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蒼松之巔
去往靖國國都的馬車向著國都的方向一直前進,而理應在車上的熙和千寒,卻已經深入了蒼松之巔.

"熙,你我們今夜能找到仙珠嗎?"千寒一邊登山一邊問跟在她身後的金熙.由于知道了精露仙珠是一顆會在夜里發光的神奇珠子,二人選擇了在夜里進山.

"也許能,也許不能,有些東西要看天意."金熙張望了一下前面的路,回答得有些不經意.

"看天意."一想到自己是為了這顆珠子才不得不放棄現代的生活與事業,千寒就不能心平氣和.聽到這話時,便猛然轉過身來,想要熙一個認真的回答.卻不想,腳下一滑,連帶著身後的熙一起滾了下去.

本來兩人體質特殊,就算在這神奇的蒼松之巔不能使出看家本領,卻也不至于真的摔傷.這不,熙一用內力,就將兩人的速度緩了下來,二人從剛才的突然狀況下反應了過來,這一回神,才發現,彼此之間是如此的近,眼眸中倒映著的彼此清晰無比.

熙的那種熟悉的感覺再次升級,手臂里的溫暖與柔軟刺激著他每一個細胞,他不禁低下了頭,千寒的眼眸此刻真是美得發亮,就在二人失神,有些不自禁的時候,卻聽得耳旁一聲嘶吼,一只即將成精的白虎從二人身旁不遠的山石上撲了下來.

千寒是女子,此時又在熙身下,動彈不得,好在熙夠氣力,也夠靈敏,長臂松緊,便帶著她,伶俐的一個翻滾,便避開了白虎的攻擊,還迅速使二人的身都立了起來,手臂依然圈在了千寒的腰身之上,一縱一跳間,就躲過了白虎的攻擊,再反身一個騰躍,二人反倒騎上了白虎的背.

"你們下來,下來.求你們了."那白虎撲騰跳躍了半晌,也沒能將二人從背上摔下來,急得口出人.

"下來,下來,給你坐美食啊!我們才沒那麼傻呢!"千寒冷哼了一聲.

"不,我不吃你們了.這是實話,我不敢吃你們了,憑你們的本事,我也吃不到你們呀!"這只白虎倒是個機靈的,一看求饒不行,便干脆點出問題的實質.

"要我們下來也行,你得幫我們一個忙."熙不慌不忙地拍了拍白虎的腦袋.

"好好好,只要我大白貓能辦到,就一定會盡全力做到最好."白虎連連點頭.

"你應該知道,不是這座山孕育的生靈,是很難在這里施展靈力的.這樣吧,你帶我們飛到空中去,慢慢地繞著這座山飛個遍."熙抬了抬眼,又將內力加深了一分.

"好好好,我帶你們慢慢飛,別在壓我了,好重啊,真的好重啊!"白虎感受到了壓力,忙不迭地應了下來.

古代沒有那麼多的汙染,環境本來就比現代好上很多,而又是這麼一個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千寒早就覺得這里的空氣仿佛都是甜的.此時,將身一俯,只覺得心曠神怡,若不是還要尋找仙珠,千寒真覺得這是來到這里最美的時刻.

只可惜,白虎一圈一圈縮著飛,這蒼松之巔地上會發光的東西倒是不少,可卻不是蟲子就是植物,並沒有什麼圓溜溜的東西.

白虎帶著他們飛遍了整座蒼松之巔,熙便依將它放了.

可兩人出了蒼松之巔,千寒就似氣力全部消失了一般地暈倒了,熙連忙用手一扶,卻發現千寒身上的百花裙不知什麼原因黯淡了下來,同時消失的還有無論衣裙光鮮與否都存在的縷縷花香.

熙的心一緊,那感覺就好像失去了什麼珍貴的朋友一般.

好在經過一夜的休整,千寒的精神恢複了,身上的百花裙雖然光芒不再,但看起來,依舊算得上一件美麗的衣裙,忽略心里那一點點的失落,二人躍上馬背,踏上了去靖國國都的路.

畢竟靖國國主是知道惠國向他示好,讓千寒為其獻舞的事.就算看在熙的面子上,容得他們晚些過來,也絕不是可以看不到人.而且,三個月轉眼就過了,慧公主的回門行也動身了,熙最疼的妹妹,怎麼著也得看到了才安心啊!

"臣等向父皇辭行."甯王領著甯王夫人,也就是慧公主,正站在宮門前向安平遠道著別.安平遠揮了揮手,了些祝福的話,並讓他們帶上了送給金國主的禮物.

一旁的柔貴妃,一臉溫柔的笑,眼中卻有些得意的神,一閃而過.

"告訴他們,等他們回程,此事就可動手了."平陽宮中,柔貴妃給了親信一句話.其實是親信,實則也是什麼具體的事都不知道,只是知道柔貴妃告訴他一句話而已.

路上,甯王對慧公主照顧得是無微不至,就在回門的前一天,二人剛剛從禦醫處得知,他們有了第一個自己的孩子.

"慧兒,累嗎?"

"慧兒,喝點茶."

"慧兒,可要下車休息一會."

甯王一路上就只顧得上慧公主的感受,甚至在客棧住宿的時候,也是千般心,萬般在意.看慧公主的眼神,仿佛都已化成了一池水.

"皇兄,妹妹找到幸福了呢!"慧公主帶著笑容睡著了,夢中回到了她最喜愛的蒼松草原,那一片的清新,只讓她覺得窩心的幸福.

而此刻,柔貴妃的這句話卻已快他們數倍的速度,趕到了惠國與靖國的交界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