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陰差陽錯的誤會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恪回到金口鎮的時候,還沒到中午.

沈穆知道他今天要回,大早就已經買好了排骨,燉上了香噴噴的排骨藕湯.

"小恪,你怎麼突然要用到那枚月華葉片了?"

沈穆端上來一碗排骨藕湯,放在沈恪的面前,然後坐在他的旁邊,笑著道:"月華葉片是你從後山采回的,你想怎麼用都可以,我只是有些好奇,你想說就說,不想說的話,爺爺也不會再多問!"

沈恪先吃了塊粉糯的藕,然後低聲道:"爺爺你記得上次我提到過的月老咒和九龍鎖魂陣嗎?這次又有人被類似的手法暗算了,我推測應該是同一人所為!"

沈穆聽完方家的遭遇之後,輕輕點頭,肅容道:"這種人仗著會術法就到處害人,的確應該找出來好好教訓一頓,其實國家也有管理這些人的機構,你既然已經涉足其中,將來總會遇到,要是有人為難你,就報我的名字,當年我還是有幾個朋友在幫著官面上的人做事的!"

"對了,我最近遇到了一件厲害的法器,爺爺你知道它的來曆嗎?"

沈恪想到那柄銀色木劍,干脆將它的特異只處對沈穆說出,看看見多識廣的沈穆有沒有聽說這件法器.

"蘊藏銳金之雷的銀色木劍,鋒利無比,我還真沒聽說過類似的法器,按照你所說,它應該是從地下挖出,想來也不知道被埋藏了多少年,可能是之前流傳下來的古物吧!"

沈穆冥神思索片刻之後,還是對沈恪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也從未聽說過這樣的寶物.

沈恪也不失望,點頭道:"那人為了這柄短劍,不惜讓別人家破人亡,可見對它是志在必得,我要是將它拿到手,躲在幕後的人,肯定會忍不住露面來找我,到時候就能夠知道他是何方神聖了!"

"那是自然,不過你也要小心,這種法器,絕不能落在那些心思歹毒的人手里!"

沈穆也點頭贊許,沈恪想得的確十分周到.

他看著沈恪狼吞虎咽般的,將海碗里的排骨藕湯吃了個底朝天,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一會後沈穆起身回到臥室,出來時,手上多了一個只有巴掌大小的木匣,里面放著沈恪要的月華葉片.

"這是我用檀木做的木匣,能夠保存月華靈氣七天,所以七天之內,一定要將它用掉,否則就浪費了!"

沈穆將木匣放在桌子,仔細對沈恪叮囑,免得他一時忘形,耽誤了正事.

沈恪笑著點頭,將木匣收進背包,然後就和沈穆揮手道別.

今晚還有自習,美女輔導員肯定會來點名,他可不想遲到,然後被周慕雪拉去辦公室訓話.

他倒不是怕周慕雪,而是自從上次在周慕雪的宿舍將她撲到,加上昨天又在公交車上牽了她的手之後,這兩天他都有點害怕見到美女輔導員了.

沈恪回家一趟,待了不到兩個小時,又返回了學校.

回到寢室,沈恪雙肩包都沒放下,劉飛就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道:"你回來得正好,我剛才還在傷腦筋一個人晚上吃什麼呢!走,咱們擼串去!"

"行,不過先讓我把包放下!"

沈恪笑著點頭,放下背包之後跟著劉飛一起往墮落街那邊走.

每次到了晚上的時候,墮落街上各色招牌閃爍著五彩光芒,燒烤攤子上繚繞的煙霧凝聚在長長的巷子上方,尚未走近,就能夠聞到一股人間煙火的味道.

劉飛隨意找了家生意不錯的燒烤攤子,拉著沈恪在小方桌前面坐下.

招呼老板點上烤串和啤酒後,劉飛轉頭對沈恪低聲道:"老沈,記得上次張自立和陳錚都鬧著要和我媳婦他們寢室搞聯誼這件事情嗎?"

"記得啊!不過你後來不待見他們兩個,這件事不就沒下文了嗎?"

沈恪給自己倒上一杯啤酒,笑著點頭.

"我當然不待見他們兩個家伙了,不過做我都有了女朋友,做兄弟的怎麼能夠看你孤苦伶仃呢!正好曉雯在寢室里有個閨蜜,還沒找到男朋友,這不就想到你了嗎?"

見沈恪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劉飛繼續道:"我敢保證,曉雯的閨蜜絕對是個大美女,你看了肯定不會失望,我已經約了他們明天晚上一起吃飯,就在必勝客,你可一定要給我這個面子!"

劉飛神秘兮兮的和沈恪撞了下杯子,然後得意的說出了這個消息.

沈恪搖頭苦笑,沒想到劉飛居然還真在琢磨著要幫自己找女朋友,不過既然他把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那明天就去見見好了,也當是多交個朋友.

至于楊曉雯的閨蜜漂不漂亮,美不美什麼的,他都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劉飛笑著在沈恪肩膀上拍了兩下,低聲道:"老沈,你可別不相信,曉雯那個閨蜜我請他們寢室的女生吃飯時見過一次,絕對漂亮,可不比咱們周老師差,你要是不相信,明天見到真人就知道了!"

聽到劉飛提起周慕雪,沈恪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還以為自己與周慕雪之間的小曖昧,都被劉飛察覺到了呢!

他不動聲色的看了眼劉飛,發現這小子純屬是真的拿周慕雪來和楊曉雯的那個美女閨蜜做對比,這才松了口氣.

兩人一頓酒喝完,也差不多到了要上晚自習的時間,他們也懶得回寢室拿書本去自習室裝模作樣,干脆就直接兩手空空的坐到了自習室里,等著周慕雪點名之後再想辦法開溜.

江城大學並沒有晚自習的鈴聲,周慕雪幾乎是掐著點走進教室.

她先目視了教室一圈,視線碰觸到沈恪時,就仿佛觸電了似的,極為不自然的扭頭朝一邊看去,害怕別人看出自己的異樣,簡直像是在掩耳盜鈴.

點名之後,周慕雪走出教室,接著突然回頭,伸手對沈恪這邊勾了勾,低聲道:"沈恪,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老沈,你又犯什麼事得罪周老師了?"劉飛看著沈恪起身,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低聲道:"有錯就認,周老師對你不錯,肯定不會罰你的!"

"去你的,我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呢!"

沈恪白了劉飛一眼,心里也暗暗納悶,覺得自己這段時間安分守己,也沒有遲到早退,絕對是標准的好學生.

周慕雪找自己究竟有什麼事呢?難道真是要算昨天在公交車上,貿然牽她手的這筆帳?

沈恪心中暗暗打鼓.

推開門之後,看見日光燈下的周慕雪臉色嚴肅,正在皺眉打量著自己,更是惴惴不安.

"沈恪,你知道我今天找你有什麼事嗎?"

周慕雪將手里的簽字筆重重拍在了辦公桌上,對沈恪一聲嬌咤.

"周老師,我錯了,昨天我不應該在公交車上未經你的允許就牽你的手,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沈恪嚇了一跳,心中正琢磨著是不是這件事情,一是口快就直接說了出來.

"什麼,你還想有下次?"

周慕雪臉色泛紅,朝著沈恪狠狠瞪了一眼.

沈恪連忙搖頭:"沒有,我絕對不是這個意思!"

周慕雪粉臉上的暈紅微微消散了少許,接著輕哼道:"你少給我嬉皮笑臉,我有正事問你!"

"原來不是為了昨天的事啊!"沈恪松了口氣,然後好奇的問道:"周老師,究竟是什麼事?"

"誰說不是昨天的事,你老實告訴我,昨天回來之後,你去了什麼地方?"

周慕雪滿臉嚴肅的看著沈恪,眼睛一眨不眨,似乎想看看他究竟會不會說實話.

沈恪愣了下,然後低聲道:"我昨天去了湖景苑!"

咦!

周慕雪原本還以為沈恪會遮遮掩掩,沒想到他居然就這麼承認了.

"你給我說實話,是不是去湖景苑和那個林小姐約會?你記不記得我之前說過,你現在還是學生,林小姐一看就是有錢人,你和她在一起現在固然能夠滿足物質方面的需求,但是這樣真的好嗎?作為你的輔導員,你要是不迷途知返的話,我就只能夠打電話通知家長,和他們好好聊聊了!"

周慕雪秀眉微微顰起,顯得特別生動.

似乎她自己都沒分辨出,她生氣是因為沈恪的不上進,還是因為別的?

沈恪哭笑不得的看著周慕雪,沒想到美女輔導員還真關心自己,居然現在還惦記著他是不是被林薇包養了這件事情.

難道他看起來就這麼像吃軟飯的小白臉嗎?

"慕雪姐,你想到什麼地方去了,我怎麼可能是那種吃軟飯的人?"

沈恪對周慕雪喊冤,反正辦公室里也沒別人,所以干脆連老師都不喊了.

"那你給說說,去湖景苑做什麼?別和我說你們家就住在那里,我可是看過你填的資料!"

周慕雪說到最後,臉色又微微有些羞紅,感覺自己這句話,怎麼像是對沈恪特別關心似的.

"慕雪姐,我真的在那邊有套房子啊!"

沈恪無奈的看了眼周慕雪,看著她滿臉的狐疑之色,連忙解釋道:"我爸開公司的,這套房子是他給我買的!"

周慕雪認真的看了他兩眼,低聲道:"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