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變異金猿
g,更新快,無彈窗,!

魏老五朝著岩壁看了眼,想不出這里能夠有什麼危險,但是看沈恪如此慎重,他也是將信將疑,畢竟他們能夠找到這里,都是憑著沈恪的本事.

出乎沈恪和魏老五預料的是,跟隨徐勝上去采藥的人,居然並不是陳昊,而是林薇.

林薇背囊里的裝備十分齊全,她先是射出弩箭,釘在樹干上,然後將動力繩系在腰畔的鎖扣,與徐勝一前一後攀上岩壁.

徐勝的攀岩的動作,遠不如林薇專業,但卻極為實用,速度赫然要比林薇快上不少.

片刻之後,他就已經踏上樹干,彎腰蹲下,緩緩朝著蕩漾著一抹銀色微光的月華移動過去.

"小恪,難道咱們就真看著他們去摘那株草藥?"

魏老五將獵槍握在手里,轉頭看向沈恪,若是按照他的意思,深山老林里,就算來個殺人越貨,又有誰能知道?

"不用,五哥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沈恪笑著搖頭,別看現在林薇和徐勝一帆風順,等到護藥靈獸出現,到時候他們兩人就會傻眼.

山中靈獸傳說不絕,魏老五聽到沈恪這番話,也是將信將疑,不過既然沈恪都不急,他自然也是靜觀其變.

徐勝小心翼翼的撥開眼前枝葉,指著前方葉似白玉,頂端有一枚如同滿月般的渾圓銀色果實的月華.

他回頭笑著道:"林小姐,只要有這枚月華果實,林老爺子即刻就能夠痊愈!"

林薇心情大好,冷豔的俏臉上綻放出一抹動人的微笑,點頭道:"這次幸好有徐師傅你幫忙,拿到這枚月華之後,我就會將酬勞雙手奉上,若是爺爺痊愈,我們林家還有謝禮!"

"酬勞陳公子已經付過了,林小姐,我這就給你摘下月華果實!"

徐勝自信的一笑,從背囊里取出了一個色澤深沉幽暗的木匣,解釋道:"月華乃天地靈氣孕育而成,摘下之後,三天之內,靈氣流失殆盡,那就沒什麼用了,但是我有這個黑檀木匣,可保月華靈氣保存七天,絕對能夠支撐到林小姐你回去!"

"徐師傅你果然專業!"

林薇心中暗暗慶幸,陳昊這次從東北找徐勝來幫忙,還真是找對了人.

徐勝得意的一笑,伸手准備采摘這枚由天地靈氣孕育而成的月華果實.

遠遠看著這一幕,魏老五心里著急得不行.

看了眼沈恪,發現沈恪神色淡然,仿佛篤定會有變故發生,他也只能按耐住自己.

不過,接下來的一幕,當真讓魏老五大看眼界.

眼看著徐勝就要將這株月華采摘到手,突然間岩壁上方閃出一道金光,直接朝著他凌空撲落.

"那是什麼?"

魏老五忍不住驚呼起來.

他自然認得出那道金光是一只金絲猴,只是尋常金絲猴毛色金黃與黑灰摻雜,那里像這只金絲猴那樣金光耀眼,幾乎能夠反射陽光.

徐勝和林薇背對岩壁,等到發現不對勁的時候,這只如同金色火焰般的猿猴已經沖了過來,狠狠撞到了徐勝的身上,直接將他從樹上撞了下去.

砰!

徐勝身上拴著繩索,重重撞到了岩壁上,直接暈了過去,留下林薇一個人站在樹干上,和這金毛猿猴相隔不過數米,正你望著我,我望著你的對視著.

陳昊愣了片刻,這才反應過來,高聲道:"林薇,你別急,我這就來救你!"

話音未落,他就轉頭看向沈恪和魏老五,指著樹上的林薇,怒喝道:"快點給我想辦法救她?你們想要多少錢,盡管說!"

沈恪白了眼陳昊,抬頭看向林薇,示意她立刻從樹上下來.

她若是被這只金毛猿猴從樹上打落,撞上岩壁,最少都要斷上七八根肋骨.

他趕緊喊道:"你還不下來,站在上面想找死嗎?"

站在林薇面前的金毛猿猴只有十歲小孩那麼高,此刻神色猙獰,正齜牙咧嘴的對她嘶吼.

林薇只感覺雙腳發軟,想要從樹上滑落下來,卻發現身體僵硬,一時間居然無法動彈.

金毛猿猴嘶吼幾聲,看著林薇不為所動,干脆朝著林薇沖去,准備將她也從樹上推下.

"你,你快想想辦法啊!我給你五十萬,不,一百萬!"

陳昊臉色煞白的看著沈恪,要是林薇真在這里出了事,他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