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強大的幻術
甯王與慧公主的結親,皇家可謂是大辦特辦.本來皇家的一般娶親就有夠繁瑣,此次更是隆重非常.

參加慶典的所有人,最後幾乎都是又興奮又疲憊.

但第二日清晨,熙仍舊早早向安平遠道了別,帶著一行人,踏上了返回靖國的路.

熙帶過來的婆子丫鬟並兩個侍衛,都留給了慧公主,身邊有的只剩下四名貼身侍衛.而千寒這邊,凌越則是讓穆天池陪伴前往,只是,這穆天池又帶了一嬌俏的跟班——巧蓮.

巧蓮自那次被穆天池送走以後,就一直跟著穆天池住在穆天池師傅留給他的宅院當中.巧蓮只要跟著救命恩人,而穆天池卻堅持在外尋找她的家人.此次遠行,穆天池本是准備將她先安置在凌府,但巧蓮不依,非得跟著出來.又因為現如今,千寒身邊沒有丫鬟婆子跟著,巧蓮就越發的需要了.所以,盡管是臨時決定帶上她,但她的路引還是沒費什麼工夫就批了下來.

一行人還是用熙來時的招數,打扮成普通富貴人家的樣子,中間一輛馬車,巧蓮陪著千寒坐在里面,由于此時,熙身邊只留下風,雷,電,火四個侍衛,隊伍就更不起眼了.相對而,也會更安全.

只不過,一行人剛踏進郊外的樹林中,並不是千寒身體成形的茂密樹林,而是西邊,樹木不算茂盛的樹林.就遇到了一件怪事.

"天池.我們要出國都了嗎?"巧蓮坐不住,頻頻掀開簾子來看外面,如今看到樹林,便詢問了起來.

"出了這片樹林,就算正式出了國都了."穆天池極其溫柔地回答道.

坐在里面的千寒看著天池的神,默默一笑.

"就快出國都了呢!"巧蓮眉眼彎彎地回過頭來看向千寒.

千寒點了點頭,又聽巧蓮接著道:"真的,被那大鵬精困了十年,我哪里都沒去過,剛接觸了國都,現在又要離開國都去往別處.若不是運氣遇見了天池,我哪有這樣的造化."

她這聲音控制得很好,不至于讓外邊的人聽見,但天池就在馬車旁,又是修行之人,耳力本就比一般人好上很多,因此,巧蓮這話,一點兒沒偏差地全進了他的耳里.他不禁微微勾起了嘴角,心里念著,遇見你,也是我的運氣.

千寒笑了起來,這巧蓮真是個直爽的丫頭,看她這樣行事,真是很好相處呢!兩人便又閑話開了,著著,居然還生出些相見恨晚的緒來.

行進過程中,巧蓮仍舊時不時地掀起簾子看向外邊,記不清是多少次掀簾子了.巧蓮突然發現外面的氣氛有些不對了.

能看見神的幾人皆是微蹙著眉頭看向四周.

"怎麼了?"千寒見巧蓮這次掀起簾子來,既沒話,又半天不放下的,便探了頭出來,這一看,立即大驚.怎麼會走了這麼久還在這林子里呢?昨日和熙話的時候,她記得熙告訴過她,國都西邊的林子不大的呀.照他們現在的速度,就是國都東邊,自己出生的林子,都該過了.

正要詢問,便見熙豎起一手,整個隊伍隨即停了下來.

巧蓮不解:"出了什麼事了,為什麼要停下來?"

"事有點不對,我們走了這麼久,居然都是在原地打轉."穆天池一邊張望著四周,一邊回答道.

"原地打轉,莫不是我們遇上了鬼打牆."巧蓮吃了一驚.

穆天池搖搖頭:"林子中並沒有多出新路,不是鬼打牆,怕是碰上了幻術了."

巧蓮愣了:"那怎麼辦?"

略想了想,又回頭拉住千寒一同下了馬車.

騎在馬上的幾人見二人下了馬車,便都下了馬,走了過來.


待穆天池走到二人旁邊的時候,巧蓮立馬松了拉住千寒的手,向穆天池靠近幾步,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住天池.

"天池,我們可不能坐以待斃呀!困在這里,我害怕,感覺就像又落入了那大鵬精的巢穴."

天池安撫地一笑:"不用擔心,有我在呢!一定會走出去的."

"那你帶我走出去."巧蓮又離穆天池近了一些.

"我們大家一起想辦法."穆天池溫柔地道.

可巧蓮卻堅決地搖了搖頭:"不,我只要你帶我去,我知道這幻術的,要不然就是一開始就防住,要不然就要找薄弱點.既然現在沒有防住,我們就要去薄弱點,那分開來找,一定能更快找到的."

幾個侍衛一聽,感覺巧蓮這話很有道理,便紛紛點了頭,都想分開去找這薄弱點,但礙于熙沒有發話,皆呆在原地,不敢擅自行動.

熙微微蹙了蹙眉,分開找薄弱點,倒是有可能更快找到點,可是,如若這幻術是針對某個人來的,這一分開不是讓那人的危險更大麼!可面前的幾人明顯著了急,思考了一瞬,他便開口道:"那這樣吧,我們也不要都分散了,兩個人一起的去找吧!巧蓮就跟著天池,我帶著千寒,你們四個,風和雷一起,電和火一起,記著互相照應,若是找到薄弱點,就發信號給大家."

穆天池也是想到了幻術怕是針對某個人的,要提出異議,卻又看見巧蓮害怕的眼神.這里面就是巧蓮最弱吧,千寒有熙照顧一定出不了錯,便點點頭.但略想了會,又提出用自己的坐騎和火駕著的馬車換換.火見熙點了點頭,便將馬車換給了他.天池便駕了馬車,選了一個方向帶著巧蓮走了.風,雷,電,火也都回頭上馬選好了方向離開.

待幾人離開,熙回頭朝千寒笑了一下.

"我們也去找薄弱點吧!"

千寒點了點頭,突然想到了什麼:"你也是不願別人知道自己真實的能力麼?"

熙微微點了點頭,露出一抹無可奈何地笑:"被你中."

千寒了解地勾了勾嘴角,率先選擇了一個方向走了過去.

太陽開始西沉,兩人卻還在這林中繞著圈.看著太陽的方向,千寒捶了錘雙腿,一下子坐了下來.雖現已是妖精體質,但身體仍舊會累,看來妖精比人類也不過是多了些法術而已.

熙也坐了下來,還順手拔了幾棵草在手中把玩著.不一會一只栩栩如生的螞蚱便誕生了.千寒一見,不由得心生喜愛.注意到千寒的神,熙笑了笑.

"我以為只有我現在還有這閑逸致,沒想到,你也是這樣的人."著便將螞蚱遞了過去.

千寒接過螞蚱,細看一會:"不這樣放寬心,難道急死了有用."

"呵呵."熙看了看太陽的方向,"都已經這麼晚了,我們在林中轉了這麼久,既沒有看到他們幾個,又沒有見到信號.這只有一種可能了."熙著停下來,指了指千寒和自己."這幻術是針對我們或我們其中一個來的."

"他們都已經走出去了?"千寒愣了愣.

"應該沒錯."熙點了點頭.

"那我們也可以破除幻術,走出去了吧!"千寒的眼眸亮晶晶地看向熙.

"本來可以,可這幻術持續的時間太長,幻術又過去強大,已經很難破除了.不得不,經過這一遭,我才真正意識到惠國不虛幻術大國之名啊!"熙繼續微笑著,仿佛破除不了幻術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千寒可就沒有這麼淡定了,她不覺微蹙了眉頭,在腦海中拼命搜集有用的信息.正當她苦相冥思之時,一只手指纖長的大手放在了她的面前.千寒不由得一愣.抬頭去看這手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