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林薇到來!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恪看見方秘書身後的女人,略微一愣之後,神色就恢複了正常.

這女人,正是買走他兩片月華葉子的林薇.

也不知道這女人來學校是什麼事,不會是找他吧?

此時,林薇轉頭看著沈恪,然後伸出雪白小手,指著他,脆聲道:"原本想請鄭主任幫忙找個學生,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不用了!"

"沈先生,或者是沈同學,咱們又見面了!"

林薇伸手將墨鏡摘下,風姿綽約的對沈恪微微一笑,誰都看得出來,林薇絕不是要來找沈恪的麻煩.

此時,鄭重已是看得目瞪口呆.

林薇和周慕雪站在一起,一個如同空谷幽蘭,一個仿佛傾城牡丹,簡直是春蘭秋菊,各有擅長,讓他完全移不開眼睛,心中只想著若是能夠來個左擁右抱的話,那簡直是給個神仙都不換啊!

想到這里,他的心中立刻就動了小心思,連忙湊到林薇的面前,笑著道:"這位小姐,你找沈恪有什麼事情,這小子為了躲避軍訓,居然編出什麼爺爺病重的事情來請假,品行極為不端,你可要小心點啊!"

沈恪沒想到這家伙智商在美女面前居然嚴重掉線,當著自己的面就在林薇那里告狀,只想對他說一句白癡.

林薇將湊到面前的鄭重當成了空氣,點頭道:"沈同學,你爺爺的病應該好了吧?"

她停頓片刻,又接著道:"誰說沈同學他的請假理由是騙人的?我可以給他作證,他的確是因為爺爺病重才請假的!"

方秘書看了眼鄭開源,笑著道:"既然林小姐幫沈同學作證,那就沒問題了,鄭主任,林小姐絕不會說謊的!"

"那是當然,沈恪,這次的事情就算了,以後記得有什麼事情一定要說清楚,不然的話容易引起誤會!"

鄭開源還是拿出系主任的架勢,裝模作樣的對沈恪叮囑了幾句.

鄭重完全沒想到不僅周慕雪幫沈恪說話,就連眼前這個剛剛進來的美女,也是直接站到沈恪那邊.

他憤憤不平的看了眼沈恪,又看了看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周慕雪,然後轉身走了出去,咬牙道:"哼!在我面前裝模作樣,總有一天你會跪在我面前哭著求我,要和我滾床單!"

"沈恪,既然你沒事,那我就先走了!"

周慕雪好奇的看了眼林薇,對沈恪打了個招呼,也轉身走了出去.

沈恪心中暗暗感激.

周慕雪肯定是聽到自己被請來系主任辦公室,所以才匆匆忙忙過來幫自己分辨,就沖這件事情,他都要幫周慕雪解決一勞永逸的解決月老咒.

林薇看了眼沈恪,然後柔聲道:"方秘書,我能借這間辦公室用用嗎?"

"沒問題,我們這就出去!"

鄭開源不等方秘書開口,就主動答應下來,出去之後,還不忘幫他們將房門帶上.

"林小姐,我沒有騙你吧!月華的葉片,是不是很有用?"

沈恪伸了個懶腰,然後坐到沙發上,笑著對林薇打趣起來.

"沒錯,我爺爺服用了月華的葉片之後,的確好了很多!"林薇輕輕點頭,直接坐到了沈恪的旁邊,然後低聲道:"我又親自去港島那邊請來了風水大師,的確如沈同學你所說,我們家真的被人布下了風水局!"

沈恪不解的看了眼林薇,低聲道:"既然這樣,你還來找我做什麼?只要將風水局破開,不就好了嗎?"

林薇的俏臉上泛起一抹苦笑,低聲道:"我請的那位港島大師雖然看出了風水局,但卻破解不了,說若是白龍王在世的話,或許有辦法,再或者去台島請另一位得高望重的大師出手,只是台島那位大師已經很久都沒出過手,而且也絕不可能離開台島,所以最後他給我指了條路,說能夠看出爺爺的病是因為風水問題導致的人,應該有辦法,這不,我就想盡辦法來找你!"

"哦!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沈恪愣了下,林薇家財雄勢大,從港島請來的風水大師必定不是籍籍無名之輩,卻還是解決不了風水局的事情,難道說這風水局真的如此之難?

按照他當時給林薇相面所觀察到的煞氣濃厚程度來判斷,風水局的威力也不可能如此驚人,否則的話,林薇早就步了她爺爺的後塵,絕不可能僅僅只是略微被影響到運勢.

林薇仿佛看出了沈恪心中所想似的,苦笑道:"那位大師在港島也是赫赫有名,乃是八宅風水的傳人,以八卦配八宅,擅長宅命相合,絕非那種一知半解就出來招搖撞騙的無知之徒!"

"如果那個風水局真連這種大師都破解不了,我就算去了,恐怕也無濟于事啊!"

沈恪苦笑著搖頭.

他的風水知識都是得自沈老爺子傳授,屬于玄空飛星一脈,但是多有殘缺,恐怕還不如這位港島大師的傳承完整.

至于相靈秘術中的觀天相地之法,凝聚型巒派與天星風水術的精華,只是他才剛剛開始研讀,並未參透深入,真正用于實踐,還真未必有那位港島大師厲害.

林薇櫻唇輕啟,微笑道:"沈同學,只要你答應過去,哪怕下車就走,我也有車馬費奉上,絕不會讓你空手而歸!"

"好,那我就勉為其難走一趟吧!"沈恪猶豫片刻,還是答應下來.

他主要是想見識一下這個風水局到底有多精妙,居然能夠難住港島的風水大師,再則林薇出手豪爽,能夠掙點零花錢那也不錯.

"那好,咱們現在就去吧!我的車就在樓下!"

林薇聽到沈恪答應出手,立刻喜出望外,從沙發上站起,將婀娜的身材曲線展現在了沈恪的面前,尤其是那雙被黑色包裹的長腿,渾圓修長,充滿了誘惑.

沈恪連忙搖頭,低聲道:"現在不行,我還得上課呢!你把地址告訴我,周末沒課,我到時候自己坐車去!"

林薇笑吟吟的看著他,低聲道:"你隨便走一趟就幾十萬到手,我要是你,還上什麼課?而且救人所救火,沈同學,你就請個假幫幫忙吧!我爺爺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

"好吧!我今天下午請假過去,其實林老先生有月華葉片續命,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的,不過你說得有點道理,這種事情,的確是等不得,否則的話,這個風水陣法可能會繼續惡化下去!"

沈恪沉吟了一會,還是對林薇點了點頭.

"沈同學,我下午會在家里等著你大駕光臨,這次就拜托了!"

林薇俏臉上笑容收斂,神色肅穆的對沈恪點頭致意.

她彎腰的瞬間,一抹春光由襯衣領口流瀉而出,看得沈恪一陣燥熱,連忙轉頭道:"我會盡快趕過去的,對了,林小姐,要是我打的的話,的士費可以報銷的吧?"

"你就算坐飛機來,我都給你報銷,只要盡快過來,什麼都好說!"

林薇沒好氣的白了沈恪一眼.

她心中暗氣,她都准備拿出幾十萬請沈恪走一趟,誰知道這家伙最開始居然還打算坐公交去,差點沒把她給氣死.

"那我就真打的了!"

沈恪丟下這句話,不等林薇開口,就拉開辦公室的門沖了出去.

"方秘書,這個林小姐究竟是什麼來頭?"

鄭開源跟著方秘書一起將林薇送下樓,等到她駕車離開之後,這才轉頭對方秘書詢問起林薇的身份.

方秘書笑著道:"天霖集團鄭主任應該知道吧?林小姐是繼承人,對了,那個學生你以後關照點,我看林小姐似乎對他很不一般!"

"天霖集團!"

鄭開源愣了下,這可是江城市,甚至是在全國都鼎鼎有名的大公司,難怪能夠成為院長的貴客,甚至派出方秘書來幫她奔走.

想到林薇特地來學校找沈恪,鄭開源絕對回去要好好警告一下侄子,讓他不要再去找這個學生的麻煩.

……

中午的時候,沈恪為了請假的事,直接找到了周慕雪的辦公室.

他輕輕的敲了兩下門,等到周慕雪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之後,這才推門走了進去.

"咦!你怎麼來了,今天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沈恪你放心,鄭重以後不會再為難你了!"

周慕雪看見沈恪進來,還以為是要找自己說被鄭重和系主任刁難的事情.

她臉上泛起一抹愧色,連忙開口安撫沈恪,讓他不用擔心.

沈恪笑著道:"這都是小事,不過我下午想請個假,有點事情想出去辦?"

聽到沈恪又要請假,周慕雪頓時俏臉一冷,輕哼道:"你上次軍訓請假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這才上了幾天課,又想請假,不行,我不准!"

"老師,我是真有事,我保證以後絕對不請假了,你看行不行?"

沈恪雙手合什,裝出一副懇求的樣子,只希望周慕雪能夠高抬貴手.

"不行,你下午給我老實上課,我親自去點名!"

周慕雪白了沈恪一眼,這家伙不知道軍訓請假的事情鬧得多大嗎?這才幾天,居然又想請假,絕對不行.

"周老師,請假的事情就拜托了,我保證以後乖乖聽話,我就知道老師你最好了!"

沈恪嘿嘿一笑,丟下這句話之後,就一溜煙的跑出了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