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陰煞聚靈


林薇微微轉頭,看著沈恪臉上那自信的神色,俏目中泛起一抹欣賞之意.

他們兩人說話間,車子已經開進了東湖別墅,然後在車庫旁邊停下.

"要不要去車庫里看看?"

林薇下車之後,回頭看了眼沈恪,嘴角邊泛起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

"算了,我們還是先辦正事吧!"

沈恪搖了搖頭,雖然他也很想看看林薇的車庫里都有什麼豪車,不過現在他連駕照都沒有,就算看到合心意的車,也只能流口水罷了.

林家的東湖別墅早已經清空,除了每周會有鍾點工來打掃清潔之外,平常根本沒人住在這里.

林老爺子書房里的陰煞之氣一日不除,這里對林家眾人來說,就是禁地.

沈恪與林薇走進別墅之後,立刻就感覺到里面的溫度,似乎比外面還要低上好幾度,簡直有種進了冰窟的感覺.

林薇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然後低聲道:"沈恪,九龍鎖魂陣不是被你破解了嗎?為什麼這里反而越來越冷?"

"陰煞之氣猶如磁石,而且你們家的別墅又在東湖之濱,水屬陰,會將附近的陰煞之氣都吸引過來,若是不去理會,再過兩年,這里凝聚的陰煞之氣越來越濃郁,就會出現種種怪異的現象,那就成了鬼宅!"

沈恪邁步上樓,回頭對林薇輕笑.

"等我將這些陰煞之氣消弭,化解之後,就不會出現這種事情了,到時候你們也能夠搬回來住,否則這麼大的別墅放著不住,實在是浪費!"

"到時候能不能請你出手,布置風水陣法,讓我爺爺住在這里能夠延年益壽?"

林薇現在對沈恪的本事可說是信心十足,風水師的種種神奇手段她都聽說,所以才會提出這個請求.

沈恪站在書房門前,輕輕搖頭,微笑道:"東湖這邊原本就風光宜人,最適合修養,而且這棟別墅的風水不錯,只是被人為破壞了而已,等我將陰煞之氣徹底化解,這里依舊是養老的好地方!"

他一邊說,一邊伸手朝書房的門把上按去.

咦!

手指碰觸到書房門把的瞬間,沈恪突然皺起眉頭.

書房門把簡直如同冰塊,入手冰涼,絲絲寒氣湧進他的體內,似乎要將他的血液都凍得凝固.

這里的陰煞之氣之渾厚,赫然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怎麼了?"

看見沈恪突然停頓,林薇不由詫異的朝著他看了過來.

"沒什麼,事情可能有點超出了我的想象之外!"

沈恪搖了搖頭,示意林薇安心.

山川草木皆有靈性,林家別墅里的陰煞之氣若是濃郁到一點程度,誕生陰靈也很正常.

而且東湖邊原本就陰氣濃郁,這里的陰煞之氣就如同漩渦,會將附近的陰氣源源不斷的吸引過來.

林薇看見沈恪眉頭微微皺起,不由關切的問道:"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如果不行,那就算了吧!大不了這坐別墅不住了!"

沈恪滿臉黑線的回頭看了眼林薇.

有錢人就是不一樣,這棟別墅少說也要上千萬,居然說不要就不要,實在是豪氣.


"沒事,你站在外面等我,記得不管書房里發生什麼事情,都別進來,我能夠應付,相信我!"

沈恪輕聲對林薇叮囑.

書房里的陰煞之氣超出他預料之外的濃郁,林薇若是闖進去,一個不好,就會被陰煞之氣侵襲,輕則黴運纏身,重則大病一場,甚至可能會留下隱疾.

他將驚雷劍從背包里取出,緊緊握在手里,然後伸手推門.

"嗯!注意安全!"

林薇俏臉上露出少有的溫柔之色,對沈恪輕點螓首,然後站到旁邊,看著他將書房門輕輕推開.

呼!

厚實的木門被推開的瞬間,一股寒風呼嘯著從門縫里席卷而出.

林薇哪怕是站在旁邊,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只感覺遍體生寒,仿佛要被凍僵.

錚!

劍鞘中的驚雷劍爆出一聲龍吟.

那些朝著沈恪撲來的陰寒煞氣,立刻如同撞上了礁石般,朝著左右兩邊分開,呼嘯著在別墅的走廊里消失,尖嘯聲久久不散,一直回蕩.

林薇目瞪口呆的看著沈恪手里的短劍.

她聽說劍若有靈,可以護住,沈恪這柄短劍,難道是傳說中那些有靈性的名劍不成?

沈恪感應到林薇詫異的目光,對她微微一笑.

接著,他邁步走進了書房里,揮手將房門合上,隔斷了林薇關切的視線.

走進書房之後,陰煞之氣更甚,一團團有如實質般的黑色陰煞之氣,如同漩渦般在書房里不斷的盤旋.

今天豔陽高照,雖然書房里拉著窗簾,但是按道理說,也應該光線明亮.

但此刻,這間書房卻是陰暗深沉,就仿佛有什麼東西將陽光給隔斷了似的,昏暗得如同深夜.

轟隆隆!

書房里那一團團漩渦般的陰煞之氣隨著沈恪的進入而劇烈的擾動,旋轉起來,最後融合到一起,猶如黑色的海浪般朝著他撲來.

"滾回去!"

沈恪冷哼一聲,手上多出一張鎮四方凶祟符,然後輕輕朝著這道黑色浪潮拍去.

符篆在他的指尖上燃燒,瞬間化成了一抹金芒,轟在了這團陰煞之氣上面.

砰!

書房里傳來一聲雷鳴般的包廂,然後一聲聲淒厲的慘嚎,不斷在房間里回蕩.

似乎陰煞之氣有靈,感受到了鎮四方凶祟符轟擊時的劇痛.

"沈恪,你沒事吧?"

林薇站在外面,感覺身後牆壁都猛然顫抖了一下,然後書房里就傳出那種讓人心悸的慘嚎.

她忍不住高聲對沈恪問了一句,暗暗為他擔心.

"沒事,不用擔心!"


沈恪看了眼前方那團凝聚在一起,縮在角落里,正在與他對峙的黑色煞氣,示意林薇不用擔心自己,只要在外面等著就好.

林薇長出了一口氣.

雖然她對沈恪信心十足,不過剛才書房里的動靜實在太大,加上關心則亂,所以她才會有些亂了方寸,開口打擾沈恪.

沈恪揚手又掏出三張鎮四方凶祟符,然後沉聲道:"還不顯形?"

那團黑色的陰煞之氣剛才挨了一張符篆轟擊,顏色已經淡薄許多,它似乎真的已經有了靈性.

在沈恪拿出三張符篆之後,煞氣旋轉得更為猛烈,似乎對這些符篆極為忌憚.

黑色霧氣不斷的翻湧,片刻之後,赫然在書房角落里凝聚成一個披散著長發的女人.

不過陰煞之氣尚未完全凝聚成形,這個女人臉上是一團黑色霧氣,沒有幻化出五官,即使如此,在短短時間之內,陰煞之氣就能夠凝聚出靈性,可見當初這里凝聚的煞氣有多麼恐怖.

"你應該已經有了些許靈性,知道我隨時都能夠毀滅你,你若是願意與我結下契約,以後聽從我的吩咐,我可以饒你,並且找東西讓你寄居,讓你離開這里!"

沈恪握緊符篆,開口勸說牆角里由黑色霧氣凝聚出的女人.

這種陰煞之靈若能夠導之向善,能夠成為他的得力幫手,如果任由它繼續凝聚陰煞之氣,則遲早會成為禍害.

黑霧凝聚出的女人猛然抬頭,張牙舞爪的對沈恪發出嘶吼,她臉上的黑色霧氣不斷旋轉,如同一具骷髏,猙獰至極,對沈恪敵視到極點.

"既然如此,那就讓我超度你還好了!"

沈恪也不多說,機會他已經給過,既然這陰煞之靈不珍惜,那就罷了.

話音未落,沈恪手中的三張鎮四方凶祟符齊齊燃燒起來,凝聚成一團金色火焰,轟向了陰煞之靈,依附在它的身軀上熊熊燃燒.

陰煞之靈發出淒厲的慘嚎,不斷在書房里翻滾,似乎想要找地方逃出去.

不過沈恪已經站在了窗戶與房門的中間,不管陰煞之靈從那邊走,都要從他身邊沖過才行.

林薇聽到書房里不斷傳來尖銳的慘嚎,和東西碰撞在牆壁上的聲音,俏臉上浮現出焦急之色.

她往書房門口走了兩步,有心想要開門看看沈恪在里面到底有沒有事.

最後想到沈恪的叮囑,她還是停了下來,只是雙手緊緊握在一起,放在胸前,在心里默默為沈恪祈禱.

雖然陰煞之靈不斷在書房里翻滾,撞擊著牆壁,但是牆壁上的掛畫和裝飾,卻都紋絲不動.

那些金色的火焰,也只在陰煞之靈的身上燃燒,並未將房間點燃.

隨著金色火焰逐漸黯淡,陰煞之靈的身軀逐漸變得淡薄.

最後它似乎已經無法化形,重新變回黑色霧氣,發瘋一般朝著窗戶沖去,想要逃出別墅.

"想走?別做夢了!"

沈恪冷哼一聲.

別看這團陰煞之氣已經被削弱到極限,但若是被它逃走,有東湖的陰氣補充,要不了多久,就會恢複如初,甚至變得更難消滅,所以沈恪今天絕不會讓它逃走.

眼看著陰煞之氣就要從他身邊掠過,沈恪這才不慌不忙的抽出驚雷劍,催動這件法器.

轟隆隆!

金色雷霆由劍刃上湧出,化成電網瞬間將陰煞之氣完全籠罩.

最後在陰煞之氣淒厲的慘嚎聲中,將它徹底煉化,湮滅無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