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自古表白多白表
g,更新快,無彈窗,!

"周慕雪,我喜歡你,做我的女朋友吧!我保證會一生一世之愛你一個人,一輩子都對你好!"

就在周慕雪一曲唱完,准備回後台的時候,鄭重不知道從什麼地沖了出來.

他捧著九十九多玫瑰就沖上了舞台,在周慕雪的面前單膝跪地,雙手將玫瑰捧到了她的面前.

"答應他,答應他!"

鄭重還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找了一群人在舞台下面造勢,拼命的大喊,居然讓禮堂里的氣氛瞬間就沖到了最高點.

許多人不明就里,都跟著一起喊了起來,就好像是全世界都在讓周慕雪答應鄭重的表白.

周慕雪朝著舞台下面看了一眼,然後神色淡然的接過了鄭重遞過來的玫瑰.

鄭重臉上頓時泛起喜色.

他原本還准備了許多後手,沒想今天只是施展出第一招,居然就成功了.

想到自己花費了這麼多功夫,終于能夠將周慕雪追到手,他的臉上也浮現出了猥瑣的笑容.

"答應你才怪!"

周慕雪舉起那捧玫瑰,狠狠抽到了鄭重的臉上.

俗話說得好,帶刺的玫瑰,這捧玫瑰還是鄭重為了這次表白,特地讓人從玫瑰園剛剛采摘下來的,新鮮得連上面的花刺都沒有剪掉.

此刻被周慕雪抽到鄭重的臉上,不僅將鄭重的金絲邊眼鏡都給抽飛,就連那些玫瑰花刺都留在了他的臉上,讓他變成了一個麻子臉.

"你這個人渣不知道禍害了多少學生,以為我不知道嗎?想讓我做你女朋友,我告訴你兩個字,做夢!"

周慕雪霸氣的將玫瑰扔在了地上,然後扯起晚禮服的裙角,直接從舞台上走了下來.

看見這場告白居然有如此戲劇化的收尾,禮堂里的學生全都愣住了.

不過大家馬上就清醒過來,還有那些從一開始就拿著手機拍攝的學生,立刻就發現這可比告白更有趣,馬上就將視頻發到了朋友圈.

緊接著鄭重這個人渣老師,開始以飛快的速度在江城大學里出名.

"沈恪,陪我出去走走!"

周慕雪扯著裙角走到沈恪旁邊,居高臨下的看著沈恪,霸氣的點名.

沈恪連忙抓起周慕雪的外套,陪著她往禮堂外面走,被鄭重搞出這麼一出鬧劇,換做他是周慕雪,也一樣會郁悶.

"老師,晚上冷,還先是把外套穿上吧!"

沈恪小心翼翼的將外套披在了周慕雪的香肩上,然後低聲道:"剛才你那一下,實在是太霸氣了,我看這次鄭老師算是徹底出了名,我要是他,干脆就辭職算了,否則留在學校里肯定天天被人指著看笑話!"

"你會不會覺得我太過分了一點呢?"

周慕雪伸手將外套衣領扯緊,轉頭看向沈恪,仿佛很在乎沈恪對自己的看法.

沈恪輕輕搖頭,低笑著道:"怎麼會,對付這樣的人渣,我覺得老師你應該再過分一點才行!"

"嗯!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周慕雪柔柔的點了點頭,沈恪的話,讓她心里十分舒服.

不過現在禮堂里卻是已經鬧翻了天,坐在禮堂前排的領導們看見這個雞飛狗跳的一幕,全都傻了眼.

鄭開源氣急敗壞,沉聲道:"這算是什麼老師,那里有為人師表的樣子,就算有人追求,你拒絕就算了,居然還敢毆打同事,這種行為一定要嚴肅處理,回去我就把她給開除!"

"開除誰?"

丁院長坐在整體元旁邊,聽到他的話之後眉頭微微皺起,不動聲色的對鄭開源問了一句.

"當然是周慕雪了!"

鄭開源不假思索的說出了周慕雪的名字.

他實在是太心疼鄭重了,自家侄子可是海歸留學生,一表人才,那里配不上周慕雪了?

"胡鬧,我看要開除的人是鄭重才對,他的事情我可是聽說過不少,好幾個學生的家長都鬧到了學校里,老鄭啊!我之前是給你面子才沒有處理他,但是像這樣的害群之馬,絕對不能夠放過,我明天就要看到你開除他!"

丁院長說完之後,直接起身離開,連分辨的機會都不給鄭開源.

很快,鄭重被掃地出門的消息就傳遍了學校.

隨著昨天晚上的視頻在朋友圈里不斷的瘋傳,鄭重的名聲也越來越大,恐怕整個江北省的大學生,都已經知道江城大學還有這麼號人渣了.

……

沈恪在國慶節放假之前給林薇打了個電話,將她約到了學校附近的咖啡廳見面.

他先到了咖啡廳里坐下,點了壺藍山,等著林薇過來.

片刻之後,一輛月光銀的奔馳AMG停在了咖啡廳前.

只見林薇穿著修身的牛仔褲,率性的黑色T恤,帶著墨鏡,拎著小香包從車上優雅的下來.

她略微停頓了一下,看見了坐在窗邊的沈恪之後,就邁步走上台階,推門而入,幾乎吸引了咖啡廳里所有人的目光.

最後在眾人注視下,坐到了沈恪的對面,然後摘下墨鏡,露出顧盼生姿的一雙明眸,就這麼靜靜的看著沈恪,仿佛他的臉上有一朵花.

"喝點什麼?"

沈恪笑著開口,老實說,周圍那些豔羨的目光,還真讓他有些受用.

"純淨水,這里的咖啡都不正宗!"林薇搖了搖頭,低聲道:"你在電話里說有事找我幫忙,現在可以說了吧?"

"我想讓你幫忙跟蹤一個人!"沈恪略微朝著林薇那邊前傾,壓低聲音道:"我們系主任的侄子,鄭重,你找人跟著他,將他這段時間的一舉一動都記下來,這對你來說,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林薇深深的看了眼沈恪,秀眉皺起,淡淡的道:"為什麼?因為你那個美女輔導員嗎?"

看來她對上次在鄭開源辦公室里遇到的周慕雪印象極深,畢竟很少有人能夠在容貌和氣質上與她分庭抗禮.

"被你猜到了,這個叫鄭重的家伙,一直都在騷擾周老師,我想請你找人跟蹤他,探探他的底細,其實說起來,這件事情和你也有關系!"

沈恪微微一笑.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剛才好像感覺到林薇的語氣,似乎有些不對勁.

林薇詫異的看著沈恪,皺眉道:"和我有什麼關系,你要是對那個美女輔導員動了心思,就自己去追啊!找我幫忙跟蹤你的情敵,這算什麼?"

"你想到什麼地方去了?"

沈恪哭笑不得的看著林薇,沒想到林薇居然會誤會他和周慕雪之間的關系.

"難道不是?"

林薇神色淡然的看著沈恪,只是眼神卻略微顯得有些慌亂.

沈恪哭笑不得,連忙開口解釋:"當然不是,這家伙背後有個高人,指點他在周老師身上施了月老咒,我感覺這個幫他的人,應該就是布下九龍鎖魂陣的那個家伙,既然你們那邊查不出究竟是誰想害林老爺子,還不如先從這邊下手!"

林薇聽到沈恪這番話之後,櫻唇邊綻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緊接著她又收斂起來,低聲道:"月老咒,那是什麼?"

"一種邪門術法,中了月老咒,你就會身不由己的愛上施咒的人,不可自拔!"

沈恪簡單的對林薇解釋了一下月老咒的恐怖之處.

"居然還有這麼邪惡的術法,那個鄭老師我看也不是什麼好人!既然他背後的那家伙與我們林家的九龍鎖魂陣脫不了關系,那我就找人盯住,看看究竟是誰在背後算計我們林家?"

林薇輕輕點頭,神色清冷,同位女性,她對鄭重這種人也是深惡痛絕.

沈恪低聲道:"那就麻煩林小姐你了,希望國慶之後,能夠有好消息,早點將這人找出來,你也能夠早點安心!"

"放心,要是這家伙背後真有人指點,挖地三尺,我都會找出來!"

林薇俏目中泛起一抹冷厲的光芒.

她年紀輕輕就執掌家族企業,若沒有冷酷手腕,早就被人吞得渣都不剩了.

沈恪從咖啡廳出來之後,就信步往湖景苑附近的房屋中介那邊走去.

明天上午的課上完之後,國慶假期正式開始,今天下午中介那邊幫他約到了房東,看看能不能將買房的事情確定下來,這樣國慶之後直接辦手續,走流程就好,可以省去許多時間.

他在房屋中介的接待室里等了十幾分鍾,就看見一個身材高挑,穿著職業套裝,一副職場精英打扮的俏麗女子,跟在業務員小陳的後面走了進來.

看見房主是年輕女子,沈恪絲毫不覺得驚訝.

湖景苑的那套房子,不管是裝修還是家具,都充滿了溫馨淡雅的感覺,從品味上來看,一個大老粗是絕對沒有這種細膩心思的.

方以晴看見坐在接待室里的沈恪,秀眉不由微微皺起.

她轉頭對身邊的小陳質問道:"我的時間是很寶貴的,你確定不是在糊弄我,他分明還是個學生,怎麼可能買得起湖景苑的房子,我對你說過,現在我急缺錢所以才想要把這套房子賣掉,你要是不能找個靠譜的買家,就別來浪費我的時間!"

"方小姐,我保證沈先生的確是有誠意想要買這套房子的,而且他對你的開價也十分滿意,不信的話,你坐下來和沈先生聊幾句就知道了!"

小陳連忙陪著笑臉,拍著胸口保證沈恪絕不是在忽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