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秘密
這邊是千難萬險地走進草原,那邊遠在惠國的凌府卻是讓二夫人愁斷了腸.

千寒走得當日,凌風就郁郁寡歡,盡管在心里無數次地告訴自己這事很無所謂,但是,他就是高興不起來,而這些落在了凌舞的眼里,便刺刺地很讓人難受.

凌風直到午後都沒有認真吃過東西了,凌舞知道,所以她在廚房里,認真地熬了蓮子羹,此時正惴惴不安地站在凌風的門口.慢慢地伸出手,輕輕地敲了敲,又立馬怕疼般快速收了回來.

"我想靜一靜,別來煩我."凌風的聲音聽起來,很有些不耐煩,這是凌舞從來沒聽過的語氣.

微微愣了愣神,凌舞鼓起勇氣又敲了一次.

"走開."這次凌風的聲音大了起來.

凌舞的眼淚開始在眼眶里打轉,但她依然倔強地沒有離開.

"走開,你沒聽到嗎!"沒有聽到門口的人離開的聲音,凌風煩躁了起來,猛地站起身,一把拉開了門,就這麼對上了凌舞淚光閃閃的眼.

"舞兒,是你,我還以為是不懂事的丫頭.錯了你,別放在心上."看到門口委屈的凌舞,凌風連忙柔聲安撫道.

凌舞沒有吭聲,只把食盒往凌風手里一塞,轉身跑了.

凌風無奈地看著跑遠的凌舞,搖了搖頭,回房,將食盒隨手一放,又坐在桌邊發起了呆.

"哥哥."不多久,凌舞再次出現在凌風的房間,手里捧著香氣撲鼻的花,正是凌風上次稱贊過的迎風花.

凌風看著凌舞,心中滑過一絲溫暖,他突然站起來,拉著凌舞就往外走.

凌風拉著凌舞到了後山,而凌風的親娘凌胡氏正是埋葬于此.

"這是我娘的墓地."凌風伸手撫了撫碑上的灰塵,墓碑旁邊並沒有亂草,只有凌越當年親手種下的松柏和楊柳,在風中訴著懷.

"我從前沒帶你來過,想必你也從沒有到過這里."凌風的緒已經平緩了下來,他微笑著看向凌舞,凌舞眼里的好奇與不明就里,讓他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我從前想著帶過來的人是我的同父同母的妹妹,誰知,她也就和著父親來過一次,我都沒有機會和她單獨來這."凌風向著墓碑拜了拜,惆悵的緒又現了出來.

"哥哥."凌舞聲地叫著,她從沒見過這麼難過的凌風,這讓她的心像是被什麼撞擊了.

"嗯."凌舞叫完之後,並沒有再什麼,凌風疑惑地回了頭.

"你真的只是想帶妹妹過來."凌舞帶著淚水笑了.


凌風轉身撫上她的肩頭:"傻丫頭,怎麼了.我並不是有意這麼的,哥哥心里有一點自私,今天出來,沒想卻惹你傷心了.舞兒,你一直都是我的好妹妹,哥哥心里不該有那一點兒自私,從今往後,哥哥一定完完全全把你當成同胞的妹妹,可好?"

凌風著松開手,想去看看凌舞的表.

誰知凌舞卻一把將他抱住,喃喃地著什麼,凌風嚇了一跳,本想掰開凌舞的手,沒想凌舞卻怎麼都不放手,無奈之下,凌風只好任由凌舞抱著自己.

"丫頭,別傷心了,哥哥以後一定不留那點兒私心了,好不好."估計到凌舞大概是緒激動了起來,凌風憐愛地拍了拍凌舞的肩頭.

就在兩兄妹呆在後山的時候,二夫人房里的一只茶杯粉身碎骨了.

"你的是真的?"二夫人一邊急急忙忙地擦拭著手上的茶水,一邊低下頭去問收拾著茶杯碎片的婆子.

那婆子草草地收了收地上杯子的殘渣,便抬起了頭.看著二夫人的眼睛,用力地點了點頭.

"所以,要快.夫人,如果再拖下去,會出什麼事還真是不知道."那婆子有一雙不安份地惡毒的眼,此時她正用這雙眼,直愣愣地盯著面前的二夫人.

"米婆婆,我也知道要快,可是,不能為我掙得一分身份的女婿,我要不得啊."二夫人的臉色微微好轉了些.

"瑞王爺."米婆婆湊上前,輕輕地在二夫人耳邊道.

"他不是中意那個凌千寒嗎?"想起瑞王曾經在那凌千寒走後,還來到凌府,留了件寶貝給那野丫頭,讓凌將軍千萬要及時告知千寒回來的時間,她就有氣.

"夫人,瑞王爺中意的是老爺手上的兵權."米婆婆笑了笑,臉上的皺紋都堆到了一起.

"我豈會不知,只是我原本希望,那瑞王看中老爺的兵權,能讓凌舞過得好一些,而如今,他卻先將好感投給了那個野丫頭,怎麼都讓人有些憋氣啊!"二夫人著,一把撫上了桌子.

"夫人,照老婆子,您對二姐也算是盡心盡力了,現在她在凌府一天,您的危險就多一點."

"不會的,就算舞兒再不成,他們也懷疑不起來."二夫人的撫了撫額.

"您可仔細想想,那二姐若是真的動起了,若是做出點瘋狂的事,那秘密不定,夫人已經賠上了青春,難道還要讓自己一點的心願也要毀掉嗎?"米婆婆不話了,又看向二夫人,一雙眼里全是讓二夫人不安的神.

"好,我想辦法再去見見柔貴妃."二夫人下定決心似的,捶了錘桌子,本來當年就是那麼打算來著,如今,算是犧牲了一輩子的幸福,如何還能讓這一切化成鏡花水月呢!這秘密絕不能透露出去.

"夫人這麼想就對了,不快刀斬亂麻可不成啊!再,當年那女人,至今下落不明,誰知道是不是逃過了一劫.柔貴妃,不如盡快見到,您也不妨多去鍾府走動走動,總歸是有好事,沒壞事的."米婆婆笑了笑,看著二夫人緩緩地點了頭.

"那老婆子這就去辦了."米婆婆轉身走了出去.二夫人卻像渾身的力氣都被抽盡了,趴在桌子上半晌都動不了.直到外面有丫鬟請她去大廳與老爺共進晚宴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