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災難性的廚藝


聽見叫聲,沈恪連忙起身,轉頭朝廚房里看去.

只見廚房里一片狼藉,林薇正灰頭土臉的站在一邊.

她手里還拎著鍋蓋,一條半邊被烤焦,另外一條活蹦亂跳的海魚摔在地上,灶台上油鹽醬醋灑了一地,簡直像是剛剛發生了世界大戰.

"林薇姐,這是怎麼回事?"

沈恪愣了下,指著地上的魚,詫異的看向林薇.

之前看林薇洗菜,切菜似乎都井井有條,一看就有廚藝高超的范,怎麼突然間畫風就變成了這樣?

"我准備煎魚,誰知道就變成了這樣?"

林薇俏臉微紅,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眼沈恪.

"以前我都是幫張嬸打打下手,看她做菜,覺得這些都挺簡單的,沒想到自己做菜居然這麼難!"

沈恪苦笑著拍了拍額頭,然後走進廚房,一邊收拾殘局,一邊低聲道:"林薇姐,你先出去吧!這里我來收拾!"

林薇解下圍裙遞給沈恪,然後走出廚房.

她羞澀的看了眼正拎起地上那條可憐的海魚,將它扔進垃圾桶的沈恪,低聲道:"要不,我們還是出去吃吧?"

"算了,我來做吧!你在客廳里等著就行了!"

沈恪輕輕搖頭.

他可懶得再出去,還不如自己動手.

雖然被林薇浪費了一條魚,不過廚房里的食材還有許多,可見林薇准備今天這頓飯的時候,也是花了許多心思的,只可惜差點被她搞砸.

沈恪從小和爺爺住在一起,許多時候都要自己做飯,久而久之,倒也練出了一手好廚藝.

雖然比不上方以晴那種酒樓大廚的水平,但是做幾個家常菜卻完全沒問題.

林薇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胡亂的按動著遙控器換節目,不時回頭看向身後在廚房里忙碌的沈恪,嘴角邊總會泛起不經意的笑容.

不過在沈恪朝她這邊看過來的時候,她就會飛快的斂起笑意,轉頭看著電視里那些無聊的節目.

"林薇姐,好了,吃飯吧!"

沈恪將飯菜從廚房里端出,然後對坐在沙發上發呆的林薇喊了一聲.

林薇瞬間驚醒,手忙腳亂的將電視關上.

她起身看著桌上那幾道熱氣騰騰的飯菜,不知為何,第一次感覺到家里多出了幾分人間煙火的溫馨氣息.

"紅燒排骨,玉米蝦仁,蠔油生菜和番茄紫菜蛋湯,我會做的就這些了,林薇姐你來嘗嘗我的手藝!"

沈恪招呼林薇坐下,然後解下圍裙,幫她添了碗米飯,示意她嘗嘗自己做的菜,看看味道怎麼樣?

"不錯,但是比張嬸做的差遠了!"

林薇嘗了一塊紅燒排骨,然後淡淡的看了眼沈恪.


話雖如此,但是手里的筷子卻沒停過,似乎沈恪做的這些菜都十分合她的胃口,居然讓她破天荒的吃了兩碗飯,與沈恪一起,來了個光盤行動.

沈恪聽到林薇的評價,心里暗暗偷笑.

能夠在林家當廚娘的人,手藝豈是他能夠比的,再說林薇的性格他也清楚,能夠得到這評價,說實話,已經讓他有種意外的感覺.

林薇給沈恪泡了一杯普洱之後,不容分辨將他按在了沙發上,然後主動收拾殘局,清洗餐具.

沈恪看著林薇婀娜的背影,心里湧起溫馨的感覺.

或許,這就是家的味道.

沈恪等到林薇忙完之後,這才和她道別.

路上,他想著明天要回家,也得給家人准備些小禮物.

沈云峰和沈言自然都是玉墜,周美云他則打算送一枚戒指,所以等會還去金店,讓人幫忙將戒面鑲嵌上到戒指上去.

等到沈恪離開之後,林薇走進臥室,從首飾盒里取出了那枚之前沈恪送她的彌勒佛玉墜.

然後她輕輕著鮮紅的櫻唇,猶豫片刻之後,俏臉上突然泛起兩抹紅云,接著將自己脖子里掛著的項鏈取下,然後掛上了這尊不管是品相,還是雕工都遠遠遜色的彌勒佛.

她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玉墜,將它塞進了領口,然後深吸了一口氣.

看著穿衣鏡里臉色暈紅,羞不自勝的自己,嚶嚀一聲,仿佛在撒嬌似的,轉身撲到了床上,拿起枕頭蓋住了自己.

……

沈恪回家之後,繼續煉制玉符,等到夕陽將要落山時,這才帶上兩枚剛剛煉制成功的戒面,准備出去找家金店鑲嵌,順帶再解決晚飯的問題.

江城大學附近最好的金店,就是新亞珠寶.

沈恪走進這家裝修得金碧輝煌的金店時,哪怕已經是黃昏時分,店里依舊有許多客人正在挑選各種金飾和珠寶.

可能是因為沈恪看起來太年輕的緣故,他在店里轉了一圈,都沒有人主動過來招呼.

最後還是一個掛著實習標牌,留著清爽短發的娃娃臉美女銷售主動過來.

"先生,你是不是想買金飾送給朋友,我可以幫你介紹一款物美價廉的金飾,包您滿意!"

"你們這里能夠幫我鑲嵌戒面嗎?"

沈恪笑著開口,然後將那兩枚戒面從口袋里取出,托在手心里.

"就是這兩枚玉戒面,我想鑲嵌在戒托上!"

娃娃臉美女的眼中浮現出一抹失落之色,在她看來,這兩枚小小的玉戒面,看著似乎也不值錢,搞不好眼前這個學生就是想買個銀戒托來鑲嵌,算上加工費都賺不了多少.

不過客人是她接待的,所以要盡心盡力,哪怕沈恪似乎沒什麼錢,但她還是微笑道:"可以,你想選擇什麼樣的戒托,我們店里有幾款925的純銀戒指不錯,很適合做戒托,你要不要看看?"

她一邊說,一邊准備帶著沈恪去最角落里那個孤零零的裝著銀飾的櫃台,看看那邊的銀戒指.

"不用,一枚用黃金,一枚用鉑金吧!"

沈恪笑著搖頭,對這個娃娃臉美女倒是有幾分好感.


最起碼她沒有因為自己只是鑲嵌戒托就不耐煩,還貼心的幫他省錢,這種態度,值得嘉獎,所以沈恪准備等會選最好的戒指,讓她也能夠多拿點提成.

啊!

娃娃臉美女愣了下,沒想到沈恪居然嫌棄銀戒指,然後她臉色微微泛紅,連忙帶著沈恪去挑選和心意的戒指.

黃金戒托這枚,沈恪是准備送給周美云的,所以要顯得大氣一點,最後選了枚8克多的戒指.

剩下那枚玉戒面,他還沒想好送誰或者是賣給誰,所以選了枚簡單些的鉑金戒指.

選好之後他刷卡買單,讓娃娃臉美女拿去給店里的師傅鑲嵌戒面.

"讓鑲嵌的師傅小心一點,絕對不要弄壞了我的戒面!"

沈恪叮囑了娃娃臉美女一聲,戒面只要有哪怕一絲破損或者裂痕,里面的符篆就會失效.

娃娃臉美女笑著點頭:"我們店里的師傅做這行有幾十年了,不知道加工過多少首飾,絕對不會失手的!而且就算萬一弄壞了你的戒面,也會照價賠償,你盡管放心!"

說完之後,她就將戒指和玉戒面都送到了金店師傅的工作室里.

"老公,沒想到現在的年輕人居然也都玩起玉來了,不過那兩個玉戒面看起來可真小,雕工也不怎麼樣,真是難為他居然還沒黃金和鉑金戒指來鑲嵌,我看那兩枚戒面該不會是B貨吧?"

沈恪旁邊過來一個濃妝豔抹的年輕女子,她得意的瞟了眼沈恪,然後揚起手腕上的翡翠手鐲,高聲嘲諷起沈恪來.

面對著沈恪的那兩枚玉戒面,優越感十足.

被她親熱的挽住胳膊的中年男子,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不過頭頂上已經出現了一片地中海.

他看了眼沈恪,點頭笑道:"現在的窮學生那里有什麼錢買玉,肯定是假的了,今天你看中了什麼,我都給你買!"

他伸手將豔妝美女緊緊摟在懷里,得意的看了眼沈恪,臉上的皺紋都笑開了花.

仿佛在對沈恪示威,告訴他這種美女只配有錢人擁有,窮屌絲就不要妄想了.

沈恪白了他們一眼,然後轉過頭去,懶得和他們計較.

"親愛的,我要這枚玉鐲,它看起來和我的皮膚好襯!"

豔妝美女一副港台腔,指著一枚標價二十萬的玉鐲,正在對那個地中海撒嬌,聽得沈恪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旁邊幾個客人也都站得遠遠的,似乎都受不了他們.

"買,就是它了,只要你喜歡,多少錢都不是問題!"

地中海闊氣的揮了揮手,喊過來一個銷售.

仿佛擔心別人聽不到他的聲音似的,高聲道:"這枚玉鐲怎麼賣的?打幾折,你給我個實價,我就買了!"

"這枚玉鐲是上等的和田玉,原價二十萬,打七折,現在只要十四萬,這已經很優惠了!"

銷售顧問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給了他們一個七折.

地中海滿意的點了點頭,高聲道:"十四萬就十四萬,就是它了!"

說完之後,他又在豔妝美女的臉上親了一口,得意的道:"小心肝,我對你怎麼樣?現在你滿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