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為鐵粉'空白格’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361章:為鐵粉'空白格’加更

見我盯著他看,他問道:"你看我干什麼?我說得不對嗎?聽起來你那麼埋怨我爹,他不在了,你可不是挺傷心的嗎?女人都是這樣,心口不一的,只有人都不在了,才什麼都不隱藏了……"

我頓時無言了,我表現得有那麼明顯嗎?我不就是每天睡覺的時候多了點……不就是覺得不愛笑了嗎?

氣氛變得有些嚴肅的時候,我師父說道:"祈佑,昨日給你的那本心經,可背下來了?待會兒背給我聽."

祈佑一臉苦相:"知道了……"

小孩子,童言無忌,他不知道說什麼話會戳中人的痛處,我沉默著回了房間,對著玉佩發愣,突然覺得,過去死鬼閻王在的時候,我是不是該把心里對他的感情都表達出來尼?現在他不在了,已經沒機會了……

就算我承認,我愛他,那又怎樣尼?

好想問問他,為什麼他不在了,我還不得不守著他留下的一切?睹物思人,每天想起他不知道多少遍,一看見祈佑,那種想念就更加的明顯了,祈佑要是長得像我多好.

"死鬼,你到底……"對著玉佩,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想問的是他到底愛不愛我,還是還會不會回來?我不知道該怎麼問,好像我對他想要問的東西太多了,但是現再無論問什麼,都沒有答案了不是嗎?

其實只要他能回來,我什麼都不問也挺好……

突然,房門被推開,祈佑走了進來.當他看見我對著玉佩發呆的時候,他也楞了一下.我急忙把玉佩收了起來:"心經背了?閑得慌再背其他的去."

他神色有些不自在:"背了……我也不閑……"

我問道:"那你來做什麼?不閑你會想起我?"

他沒說話,就只是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看樣子沒打算走.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你告訴我,你每次出去玩的時候都干什麼去了?說實話,你長大了,我也不會說你什麼."

他突然神秘兮兮的湊過來:"你真想知道?"

我有些發憷:"你說……"我更加確定心里的想法了,這小子出去准沒干好事兒.

他嘿嘿一笑:"我就不告訴你,你說過了,放我出去就是我自己的私人時間,你不過問的,說話不算話."

我無語,這些他倒是記得挺清楚的.不過有一點我得提醒他:"你玩歸玩,不要玩得太過火,你要知道,現在你的根基還不穩固,整個陰間也在處在修複期,好好管理陰間才是重中之重.小孩子家家的,別想什麼男女之情,等你徹底長大了,我也不管你.要是你現在敢做出……什麼不該做的事,就別怪我了."

我的語氣聽起來是比較嚴肅,還有點類似威脅,我只是怕他不聽我的,我說得太不痛不癢的話,他就意識不到重要性,也覺得不痛不癢.現在我是希望他好好的做他的閻王,其他的什麼都暫時別去想,不然,怎麼對得起他爹……

為了陰間,死鬼閻王走了,這是他唯一留下的,無論是我還是祈佑,都應該盡全力去維護.我不是要剝奪他想要的一切,我只是讓他有個先後順序,他的私事我並不會過多的干涉,我要的是他有一顆理智的心.

他突然正色道:"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什麼男男女女的?我知道這里是父王一生的心血,自然不會讓其毀在我手上."

他說得這麼認真,我差點就信了,他認真起來的樣子,跟他爹如出一轍.他一般不稱呼死鬼閻王為'父王’,所以我能感覺到他的認真.我問道:"所以說……你告訴我你每次到陽間都做什麼去了?那里有什麼好玩的麼?"

他歎了口氣說道:"誰說我每次都是去陽間的?我有時候也在陰間玩兒,我發現不管陽間還是陰間……賭場還挺有意思的……"

就因為他這句話,我追著他跑了幾條街,小孩子家家的不學好,我怎麼就忘了我師父也喜歡這事兒?我師父不光喜歡跟人打賭,也喜歡賭!真是什麼人教出來的就是什麼樣兒的,我肯定是個例外,我怎麼當初就沒跟我師父學會賭尼?可能看我是個女孩子,沒想著教我這些……我估計我師弟李子瑜恐怕也是得到了我師父的真傳.

當我回頭問我師父的時候,我師父竟然很淡定的說道:"去賭場那都是為師許多年前干的事兒了,早就戒了,祈佑那孩子有天分……子瑜也不錯……你個女孩子家家的,就別學了."我學他個大頭鬼!他要是現在戒了,祈佑是怎麼學會的?

我有點頭疼,不過還好,辦正事兒的時候他們沒這麼吊兒郎當的,不然我真的受不了.

就我追著祈佑跑了幾條街的事兒,還被陰間的那些居民傳了好一陣兒,還有人編了歌謠:小閻王吶不學好,盡被他娘追著跑,要問閻君犯啥事兒,哎喲,咱們也不知道.

不過這也好,至少祈佑好長一段時間沒敢出去玩兒,就怕被人逮著問為什麼被我追著跑了幾條街,估計他自己也嫌丟臉吧……

最後一次到仙界去找天帝幫我祛除心魔的時候,我心情還是比較好的,等心魔都祛除了,我也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在長生池的時候,天帝突然問我:"你覺得……李言承跟琮桀都死了嗎?"

我當時就愣住了,他不光問了李言承,還問了死鬼閻王,他是真的一直在懷疑他們的生死到底是真是假,先不說李言承,李言承死的時候他沒在場,可死鬼閻王當時死的時候他是在場的吧?之後他也一直沒對死鬼閻王的死表現出有絲毫的難過,難不成是一直在懷疑?

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懷疑,難道他們會詐死,對他有威脅嗎?

不管我心里有沒有懷疑,我肯定不能表明態度,所以我說道:"李言承是聶寒借我手殺死的,他死在我的面前,怎麼會沒死尼?我是看著他魂飛魄散的.還有琮桀……那時候……他跟柯從舟一起在寶塔的巨鍾里……大家都是看見的.難不成……你認為他們都沒死?"

(這種為鐵粉加更的情況是屬于活動,都是不需要打賞免費加更的,所以一般不會持續特別久,但是會經常做活動,這次持續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