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罪有應得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一十章罪有應得

我記得三爺爺說過,李可言就是天煞孤星的命格,跟他走得近了未必是什麼好事.難道死鬼閻王不讓我跟他來往也是因為這個嗎?天煞孤星就這麼厲害?安維的三嬸就是一個例子,一二女人家被逼成這樣……

安維的三嬸聽到李可言的話之後就愣住了,李可言接著說道:"大不了就是一個人活著,何必這麼作踐自己?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孤單是挺可怕的,但變得不像自己不是更可怕嗎?沒人會同情你,因為你跟鬼沒什麼區別,那麼多無辜的人的性命,你當真當做兒戲嗎?還有這水鬼,區區一只水鬼,就想著成為冥河使者.冥河使者現今的確不知所蹤,但也並不是誰都可以取而代之的,癡心妄想.什麼魚躍龍門就能成龍,那都是假的,魚就是魚,龍就是龍,水鬼也只能是水鬼."

之前還在地板上蠕動的水鬼聽了之後也不再蠕動了,估計是受到打擊了吧,他一心想做的事卻被人告知為不可能.

安維的三嬸笑了笑說道:"既然這樣,那隨你們處置吧,我殺了那麼多人,我罪有應得……"

我估計她死後也不能輕輕松松的轉世了,只要手上有人命的,都得在地府受罰,最後沒魂飛魄散的才能轉世.

我突然覺得李可言確實是很聰明,他剛才讓我們一起去小河邊,中途又說要下雨,返回了.他多半就是算好了時間回來抓個正著,不然哪里可能這麼巧合?我覺得一陣後怕,要是之前下水下查探的不是李可言而是我,我肯定早就死了,安維的三嬸不允許其他任何女人靠近安維,我也被她視作了眼中釘.可憐的小可,死得不明不白的.

李可言走到水鬼跟前說道:"這家伙已經成型了,有了血肉,一般的辦法不好弄死,等到天亮放在太陽下暴曬吧,等干癟了之後再一把火燒掉."

我插嘴問道:"難道不可以直接用火燒嗎?"

他淡淡的說道:"火的能源跟太陽相似,但只是感覺上的.這水鬼屬性是水,屬性相克,你覺得只用火能燒死他嗎?太陽是最好的方式,你不懂,別瞎問."

我聽著外面驟雨擊打著萬物的聲音說道:"雨下得這麼大,你確定明天會出太陽嗎?"

李可言轉過頭看著我說道:"我能知道什麼時候下雨肯定就知道什麼時候能出太陽,你不要再問啦!"

我閉了嘴,估計他遇到跟自己同樣命格的人心里還是有些小情緒的,我就不跟他一般計較了.

最後我們把安維的三嬸綁了起來,水鬼身上也貼滿了符紙,只等天亮.安維的三叔受到了驚嚇,還沒緩過勁來,由陳曦陪著,因為安維三嬸對安維的感情,安維去陪著的話覺得挺尷尬.

那一夜,誰也沒有合眼,李可言問過那水鬼為什麼想成為冥河使者,原因竟然是喜歡上了白炙,火判官.這水鬼是從地府的冥河逃出來的,為了逃避生死輪回,它知道幾乎每天白炙都會經過奈何橋,而奈河橋下就是冥河.冥河的使者原本是條白龍,龍並不是以往人們印象中的那樣,每條龍龍在死前都會留下一顆蛋,後代繼續守護者冥河.但是那顆蛋被這水鬼給帶走了,為的就是他能夠自己修煉成龍,取而代之,只為每天能見到白炙.

這個想法未免太過激了,一個水鬼還想變成龍.死鬼閻王也詢問過它那顆蛋的去向,得到的答案竟然是弄丟了.地府的人一直再找那顆蛋,十年了,沒有一點消息.要是冥河沒有守護的使者,就會有人從冥河逃走,冥河的盡頭可以通往陽界,之前那只女鬼就是從白淼手里逃走之後從冥河回到陽界的.

第二天,才早上七點多鍾,太陽就徐徐升起了.水鬼被太陽照射之後身體漸漸的縮水,據說它還沒有骨骼,所以最後成了一團兒看不出來是什麼的東西,背後被一把火給燒乾淨了.這只水鬼偷走了冥河龍的蛋,它去了地府也得死,根本投不了胎,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水鬼死了之後,安維的三嬸精神狀態就不怎麼好了,我們回到城里沒多久就聽到了他三嬸去世的消息.李可言在回到城里之後把小可的那個發卡給了陳曦,陳曦只告訴我小可的魂魄找過他,已經沒事了,他的精神狀態漸漸好起來了.至于小可找到他之後說了些什麼,發生了什麼事,我也沒多問.

這件事情解決了之後李可言就走了,也沒告訴我他去哪里,我的銀行卡上多了一筆五萬的賬,那是陳曦他爸給的酬勞.加上之前李可言給我的一疊現金,差不多六七萬吧,我沒打算一直做這個,太累了,主要是心累,如果是我的話,我不會殺了那只水鬼,也不忍心.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但那份可憐,總能戳中我的軟肋,我也不適合做這行.

學校開學了,先是軍訓.我就不多說了,軍訓完反正整個人黑了一圈兒.雖然所有學生中只有我一個人是過得最好的一個,但是皮色方面是真的沒辦法.死鬼閻王在玉佩里的時候,我站在太陽下並不覺得很熱.

軍訓完了就是國慶假期,我沒想到安維跟陳曦是跟我一個學校的,只是他們比我高了兩屆,我大一,他們大三.

陳曦的事情解決了之後他本來沒想搬走的,但是他家里人讓他搬回去住,之前他搬出來住只是為了不讓家里人擔心,他每晚從噩夢中驚醒,或者遇到什麼怪事兒的時候,家里都是雞飛狗跳的,現在沒事兒了,他爸媽就認為他還是回去住的好.

陳曦走了之後,柯從云歎息了好久,要不是早就弄到了陳曦的電話號碼,她應該要哭天喊地.我看得出來陳曦是她喜歡的類型,就是不知道陳曦怎麼想了.

柯從云好像沒念書了,輟學了,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她在一家酒吧上班,怪不得每天滿身酒氣回來.放國慶長假的第二天,又來了一個新租客……

(PS:今天起來都十點半多了,我一看時間都蒙蔽了,我媽媽沒叫我嘛~~~我會盡快更新噠,大家不要罵人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