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甩尾巴
這陣馬蹄聲是伴著穆天池的聲音響起的.

"前面的人,可是熙和千寒?"聲音尚為遙遠,可已經讓熙和千寒敏捷地松開了對方,盡管還有些喘不勻氣,但已都在努力調整著狀態.

不多久,天池和巧蓮雙雙下了馬,走了過來.

"巧蓮擔心你們呢!也是的,這麼大晚上,我們還是回去的好,雖這草原甯靜,但這大晚上的,什麼都不方便,白天再來一覽風光,豈不更好……"

穆天池的話還沒有完,巧蓮便接了口,"穆大哥,你又何必為我遮掩."畢,她看著千寒,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我累了,想睡了,一個人卻又害怕,穆大哥這才帶著我來找你."完,便又含羞帶怯地低下了頭,真真是讓人不忍責怪于她.

千寒連忙拉起她的雙手,柔聲地:"那我們回吧!原本是想著看看這草原的夜景,難得這麼遼闊的草原,還如此平靜."

"嗯!那穆大哥和金皇子一匹馬,我和你一起可好?"巧蓮閃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直愣愣地盯著千寒,那神當真是楚楚可憐.

千寒忙不迭地答應,直到回到帳房,才意識到那麼一絲不對.可又抓不住是哪里不對.疑惑中,她掀開了門簾,向外張望,熙的那匹白馬,正在不遠處悠閑地踱著步.而正是這匹馬,讓千寒想起了這絲不對,頓時背後一陣涼意.

看看睡著的巧蓮,她又覺得自己多心了.慢慢安慰了下自己,開始思索起甩尾巴的辦法.很顯然,如果穆天池和巧蓮一直跟著她那麼緊,她的尋物計劃就不能那麼正常的進行了.她也不是沒想過巧蓮在外害怕的恐懼心理,不過,光看穆天池對其的緊張程度,也知道,就算熙和自己真的跑開了,巧蓮也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可是要怎麼辦,才能成功地甩掉尾巴,並不讓他們對自己的行為起疑呢?千寒的眉頭微微皺了皺.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嘈雜了起來.一大隊人馬張燈結彩地往這邊疾馳而來,領頭的不是別人,正是金熙.

千寒連忙掀開簾子跑了出去,剛到隊伍的前端,就見熙對她使了個眼色,她也來不及思索其他,便坐上了向她敞開簾子的馬車,整個隊伍沒停留,轉身就走,以至于,巧蓮盡管警醒,但也只來得及看到馬車的背影.

巧蓮正預備追上去問個究竟,一位兵士很有禮數地攔住了她,非常溫和地做了一個手勢:"巧姑娘,您的馬車在後面."

巧蓮望了望沒法追上的那輛馬車,沒挪步,聽到身後有聲音,回頭喊道:"天池,有人劫持了千寒,我們快趕上去."

身後的人的確是穆天池,但是穆天池卻是一張笑臉.

"不是什麼劫持了,是熙聯系上了靖國國都,靖國國主派人來接我們去國都了."

"你怎麼知道是真是假,我們想要離開惠國都那麼難,進了靖國,那些人豈能讓我們這麼容易進入國都,快,我們快趕上去,不看見他們安然無恙,我實在是無法放松下來."

巧蓮著,一雙水汪汪地大眼睛便盛上了淚水,穆天池猶豫了半晌,終于點頭答應了.

看到穆天池帶著巧蓮上馬,一旁的兵士急了,一把拉住馬的缰繩.

"二位,不要冒然追趕隊伍,若是被前面的侍衛誤會,怕是會給二位帶來許多危險的."


穆天池剛想點什麼,卻見那兵士突然撒手,身下的馬匹抬起前腿嘶鳴一聲,便向前沖了出去.天池連忙一邊護住驚呼的巧蓮,一邊控制住狂奔的駿馬.

眼看就要接近千寒所乘的馬車了,馬車旁的侍衛不分青皂白地攻擊了過來.穆天池連忙拉住馬,試圖和侍衛好好上一.巧蓮卻一拉缰繩,依然不肯將馬的速度降下來.

雙方奔跑僵持著,突然,路旁跑出四人,團團圍住了二人.巧蓮繼續拉扯缰繩,穆天池此時卻出手制止了她.

"你干什麼,他們越不讓我們接近他們,他們就越可能是遇到了危險,你怎麼這麼不開竅."巧蓮發怒低喝道.

"不是,不是,你看看面前是誰,是風,火,雷,電啊!"穆天池低著頭,反複在巧蓮耳邊著,在他看來,巧蓮實在是太重重義了,就算被怒喝,他的心里也是甜蜜蜜的,這明什麼明他沒看錯過人啊.

巧蓮微一愣神的功夫,穆天池已將馬完全控制住了.風,火,雷,電四人齊齊在馬上行了一禮.

"謝穆公子體諒.皇上有命,命大皇子即刻攜凌姑娘入宮,聖上實在是太過關心大皇子,也太過愛舞了,還請二位見諒."

"那我們可趕上去,和他們一處?"見巧蓮仍然焦急地張望著又走遠了的馬車,穆天池連忙問道.

"他們所乘車馬,乃皇上禦賜,只有皇上欽點的人,才可搭乘,還請二位見諒,別為難我們."風耐心地解釋著.

"再者,我們知道巧姑娘只是擔心大皇子及凌姑娘的安危,現在看到我們幾人,還請放寬心,這是皇上欽點的隊伍,不會出錯的."火也一反急躁的脾氣,耐心解釋了起來.

穆天池雖然不忍巧蓮急躁如此,但也明白四大侍衛的為難之處,只得對四大侍衛道:"那我們跟在他們後面可行?"

雷點了點頭,指了指後面追上來的另一輛馬車,笑著:"更深露重的,巧姑娘還請進車歇息,我們會以最快的速度追到最接近的地方的."

電是早已去追趕前面的隊伍,看起來似乎要去把這邊的況通報給前面的隊伍知道.

巧蓮輕輕歎了口氣:"唉,既然如此,也不必浪費自己的精力了."完,便面無表地進入了馬車.

而一直被她惦記著的二位,此時正站在起初的帳篷旁,看著隊伍越走越遠.

"他們還真是來得及時,你隱藏得真好,沒斷過聯系,卻讓他們都相信走散了."隊伍幾乎已經走得看不見了,千寒轉頭看向了熙.

"不然怎麼辦,他們都知道的話,今兒這招還怎麼使得出手呢!"熙笑笑,眼里全是頑皮之色,大男孩般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