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羅盤異變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恪坐在大巴車上,看著窗外重巒疊翠的玉屏山,清秀的眉宇間泛起了焦慮之色.

他是江南大學的大一新生,來學校報到沒幾天,室友們才剛熟悉,卻突然接到爺爺病重的消息.

請完假,沈恪乘了大巴就從學校往家里趕.

爺爺不過花甲之年,平常練拳養生,身子骨猶如壯年男子,自己開學離家前,他老人家都精神矍鑠,怎麼會短短幾天時間,就病入膏肓?

難道真是遭了天道反噬?

想到這里,沈恪心里一咯噔.

爺爺沈穆是個風水先生,這一生因為窺視天道而顛沛流離.

父親小時候,奶奶就去世了,沈恪出生時,母親也因為難產過世,父親也因此認定,這是因為爺爺泄露天機過多,天道反噬殃及了親人.

在沈恪小時候,父親就與爺爺鬧翻,離家創業去了.

沈恪從小跟著爺爺長大,隨他學習風水堪輿之術,若爺爺真是遭天道反噬,恐怕這次回家,只能見爺爺最後一面了.

想到這里,沈恪緊握著拳頭,緩緩閉上雙眼.

懷著如此焦急的心情,他總算在天黑前趕到了家.

下車後,沈恪老遠就看到一輛奧迪A6停在自家小院前,他心里不由得一沉.

這奧迪A6是他父親的座駕,自從與爺爺鬧翻,父親除了過年祭祖時,其他時間從沒回來過.

眼了下父親都回來,莫不是爺爺已經……

沈恪不願多想,他急著推門而入,見堂屋中並沒有香案火燭,才算是松了口氣.

這時,一個身穿黑色連衣裙,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從臥室走了出來.

看見沈恪之後,美婦連忙高呼.

"小恪,你總算回來了,你爸在老爺子屋里呢,你趕緊看看去吧!"

聞言,沈恪微微皺起眉頭.

這女人名叫周美云,是他後媽.

雖然每次見自己,周美云都少不了噓寒問暖,但沈恪總感覺這位繼母心思深沉,絕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這般和藹.

看了眼周美云,沈恪也沒接話,邁步朝著爺爺的臥室走去.

進屋後,看到躺在床上的爺爺,沈恪一陣心疼.

此時的爺爺膚色蠟黃,雙目緊閉,當真一副風燭殘年大限將至的模樣.

沈恪朝床邊的父親問道:"爸,爺爺究竟是怎麼回事?"

沈云峰轉過身來,怒氣勃發,厲聲質問:"怎麼回事,你不比我清楚嗎,你爺爺都病入膏肓了,你也不早點和我說!"

父親的話,讓沈恪卻心里憋著一股氣.

每月除了打一筆生活費回來,父親從未盡過做兒子做爸爸的義務,現在卻責備自己?

沈恪不想和父親吵,只開口道:"我去學校之前,爺爺身體還好好的,若我沒猜錯的話,這次爺爺突然病危,應該遭了天道反噬."

"哼!我早說過,這些東西流毒無窮,只會禍害後人,如今到好,應到了自己身上,當年若不是你爺爺為人強出頭,你媽媽也不會那麼早就過世!"

提起前妻,沈云峰心里又是一陣刺痛,怒火更是漲了幾分.

沈恪隱約聽爺爺提過當年的事情,因為摯友上門求爺爺幫忙,爺爺出手前就知道會有天道反噬,原本打算自己一力承擔,卻沒想到最後應到了自己兒媳身上.

他開口道:"爺爺也並非存心如此,母親去世,誰也沒料到……"

見沈恪居然還敢與自己辯解,沈云峰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雖然因為前妻早逝,這些年他與老爺子形同陌路,但他從小被老爺子拉扯長大,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看見老爺子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他心中哀痛又有誰能知道?

若是老爺子早聽他勸說,金盆洗手,不再去窺探天機,就算天道反噬,也不會來得這麼早,這麼迅猛.

這時候,周美云剛好推門進來.

看見沈恪與沈云峰似乎在爭吵,她微微皺眉道:"云峰,小恪他才剛剛回來,你和他在說什麼天道反噬呢?"

隨後,她又轉頭看向沈恪,柔聲道:"小恪,你不是跟著老爺子學了不少本事嗎?正好可以看看老爺子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還看,再看下去,將來就要輪到他出事了!"

聽到周美云的話,沈云峰不等沈恪開口,就沉聲怒喝起來.

"爸,其實只要不像爺爺那樣窺視天機太多,幫人布置風水局斗法,就算命中有五弊三缺,也絕不會危及生命的!"

沈恪搖頭苦笑,知道沈云峰對風水的事成見極深,卻還是忍不住開口辯解.

"還敢狡辯,莫非你以後大學畢業,還准備走你爺爺的老路不成?我倒是忘了,你選的專業都是環境工程,看來以後是真打算做個風水先生了!"

沈云峰臉色鐵青,怒極反笑.

他甯願沈恪做個混吃等死的富二代,都絕不希望沈恪走上沈穆的老路,落個妻離子散的下場.

沈恪抬頭看向父親,眼神無比堅定:"我是想看看能不能將傳統的風水與現代的環境工程融合到一起,若說這樣算是風水先生的話,那你就當我以後要做個風水先生好了!"

"你敢做風水先生,我就砸了你的飯碗!"

沈云峰怒火上頭,說話的同時,隨手抓起放在床頭櫃上的羅盤,朝著沈恪摔去.

巴掌大小的羅盤,擦著沈恪的額角飛過.

沈恪額頭,頓時留下了一道三寸長短的血痕.

被羅盤打中的同一時間,沈恪腦海中突的響起一聲驚雷.

霎那間,斗轉星移,山川河岳等地理形勝不斷在他的腦海中飛掠而過,閃耀著金色光芒的文字,猶如潮水般湧入到他的腦海之中.

這些文字蘊藏觀星辨氣,識別砂水貴賤,尋龍脈察生氣,還有山醫相命卜等種種秘術,合稱相靈.

相靈里的文字不過一閃而過,在沈恪的腦海中,卻猶如篆刻一般,仿佛他已經通讀多年,熟悉無比,簡直是妙不可言.

更讓沈恪覺得驚訝的是,相靈秘術最後,還有一篇能夠讓人吞食天地靈氣,化作神仙之流的練氣法門.

同時,一縷天地間精純的元氣,也湧入到他的體內,不斷游走起來.

不過須臾,沈恪就對于這相靈之術了如指掌.

探尋的過程中,發現的其中一事,更是讓他心頭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