櫻唇邊綻放出一抹輕笑.

然後輕輕點頭,以優雅的姿態,小口的品嘗著煲仔飯,最後被沈恪搶著付錢,然後兩人並肩返回學校.

走進學校之後,沈恪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輕輕拍了拍額頭.

然後從口袋里摸出一枚用紅線串著的彌勒佛玉墜,遞到了周慕雪的面前.

"慕雪姐,這個送給你,保平安的,戴上它我保證你百病不生,青春常駐!"

"油嘴滑舌!"

周慕雪白了沈恪一眼,卻並未拒絕,而是伸出雪白小手,接過了沈恪遞來的玉墜.

然後仔細打量了兩眼,皺眉道:"沈恪,這枚玉墜不便宜吧?"

"反正不貴,慕雪姐,我真沒騙你,戴著它絕對有運氣!"

沈恪沒想到周慕雪眼力這麼好,居然能夠看出玉墜的價值,連忙搪塞了一句,轉移話題.

"小神棍!"

周慕雪微微低頭,嘴角邊泛起一抹輕笑,不過等她再抬起螓首的時候,笑容卻已經斂去.

她將玉墜握緊,淡淡的道:"就算你送我禮物也沒用,下次再敢逃課,我一樣不會手下留情,還有,以後別給我這麼貴重的禮物了,這枚玉墜,我先幫你保管著,免得你弄丟了!"

"慕雪姐,你得戴在脖子上,否則沒效果的!"

沈恪看見周慕雪將玉墜放進口袋,連忙低聲勸了一句,但他又不能夠將話說得太白.

總不能對周慕雪說,這枚玉墜由我銘刻了符篆,有著種種神妙的效力,你要隨身攜帶.

要是真敢這麼說,周慕雪肯定會以為他是不是秀逗了.

"知道了!"

周慕雪輕輕揚手,指著教學樓的方向,輕哼道:"還不去上自習?我馬上就來點名!"

沈恪無奈的白了周慕雪一眼,點頭道:"我這就去,慕雪姐,玉墜你一定要隨身戴著啊!"

說完,他就對周慕雪揮了揮手,然後轉身朝教學樓走去.

至于周慕雪會不會戴上這枚玉墜,他也實在沒把握,看來只能夠等以後有合適的機會,再重提玉墜的事情了.

"白癡!"

周慕雪站在原地,等到沈恪的身影消失在視線里之後,她這才輕啐一聲.

然後伸手將放在口袋里的玉墜取出,放在手心里仔細端詳起來,俏目中泛起猶豫之色.

最後大概是想到了沈恪臨走事的殷切叮囑,她微微搖頭.

然後櫻唇邊綻放出一抹溫柔的笑意,然後輕輕點頭,伸手將玉墜系到了脖子上,接著將玉墜塞進了粉色T恤里,然後伸手隔著T恤輕輕拍了兩下,長出了一口氣.

沈恪坐進教室之後沒多久,周慕雪也跟著過來點名,他仔細的打量了周慕雪兩眼,發現她的神態沒什麼變化,也不知道究竟有沒有聽自己的話,將那枚玉墜戴上?

周慕雪將點名簿放在講台上,然後視線從學生們的身上掃過.

輪到沈恪時,卻是微微停頓了霎那,想起自己脖子上戴著的玉墜,不知為何,她居然有些不敢與沈恪對視,俏臉更是微微泛紅.

發現沈恪的目光朝自己打量過來時,就連忙移開了視線.

沈恪並沒有發現周慕雪的異狀,等到周慕雪點完名出去之後,坐在旁邊的劉飛這才湊過來,低聲道:"老沈,別說我不夠朋友,機會我可是幫你都找到了,你可一定要把握住!"

"怎麼回事?"

沈恪詫異的看了眼一副神神叨叨模樣的劉飛,完全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劉飛低聲道:"曉雯明天要到咱們學校來,你知道為什麼嗎?"

"不知道,你女朋友過來,和我有什麼關系,我對你家楊曉雯可一點興趣都沒有!"

沈恪聽到劉飛的話,立刻就知道了他想說什麼,心中暗暗一笑,連忙裝傻.

"你敢對我家曉雯有興趣?信不信我廢了你!"

劉飛白了沈恪一眼,接著道:"別鬧了,我和你說正事呢!官晶不是加入了江城師大的武術社嗎?明天他們武術社要到咱們學校來,和我們江大的武術社切磋,官晶也會來,這麼好的機會,你可一定要把握,兄弟我要不是已經有了曉雯,面對官晶這樣的美女,肯定會動心啊!"

"哦!原來你說的是這件事情啊!我知道了!"

沈恪笑著點頭,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劉飛還感覺自己已經將天大的利好告訴了沈恪,但是看見沈恪這副云淡風輕的樣子,頓時愣住.

過了片刻他才回過神,低聲道:"我擦!你是怎麼知道的?"

沈恪淡淡的道:"剛才官晶給我打電話了,問我明天有沒有時間,要不要去幫她加油助威!"

"然後呢?"

劉飛是真想撮合沈恪和官晶,因為他感覺沈恪和官晶走在一起時,看起來實在太 般配了.

"你說像我這樣的練武之人,看見這種武術社之間的切磋比武,怎麼能夠錯過呢?所以我肯定答應了!"

沈恪擺出一堆理由,話還沒說完,就被劉飛一巴掌狠狠拍到了後背上.

劉飛一邊揉著手掌,一邊恨恨的道:"讓你裝,你小子太不夠朋友了,我好心好意的給你通風報信,你居然還耍我,不管了,明天武術社的切磋結束,你得請客吃飯,正好曉雯明天也要來,我們要狠狠宰你一頓!"

"沒問題!"

沈恪笑著點頭,對劉飛比了個OK的手勢.

……

江城大學附近的一座小區里,賴忠才正盤膝坐在用黑色窗簾徹底隔絕任何光線的房間里.

之前吊梢眼李威弄到了沈恪的資料,他就已經開始准備出手對付沈恪,所以特地讓李威在靠近江城大學的地方租了間房子.

一來好監視沈恪,二來,也方便出手.

咚!咚!

李威輕輕在房門上敲了兩下,然後推門進來,垂手站立在門口.

借著客廳里的燈光,看著盤膝坐在房間中央地面上的賴忠才,恭敬的道:"上師,我今天特地去那小子住的宿舍樓附近盯梢了,發現資料上寫得的確沒錯,咱們是不是可以對他下手了!"

"很好,這小子居然敢和我作對,明天就是他的死期!"

賴忠才桀桀的低笑了一聲,然後沉聲道:"明天下午,我會親自出手,你給我盯緊他,隨時通報他的位置,我要讓他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上師出手,那小子肯定難逃一死!"李威嘿嘿一笑,低聲道:"上師,你究竟准備怎麼炮制那小子?我明天絕對盯死那小子,到時候就等著上師你出手,那小子明天絕對要做個糊塗鬼了!"

賴忠才淡淡的看了眼李威,沉聲道:"不該你問的,就不要問,只要你老老實實的聽話,忠心耿耿的幫我辦事,我自然會傳授你秘法,我這人最是公平,絕不會讓老實人吃虧!"

"明白,我一定會做好份內的事情!"

李威聽到賴忠才這番話,頓時感覺身上冷汗在不停的往外湧,連忙點頭對賴忠才表忠心.

"等我明天將這小子干掉,再去拿他搶走的法器,有了那件法器,我就如虎添翼,到時候看看誰還能是我的對手!"

賴忠才放聲狂笑,雖然尚未出手對付沈恪,卻已經開始暢想得到驚雷劍之後自己究竟會有多強.

李威連忙奉承了賴忠才幾句,接著離開房間.

轉身後,他趕緊將房門帶上,他哪怕只是站在房門口,都會感覺仿到自己背後佛有毒蟲在爬似的,雖然看起來賴忠才現在住的房間里似乎很乾淨,但李威知道,這個房間里絕對藏著數以百計的蠱蟲.

……

沈恪第二天上完課之後,剛剛走出教學樓,就接到了官晶的電話.

旁邊的劉飛瞟了一眼,看見來電顯示上的官晶兩字,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對他揮揮手,將他拋下,直接朝宿舍走去.

"官大美女,怎麼現在有時間給我打電話,你們江城師大的武術社,現在不應該要積極備戰嗎?"

沈恪對還在回頭用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自己的劉飛豎了個中指,然後接通電話,笑著調侃了官晶一句.

"我當然是逃掉了,身為美女,這點特權還是有的,我只用下午比賽之前去體育館和他們彙合就好了,所以現在我已經到了你們江城大學,聽說你們這里的墮落街有很多美食,你難道不盡盡地主之誼,請我嘗嘗嗎?"

官晶輕笑一聲,落落大方的讓沈恪陪自己去墮落街走一遭.

換做是別的女生,說出這種讓男生請客的話,多少恐怕都會讓人感覺有些難以接受,但是官晶卻有種奇異的魅力,絲毫不會讓人感覺她是在故意占便宜.

雖然她是江南水鄉的溫柔女孩,但是卻有北方女孩的爽朗氣質,所以沈恪和她走在一起的時候,感覺也很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