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雷擊木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沈恪臉色雖然蒼白,神情卻顯然放松了下來.

出來後,他先是皺著眉頭朝周浩看了一眼,嚇得周皓雙腿又發軟.

隨後,他又朝沈云峰點了點頭.

見沈恪放松的模樣,沈云峰著急道:"小恪,你爺爺莫不是已經救好了?"

"爺爺暫時沒事了!"沈恪神色疲乏的對沈云峰揮了揮手,低聲道:"我先去休息一下!"

說完之後,沈恪直接朝樓上走去.

沈云峰苦笑著搖頭,打算去臥室里瞧瞧沈穆.

不過他才剛踏進臥室,突然咔嚓一聲,屋內的海碗突然爆出無數的裂痕,直接就在他面前碎了一地.

"這,這是怎麼回事?"

跟在沈云峰後面的周美云也愣了一下.

這些海碗看起來分明都好好的,怎麼會突然碎裂?

沈言和周浩,更是嚇了一跳.

周浩原本就被沈恪給嚇破了膽,此刻在門外看到這些海碗無故碎裂,又被嚇得朝後面退了兩步,擺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生怕這房間里還藏著什麼嚇人的東西.

沈云峰避開地上的碎瓷片,走到床邊.

雖然沈恪說老爺子目前已經沒事,不過眼見為實,他還是得過來看看才能夠安心.

此時,沈穆雖然依舊雙目緊閉的躺在床上,但他的呼吸卻是平穩有力,臉色也紅潤了許多,與之前油盡燈枯的樣子比起來,完全是天上地下.

"咦!看起來爸的臉色真的比剛才強多了,小恪到底怎麼做到的?"

哪怕是周美云這樣完全不懂風水秘術的人,看見沈穆此刻的樣子,都忍不住驚呼出聲.

……

沈恪站在二樓,憑欄遠眺,看著玉屏山重巒疊翠的風景.

他剛才勉強以七星燈驅使種生基的秘術,眼下體內元氣流散,正是遭受天道反噬的征兆,臉上血色褪盡,神色也是疲乏至極.

不過想到羅盤中那篇練氣法門,他卻是強振作起精神.

移步盤膝坐在床上,他按照法門所述開始試著入定.

入定只是修煉的第一步,唯有入定,才能夠催動法門,吸引天地間的元氣彙聚.

沈恪試了數次,卻是心事繁雜,根本無法入定.

只要閉眼,就會想起這些年來與爺爺相處的畫面,再想到爺爺此時壽元無多,就有種心如刀絞的感覺,根本不能入定下來.

他睜開眼,悠然歎了口氣,從口袋里將那神秘的羅盤取出.

這面由桃木制成的羅盤,是沈家祖傳之物.

這面羅盤在砸到自己之後,就仿佛靈性蘇醒,沈恪甚至能夠感覺到,羅盤中隱隱有雷芒流轉的氣息,讓他與羅盤接觸,就產生有如同碰到針尖的觸感.

而且借助手中羅盤,沈恪能夠清晰感應到身邊數十米之內的靈氣流轉.

之前他憑著爺爺傳授的秘法,大概的分辨出陰宅陽宅的風水,但絕不可能看得如現在這般清晰.

此時風水生氣運轉,仿佛如一副律動的水墨畫一般,在他眼前浮現.

"莫非這面羅盤乃是與雷擊木制成,若是如此,那可是了不得的寶物,桃木本身就可辟邪,加上又遭雷擊,最能克制各種邪煞!"

先前他呵斥周浩的一聲,正是帶有這羅盤上的雷意,能輕松在室內布下七星燈,抵擋秘法的反噬,也正是因為這羅盤.

握著羅盤,沈恪只感覺自己的心境居然慢慢沉靜下來.

他心中一動,手握羅盤,再次試著運轉練氣法門,看看能否入定.

只是一瞬間,他的心神就進入到了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之中,四周一切似乎都能夠感應得到,仿佛心神已經由本體中抽離出來,正在俯瞰眾生似的.

元氣也不斷凝聚,湧入到了沈恪的體內,猶如一道火線般的熱流,往四肢百骸散去,仿佛活物一樣,游走于經脈之中.

這灼熱感,瞬間就讓沈恪精力一盛.

而且他還感覺到,在精力灼燒般的劇痛過後,身體里每一個細胞都湧來猶如重獲新生般的舒暢感覺,似乎這絲絲熱流,正在以一種神秘的方式,改變著他的身體.

這種運轉一直持續著,一小時後,沈恪才從修煉中清醒過來.

此時,窗外夕陽斜照,陽光昏黃溫暖,充滿了質感.

錯落的狗叫雞鳴,外面的鳥語花香,一時間紛遝而至,湧入到沈恪的眼,耳,鼻,每一次個層次都清晰無比,仿佛在他的五感之中,還原了這世界的真實.

沈恪從床上下來,只感覺身上仿佛被一種粘膩的油泥覆蓋,他趕緊去衛生間洗了個澡,出來後只感覺自己仿佛煥然一新,清爽了許多.

"哥,爸喊你下去,好像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這時候,沈言推門進來,看見沈恪之後,卻是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