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旋風快打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恪對周慕雪溫柔的一笑,低聲道:"慕雪姐你就放心好了,這些家伙,我一只手都能夠應付!"

"真的,我看這家伙很不順眼,等會你給我狠狠的打!"

李宏這個色胚早就讓周慕雪不爽,她指著李宏,讓沈恪別留手.

沈恪頓時一頭冷汗.

身後的美女輔導員果然不愧是小辣椒,這脾氣實在是絕了,哪怕看起來再怎麼溫婉,到了關鍵時刻,都會暴露出本性.

"給我上,小心點別傷到了那邊的美女!"

李宏聽到沈恪的話之後,臉上泛起猙獰的笑容.

"小子,今天我不把你打得跪下來喊爺爺,就不姓李!"

那些將沈恪團團圍住,人高馬大的混混們紛紛將指節捏得噼里啪啦的響,然後朝著沈恪和周慕雪走了過來.

這些都是散打學校的學生,平常都在外面打群架,幾乎從沒輸過.

在他們看來,十幾個人對付沈恪實在是太看得起他了,哪怕他們都聽說過上次沈恪一人干倒了好幾個同學的事情,也都沒當一回事.

"這些都是旁邊散打學校的混混,一個人都可以打好幾個,完了,這小子今天肯定會被打很慘!"

"你說我們要不要報警啊!不過那個叫李宏的家伙,好像是學生會的人,聽說家里有財有勢,咱們還是別惹他了吧!"

"這家伙真倒黴,怎麼會得罪李宏這樣的富二代呢!不過他女朋友的確漂亮,聽說李宏開學到現在一個月都換了兩三個女朋友,十有八九是盯上那個美女了!"

……

旁邊圍觀的學生里有人認出了李宏的身份,都害怕被他報複,所以都沒人報警.

沈恪不等這些混混走過來,突然從周慕雪的身邊沖出,速度更是快到極點,在暮色中幾乎化成了一道幻影.

砰砰砰!

還沒等周慕雪反應過來,就看見那些沖向沈恪的混混仿佛被大象撞到了似的,紛紛拋飛出去,讓那些看熱鬧的人也都紛紛避讓起來.

片刻之後,原本還喧囂的街道上突然安靜下來,然後不斷的有痛苦的叫聲響起.

剛才那群氣勢洶洶的混混,此刻已經全都倒在了地上,一個個彎著腰,伸手捂著肚子或胸口,不斷的翻滾著,連站都站不起來.

至于旁邊看熱鬧的人,也全都愣住.

之前他們或許想過沈恪會劇烈的反抗,最後被這些混混壯烈的打倒.

但是誰也沒想過,沈恪居然就這麼輕輕松松的,就將十幾個學過散打混混全都打翻在地,似乎再來十幾個這樣的混混,都不夠他打的.

周慕雪更是愣在原地,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她的眼里,沈恪性格開朗,大大咧咧,看起來文文弱弱的,根本不像是打架的人,誰知道真動起手來,居然這麼厲害,三拳兩腳,就把這些混混全都干掉了.

李宏看著地上這十幾個仿佛是在大合唱一般,此起彼伏痛苦的叫著的混混,已經徹底傻眼.

上次帶的人少,所以被沈恪狠狠羞辱了一番.

這次正巧他帶著十幾個學散打的朋友,誰知道結果居然和上次沒什麼兩樣,最多也就是沈恪多花了半分鍾的時間而已.

沈恪回頭對周慕雪微微一笑,比了個OK 的手勢,然後緩緩走到李宏的面前.

他伸手在他的臉上輕輕拍了兩下,將還在失神的李宏喚醒.

李宏猛然驚醒,發現煞星一般的沈恪居然就站在自己面前,頓時打了個寒顫.

他只感覺雙腿發軟,忍不住就想往地上跪.

"記得我剛才和你說的話嗎?"

沈恪臉上泛起一抹笑意,對已經嚇得雙腿不住顫抖的李宏低聲問了一句.

直到此刻,李宏才想起那天在帝豪KTV面對沈恪事的恐懼.

原來,就算是找再多的人,都不是這沈恪的對手.

他在心中暗暗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來招惹這種煞星,實在是太能打了,恐怕散打學校里那幾個金牌教練,都打不過他.

"記,記得,沈恪,咱們都是同學對不對,你今天就放過我吧!我保證以後再也不來惹你!"

李宏臉色微微發白,舉手對沈恪發誓,這也是他現在心里真正的想法.

"記得就好!"

沈恪笑著點頭,突然右拳閃電般伸出,重重的抽在了李宏的小腹上.

李宏剛剛松了口氣,還沒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像是被汽車撞到了似的,騰云駕霧般朝著後面飛了出去.

他竟然被沈恪一拳抽飛了好幾米遠,最後才重重的摔在水泥地上.

旁邊看熱鬧的人都感覺牙齒有點發軟,似乎自己的骨頭都在泛疼.

周慕雪沒想到沈恪居然真的狠揍了李宏一拳.

她連忙走過來,扯著沈恪的衣角,低聲道:"沒事吧?你別他打出事情來,到時候就有點麻煩了!"

沈恪倒是沒注意周慕雪這句話里的語病,聽她的意思,似乎就算是真把李宏給打成什麼樣,那也只是有點麻煩的程度.

"慕雪姐你放心,我有分寸的話,這家伙沒事,就是硬傷,現在疼,等會就好了!"

沈恪微微一笑.

他自然不可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將李宏打個半死.

不過剛才那一拳他也施了暗手.

以後三個月的時間里,每到了這個時候,李宏全身上下的骨頭都會像斷掉一樣的疼,就算他去醫院檢查,也絕對查不出任何的病因,只能夠自己挨著,三個月時間一過就沒事了.

"那就好,以後你可不能這麼隨便出手打人,聽明白沒?"

周慕雪長出了一口氣.

她將放在旁邊椅子上的購物袋都拎起來,然後眉頭微微一皺,低聲道:"走吧!咱們換個地方吃晚飯!"

沈恪笑著接過了周慕雪手里的購物袋,看了眼躺在地上裝死的李宏,笑問道:"那這家伙呢?"

周慕雪白了他一眼,然後冷哼道:"自然是打得好!"

像這種害群之馬,居然還能夠混進學生會,看來明天要去好好問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李宏等到沈恪和周慕雪離開之後,這才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

他用怨毒的目光看著沈恪他們離去的方向.

剛才那一下,他都以為自己的骨頭被摔碎了,到現在菜緩過勁來,感覺也沒那麼疼.

"李少,你沒事吧?"

幾個散打學校的混混也扶著腰爬起來,湊到李宏的身邊,七手八腳的將他攙扶住.

"你們學校的教練,出手一次多少錢?能不能幫我找一個?"

李宏咬了咬牙,對身邊這幾個混混問了起來.

他雖然之前下定決心不再招惹沈恪,但始終咽不下這口氣,想著找散打學校的教練出手,這下總可以狠狠教訓沈恪一頓了吧?

"我們金教練得過全國散打比賽的殿軍,一個人打我們十幾個都沒問題,回頭我問問他願不願意幫忙,李少你這麼豪爽,我看金教練肯定願意出手!"

那幾個混混連忙獻計.

李宏平日里出手大方,這樣的金主可難找,一定要伺候好.

李宏齜牙咧嘴的扶著腰,低聲道:"你們快點去問,錢不是問題,只要能夠讓我出口惡氣,怎麼樣都行!"

那幾個混混對視了一眼,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雖然白挨了一頓打,不過有了李宏這句話,又可以從他這里坑走不少錢了.

……

沈恪和周慕雪並沒有走遠,隨便在附近找了家面館應付了一頓,然後他將周慕雪送到了學校門口,就和她揮手道別.

"沈恪,記得今天要上晚自習!"

周慕雪接過沈恪分來的購物袋之後,提醒了他一句,然後才轉身走進校門.

她可不敢讓沈恪送自己到教室宿舍樓下面,否則要是讓別人看見,流言蜚語絕對會立刻傳開.

看著周慕雪婀娜的背影消失在校園里林蔭道的盡頭,沈恪這才轉身回宿舍.

他剛剛推開門走進宿舍,坐在椅子上,正拿著手機和楊曉雯聊天的劉飛就跳了起來.

他湊到沈恪面前,嘿嘿笑道:"老沈,有你的,老實交代吧!你昨天究竟做什麼了?"

沈恪將購物袋都扔到自己的床上,發現陳錚和張自立並不在宿舍,應該是提前去自習室了.

然後他看了眼劉飛,搖頭道:"昨天沒做什麼啊!你怎麼問這個?"

"你還裝,我都聽曉雯說了,昨天你不是和官晶官大美女約會了?"

劉飛一副我早就看穿你了的樣子,低聲追問:"你們兩個是怎麼約上的,要不是今天官晶不小心說漏了嘴,就連曉雯都不在當你們昨天居然去逛民俗街了?"

"沒錯,我昨天是和官晶一起吃的晚飯,不過只是湊巧遇到了而已,倒是你這小子,昨天是不是帶著楊曉雯出去快活了?"

沈恪輕輕點頭,大方的承認了和官晶一起吃飯這件事情,然後反問了劉飛一句.

劉飛看了眼沈恪床鋪上的那些購物袋,低聲道:"老沈啊!我知道你們昨天是湊巧遇到的,但這不正好說明你們有緣分嗎?人家官晶可是大美女,江城師大不知道多少人追呢?我看她似乎對你也有點意思,再讓曉雯幫著敲敲邊鼓,這事肯定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