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心里的刺
又是一個噩夢,二夫人在米婆婆將那件事告訴她之後,便常常噩夢不斷,今夜自夢中驚醒,就怎麼也睡不著了,翻來覆去的難受得緊.站到園子里卻不自覺得向淨水閣行去.

現在的淨水閣是千寒的住所,只是現在千寒跟著金皇子去了靖國,那淨水閣中只剩了幾個丫頭婆子,此時都已睡下,周圍甚是安靜.

二夫人站在淨水閣前,只顧著一個人發呆,待微微緩過神來,這才發現,離自己不遠的地方站著另一個人,那身影,就算夜黑得如潑墨一般,她也認得出來,那是凌越,她苦苦地愛了半輩子的男子.

他就那麼站在那,一如多年前,在她的眼前璀璨著.

"冰兒……"

二夫人本已有些迷,不自覺地向凌越走去,卻在聽到那個名字之後,僵在了原地.直到眼前那個身影越走越遠,淚眼朦朧中,才見手指間的粉與一地飄零.

"我會贏的,我會贏的……"她向著虛空中抓了一把,只感覺心髒的位置疼得厲害.

玉潔冰清是嗎?美麗無雙是嗎?聰慧過人是嗎?凌老爺總是用這樣的詞形容她,為什麼只因為她喜歡香,他就能為她成為香料商,為什麼只因為她喜歡大漠豪,他就能帶她出生入死,為什麼她是冰兒,他就要將全王府最好的院子改名為淨水閣給她.為什麼……

只是當春風又拂來時,早已不見那一樹花兒.可那一根刺,二夫人只覺得心又疼了三分.

"我會贏的."發誓般她又了一次.

拂曉,米婆婆帶著精致的禮盒侯在門外,等待著巧施了妝,勉強遮住了那一臉疲憊的二夫人緩緩步出房門.

"夫人,這些都准備好了."米婆婆在二夫人踏出房門的一刹那,在二夫人耳邊輕輕地了一句.

二夫人轉過頭來,只微微點了點,又繼續踏著步子走了,依然是端莊而又得體的模樣兒.

"蘭兒拜見舅父."站在離鍾府主屋十步遠的地方,二夫人便遙遙地朝主屋行了大禮.

她的母親和鍾相國是沾親帶故的表兄妹,而鍾相國一直都與她的母親有聯系,她和鍾相國實則很熟悉,只是由于後來她嫁給了凌越,凌越為人率直,不喜歡結幫結派,這才略有些疏遠,不過她仍就暗中與鍾相國一家有些來往,這也是她上次能央著瑞王爺讓凌舞在大宴上有個表演的機會.

"你們下去吧!"未見人影先聞聲.

鍾府的下人們一聽這句話,立馬齊刷刷地行禮退下,一邊走一邊還不忘將凌二夫人帶來的人引去休息.

"蘭兒,今兒個怎麼有空想到舅父了."下人們一退下,主屋的門還關著,鍾相國卻不知從哪里走了出來,神采飛揚的俊秀模樣,無論怎麼看,都比實際年齡年輕了二十來歲.

"蘭兒心中一直掛念著舅父,只擔心舅父事多,這才不敢常來打擾."凌二夫人看著鍾相國柔柔地笑了.

"哦,哈哈……舅父再忙,也有與蘭兒聊天的時間.蘭兒要是得了空,天天往舅父家里跑,舅父也不覺得麻煩."鍾相國一邊爽朗的大笑一邊引了凌二夫人往主屋走去.

一到主屋,凌二夫人便將手中的錦盒打開,里面裝的卻不是什麼金銀珠寶,卻是一些精美的食,造型別致得很.

"這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蘭兒的這雙手和你娘的一樣巧."鍾相國看著那些食,神突然間有了些落寞,但不過一瞬,他的狀態又立即回轉了過來.

"蘭兒想什麼就直,只要舅父能幫上忙,什麼都不是問題."鍾相國伸手蓋上了錦盒,一臉慈愛地看向凌二夫人.

凌二夫人抬起頭,把心中的話都了出來.

"你想讓舞兒當上瑞王夫人,這事還真不是舅父可以左右的,和兒畢竟是皇子,他的婚姻定是要讓皇上指派的."鍾相國眉頭微微一蹙,端起茶杯來吹了吹.

"舅父."凌二夫人有些著急地看向了鍾相國.

"不要那麼著急,你什麼都挺好的,就是不如你娘沉得住氣.舅父只是這事不能完全控制在我手里,但是並沒一定不行啊!"鍾相國放下茶杯,站起身來,"明日我進宮去看看柔貴妃,替你約個時間,這事是親上加親的好事,你不用太擔心."

"謝謝舅父."凌二夫人終于真心笑了出來.

次日,凌二夫人便得到了柔貴妃的請帖,約她三日之**中相見.

"本宮其實早已中意你家舞兒."平陽宮中,柔貴妃投了一顆圓圓的吃食給她宮中的鸚鵡,那鸚鵡吃了食,開口便道:"皇上安好,皇上安好."

"那……"凌二夫人站在一旁,給柔貴妃遞上了一塊帕子.

柔貴妃叫她前來,早就屏退了左右,如今這遞帕子的工作之類的事,自然是她來接手.

柔貴妃接過帕子,擦了擦手,莞爾一笑道:"這如今有了些變故,你可知道."

"娘娘可是指凌家嫡女回歸之事.這事還請娘娘放心,我在家里的稱呼雖然一直都是二夫人,但身份卻真是凌家嫡正的夫人,為這事,我家老爺可是特意請過皇上的聖旨."凌二夫人急忙回答.

"你想左了,這事跟身份無關.自然,你家舞兒我也是早知的嫡正.不過確實和那歸位的凌大姐有關."柔貴妃將手中的帕子放在一旁的金色盤子里,走回到桌邊,端起了一杯茶,吹了吹,又抿上了一口.

凌二夫人看著她的舉動,心跳有些加快了.但就算著急,她也知道不能催,這柔貴妃在她面前的脾氣可沒有舅父那麼好,便也只能按捺住性子坐了下來.

"二夫人,這事不難,僅僅是個時間問題."見凌二夫人低頭喝茶不再開口,柔貴妃笑了笑,突然了這麼一句.

"望娘娘明示."二夫人猛地抬起頭,一雙眼睛因為希望而閃閃發亮.

"你的眼睛還真是像姑母."柔貴妃飛了一句完全不搭的話出來,又端起茶杯抿了抿.

"以前,我是希望我們兩家越早聯姻越好,現如今,甯王取了靖國的慧公主,這你家的嫡姐又跟著靖國的大皇子走了.就算這兩人現在是什麼關系也沒有,但也不過短短幾日,她就敢跟著金大皇子走,難保不是郎有妾有意,更難保會真的成就一段姻緣."柔貴妃著又站了起來,又向著凌二夫人招了招手.

二夫人忙上前,跟著柔貴妃向前走去,一直走到一只油燈前.油燈的光不亮,上面滿是燈花.

柔貴妃拿起燈撥,挑落了幾朵燈花,油燈一下就亮了起來.做完這些,她回頭對著凌二夫人笑了笑.二夫人稍一沉思,便將身一福,點了點頭,告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