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蒼松草原
熙他們的船在這風起云湧的大海上,真是一葉飄零.不多會,這船就在驚濤駭浪中被拍翻了過去.

千寒不會水,但是在掉下水的那一刻,她明顯感覺到有一只大手牢牢地牽住了她.

待千寒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是晚上,身在帳篷之中,躺在軟墊之上,旁邊架著一個大火爐,非常的暖和,然而這暖和中卻又讓她有一點兒異樣的感覺,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身上,這才明白過來,那異樣的感覺是什麼.掉落到水里,可此時,她的衣服竟是全干的.

"你醒了!"詫異中,巧蓮的聲音傳了過來.

千寒微微地動了動身體,想象中的僵硬與麻木的感覺並沒有傳來.剛要坐起,巧蓮的一只手卻伸過來,微微地按了按她.

"在水里泡了那麼久,又躺了那麼久,現在想必會有些疲勞.好在換上了乾淨的衣服,可能感覺稍稍好些."

經巧蓮這麼一,千寒這才細細去看自己的衣裙,的確是換過了,而換的衣裙,正是她隨身帶出來的百花裙,顏色依舊如那夜之後,並沒有太過炫麗.

可巧蓮明顯還是對這條裙子有些注意.

"這條裙子,來也真巧,我們被沖上了岸,別的東西都找不著了,偏偏找著了這麼件衣裙,而且,料子好像也有些特殊,本來想要放在火旁烤烤,誰知,拿在手上便已是干的了."巧蓮著,輕輕按住千寒的手摸了摸那衣裙,千寒卻就勢拉住了她的手,坐了起來.

"將軍府的東西,我也不太清楚,你知道的,我只是半路回來的女兒."千寒極為自然地整了整衣裙的褶皺,笑笑.

巧蓮微微皺了皺眉,似乎還想些什麼,就聽得"咕"地一聲.千寒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肚子,這昏迷了不知多長時間,真的有些餓了呢.

而配合著這聲肚子的叫喚,一條被烤得皮黃肉嫩的魚便出現在了千寒的眼前,抬起頭,對上的卻是熙帶笑的眼.

千寒心頭一安,伸手就接過了魚,接著便毫不斯文地大嚼特嚼了起來.

"看來是餓得狠了呢!昏迷了整整一天,也難怪了."穆天池也跟著走了進來,伸手遞了一條魚給巧蓮,滿眼的溫柔.

千寒狼吞虎咽地將魚啃了個精光.她原本實際上是不怎麼喜愛吃魚的,然而今天,卻吃得無比香甜,看來饑餓確實是個很棒的調味劑.

吃完一條魚之後,她才騰出嘴巴,開始詢問了.

"風,雷,電,火這四個人呢?"

"嗯!和我們失散了."穆天池蹙了蹙眉,"當時,我上岸的時候,身邊沒有看到一個人,好在巧蓮身上有我放置的符咒,否則,我要找到你們可就難了."

"也難為巧蓮,上了岸就急著找你,確實有心."熙接過話頭,了一句,卻令千寒心頭一凜.這麼來,因為不會水,而導致昏迷的人只有她一個,而巧蓮上了岸就急著找她,還真是沒有之前一點暈水的樣呢!

"我家以前是打漁的,可惜我離開家中十年,這才會在上船時暈了會,落了水倒是把幼時會的,都想了起來."巧蓮著,撕下一條魚肉,臉上一點異樣也沒有.

"好在你想起來了,沒事是最好的."天池顯然完全相信巧蓮,千寒在心里微微搖了搖頭,也許是自己太敏感了吧!

"來仔細看看吧,這里就是蒼松草原."熙突然站起身來,張開雙臂,像是要擁抱住整個草原.

"到了蒼松草原."千寒也站了起來,若不是有旁人在,她真的很想歡呼一聲,這里就是她要來的地方啊!精露仙珠,一定就在不遠處吧!

"你以前看過草原嗎?"熙轉頭看向她.


千寒搖了搖頭.

"那想不想試試在草原上奔跑的感覺?"

"嗯!"

"可是,千寒剛剛才醒,身子會不會太弱了點……"巧蓮關心地連忙接了一句,話音還未落下,就見熙掀起了帳篷的簾子,一匹白色的駿馬,赫然眼前.

"沒事."千寒走過去摸著馬的鬃毛,心里一片喜愛.大概千寒的身子真的是虛了些,上馬明顯比從前要緩慢許多,倒真有了平常富貴姐模樣.熙見千寒已經上馬,便敏捷地翻身,只一躍也上了馬背.二人朝著天池和巧蓮方向點了點頭,就策馬離開了.

"我們也過去吧!在這呆著實在無聊."二人剛剛離去,巧蓮就對天池如是.

穆天池有些為難地看了看巧蓮:"可我們現在就只有這麼一匹馬."

千寒和熙卻在二人對話的時候,跑出了老遠,早已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中.

"啊!"下了馬的千寒,對著空曠的草原就喊了那麼一嗓子,如此乾淨廣闊的地方,真的令人身心愉悅呢!

"你也不怕招來狼?"熙打趣地看了看她.

"你敢大晚上地帶我來見識這草原的夜景,我又何需擔心太過,我自是十分相信你."千寒回頭抿嘴一笑.

熙聽得心頭一暖,被人信任的感覺,自然是好的.

"這就是蒼松草原神奇的地方,這片草原實在是太過甯靜.自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一場大火中重生之後,整片草原就遇不上一只肉食動物,當然它們或許都跑進了蒼松之顛,那里可是有著野獸的."熙遙遙地指了指蒼松之顛的位置,那是一座不算太大,但郁郁蔥蔥的山嶺.

"嗯!那我們先在這里找吧!"

熙回頭,就見千寒在細致地四處翻找.

難道她打算這麼去找精露仙珠.熙勾了勾嘴角,從來沒有發現她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面呢.他心里想著,便獨自坐在了草地上,又隨手拔起兩顆草葉,含在嘴中吹了起來.

那樂音悅耳動聽,使得萬分喜愛音樂的千寒不禁停了下來,認真傾聽起來,聽到興起之處,便翩翩然如蝶起舞.身上的百花裙更是配合之至地耀眼了起來.

樂聲和舞蹈配合得天衣無縫,熙不禁站起身來,跟著千寒的腳步移動.月光下,千寒舞動的身影在熙的身邊不斷地旋轉跳躍,像極了童話中的公主,熙漸漸地被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不自覺地停下了音樂,只顧靜靜地看著她.

千寒起初沉浸在舞蹈之中,隨著音樂的停止,她也漸漸地化動為靜.轉過身來的時候,卻見熙就在身側凝視著她.

不知怎的,那樣的眼神令她的心不自覺地漏跳了一拍,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熙越來越近的臉龐,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熙的手慢慢地搭上了千寒的腰肢,熟悉的感覺越來越濃,他的眼神已經無法離開.那潤的嘴唇,看來真的是太誘人了,熙的喉頭微微動了一下.千寒的眼睛閉了起來,心跳的感覺越來越明顯.想象中的柔軟真的到了,兩人似乎對這樣的行為都有些陌生,可唇上傳過來的感覺,是那麼甜蜜,就在二人迷蒙之中.

一陣馬蹄聲漸漸大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