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劍影煞
g,更新快,無彈窗,!

聽到劉飛的話,沈恪連忙搖頭,拎起背包,低聲道:"快上自習了,走吧!我要是喜歡誰,肯定會主動去追的,就不勞你操心了!"

"做兄弟的這不是看你孤孤單單的,替你著急嗎?"

劉飛連忙跟上沈恪,反手鎖門,低聲道:"老實說,你今天是不是又去約會了?"

"你怎麼知道的?"

沈恪想到剛才李宏說周慕雪是自己女朋友時,美女輔導員雪白小臉上泛起暈紅的可愛模樣,心中也是一暖.

劉飛嘿嘿一笑:"廢話不是,你一個人怎麼可能跑去商場買那麼多衣服,肯定是和女生約會!"

"白癡!你每次和楊曉雯約會逛街,她會給你買一堆衣服嗎?只有親媽才會這樣好不好!"

沈恪心中暗暗給周慕雪道歉,為了糊弄好奇心旺盛的劉飛,只能夠這麼說了.

"說得也是!"

劉飛轉念一想,還真如沈恪所說,男女朋友約會,買的一堆衣服肯定都是女生的.

說著,他倆已經進了教室.

沒多久,周慕雪俏麗的身影也出現在教室門口.

短短半個多小時,周慕雪已經換了套衣服,現在穿的是牛仔褲和T恤,然後披著一件粉色的小西裝,顯得俏皮可愛.

隨著周慕雪出現,自習室立刻就變得安靜起來.

她拿著點名簿站到講台上,然後視線從教室里掃過,落在沈恪身上時,卻微微停頓了那麼一下下.

想起那些混混說自己是沈恪女朋友時的情形,頓時感覺臉頰微微有些發燙.

她伸手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臉,然後朝著沈恪瞪了一眼,將心中那股莫名的感覺壓抑下來,開始點名.

沈恪正在心里琢磨著究竟應該用那些玉石煉制什麼樣的符篆,根本就沒注意到周慕雪的目光.

……

接下來兩天里,波瀾不驚.

沈恪每天除了上課之外,就是回到湖景苑去修煉,同時也練習繪制符篆的手法.

用玉石制作符篆可容不得浪費,失敗一次,就意味著幾萬塊錢扔進了水里,所以一定要提高成功率.

等到羅自厚給沈恪打來電話,告訴他吊墜和戒面都已經雕刻完畢,隨時能夠去取的時候,沈恪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

下課之後,就打的前往民俗街.

羅自厚的玉器店完全沒有往日的冷清,人氣增長了許多.

看見沈恪到來,羅自厚立刻將他迎進了貴賓室,然後殷勤的招呼他坐下.

"沈兄弟,你的本事真是沒話說,這幾天我店里的生意和以前比強多了,你真是厲害!"

羅自厚從保險櫃里取出一個錦盒,遞到沈恪的面前,對他豎起大拇指.

"東西都在這里面了,沈兄弟你看滿不滿意,要是不滿意,我再想辦法給你弄兩塊極品的玉胚過來!"

沈恪將錦盒打開,里面放著八枚吊墜和十二個戒面.

玉石在燈光下,蕩漾著瑩潤的光芒,不管是雕工還是研磨,都相當完美,他非常滿意.

"沈兄弟,你還滿意吧?"

羅自厚看見沈恪輕輕點頭,連忙笑著道:"上次你說我這店子的風水還有點問題,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能不能和我說說?"

沈恪將錦盒放進背包里,看見羅自厚臉上帶著討好的笑容,點頭道:"羅老板,你當時選店址的時候,被人坑了!"

"啊!這,這是怎麼回事?"

羅自厚愣了一下.

他不解的道:"我是在民俗街招商快結束的時候才來的,好的店鋪不多,所以就找了一位大師幫我看看剩下的店鋪那個最好,他就選了這里,還花了我五萬塊呢!"

看著羅自厚一臉不信的樣子,沈恪輕輕搖頭:"你店子里的財位,也是那位大師選的吧?結果怎麼樣呢?"

"這,這倒也是!"

羅自厚的圓臉上泛起了一層冷汗.

現在想想,還真如沈恪所說.

選了這家店鋪,生意就一直冷淡,換了個財位鎮壓,店里的生意立刻就有好轉.

要是沈恪能幫他解決風水上的問題,不說大賺,最起碼能夠將前期投進來的錢賺回來.

"沈兄弟,不如你幫我看看風水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吧!只要能夠解決,錢好說!"

羅自厚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沈恪,唯恐沈恪不幫忙,態度簡直是誠惶誠恐.

沈恪輕輕點頭,微笑道:"幫你自然沒問題,錢也算了,只要你以後幫我多弄幾塊好玉就行!"

羅自厚立刻就拍著胸口,高聲道:"沈兄弟你放心,別的我老羅不敢說,但是幫你找些極品的玉胚,這是絕對沒問題的!"

"走吧!咱們到外面去,我和你說說這里的風水問題!"

沈恪起身走出貴賓室.

羅自厚也連忙跟了上來.

沈恪走出玉器店,指著對面街口,笑著道:"按道理來說,這里的位置應該不錯,你看它正在丁字路口的中央,三方客流彙聚,生意應該很好才對!"

"沒錯,陳半仙當時就是這麼說的,他說這里是三元開泰的格局,日進斗金都不成問題!"

羅自厚連忙點頭.

當時陳半仙說得是天花亂墜,他到現在都還記得.

"那位大師對于風水的見解只是一知半解而已,你順著這個借口往前看,那邊是什麼?"

沈恪搖頭輕笑,指著對面接口,示意羅自厚的目光要放長遠一點.

羅自厚朝著遠處看去,但卻什麼都看不出來.

于是低聲道:"沈兄弟,你就和我明說吧!我這人根本不懂風水,你讓我看來看去,我也看不出什麼名堂啊!"

"前面的鍾樓,正對著你的店子,現在太陽在東面,到了下午的時候,鍾樓的影子就像劍一樣劈過來."

"你仔細想想,是不是每天上午生意還馬馬虎虎,到了下午,就完全不行了,撞到這種劍影煞,你這玉器店的生意能好,那才是出了邪!"

沈恪指著前面那座仿古的鍾樓,將其中原委說出.

"沈兄弟,聽你這麼一說,還真是!"

羅自厚伸手在腦門上輕輕拍了下,立刻恍然大悟.

沈恪笑著道:"你再想想,是不是每天下午坐在店里,都感覺心煩氣悶,這段時間是不是晚上連睡眠都不好了?"

"沒錯,就是這樣,我還以為是因為生意不好,有些上火呢!難道也和這個鍾樓有關系?"

羅自厚連連點頭,沈恪的話簡直都說到他的心坎里去了.

"鍾樓的影子像劍一樣,你坐在店里,整天被無形的劍給指著,精神怎麼能好,客人進來,也會感覺壓抑,自然不會停留!"

沈恪對羅自厚解釋這其中的奧妙,聽得他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隨便選個店址,居然都有這麼多講究.

"沈兄弟,那現在該怎麼辦,我也沒辦法炸了那座鍾樓啊!而且這邊簽了十年的合同,裝修,進貨也花了不少錢,難道要轉租出去,但是誰都知道這里生意差,就算轉出去,恐怕都要虧不少錢呢!"

羅自厚醒悟過來之後,滿臉郁悶的看著沈恪,現在只希望沈恪有辦法幫他化解這個劍影煞.

"按道理說,其實只要修一堵照壁,就能夠擋住,但是顯然沒可能,所以剩下只有一種辦法了!"

沈恪指著門前的兩尊石獅子,淡淡的道.

"將這兩尊石獅子換成盤龍柱,然後做一個假的屋簷伸出來,讓盤龍柱撐起屋簷,記得右邊的龍頭朝外,左邊的龍頭朝內,這樣就能夠擋住劍影煞,而且還能夠讓你這家玉器店的生意更好!"

羅自厚滿臉詫異的看著沈恪.

一般來說,店鋪前面都用石獅子或者是麒麟,極少有用盤龍柱的,他完全不明白沈恪的用意是什麼?

"右邊龍頭吸納煞氣,左邊龍頭吐出財氣,你盡管按我說的做,絕不會錯!"

沈恪只是略微的對羅自厚解釋了兩句.

這其中的風水運轉太過複雜,就算說得再明白,恐怕羅自厚也還是會感覺在聽天書.

"沒問題,我就按沈兄弟你的話來辦!"

羅自厚也清楚這些東西自己完全不懂,沈恪說是什麼,那就是什麼.

原本他還想留沈恪吃午飯,不過沈恪下午還有課,所以婉拒了他的好意.

攔了輛的士,沈恪返回了學校,准備著手開始用這些玉石來煉制符篆.

……

另一邊,吊梢眼推開了房門,走進了賴忠才修煉的房間,然後對盤膝坐在蒲團上的賴忠才行禮問好.

他滿臉喜色,低聲道:"上師,那小子的底細,有眉目了!"

賴忠才緩緩睜開眼睛,皺眉道:"這麼快,我記得你平常辦事的速度可沒有這麼利索!"

吊梢眼臉上泛起尷尬之色,低聲道:"其實也是湊巧,之前老王那邊有個客人,老王出事之後,他輾轉幾次,找到了我,說是想我出手對付個人,然後把定金和資料拿過來,我一看,這不就是那個幫了方家的小子嗎?"

"好了,說說那小子是什麼來路吧!"

賴忠才輕輕點頭,房間里隱隱傳來蟲鳴的聲音,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