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預備上路
雅竹居內,凌越微蹙著眉頭聽完了七七的敘述.

"照你這麼,姐的失憶是心火急攻的結果咯?"

七七一臉嚴肅地點了點頭:"是."

"那金大皇子可有,借助蒼松草原的力量,能夠治愈姐?"

"老爺."七七抬起頭看向凌越"金大皇子並沒有有絕對的把握,只是了那蒼松草原是個神奇的所在,能夠壓制心火而已."雖然她知道千寒並沒有什麼心火急攻的毛病,但真正有本事的人,卻是不常輕易許諾.

凌越沉思了一會,忽又問道:"你看姐,可是願意給金大皇子診治?"

七七微微一愣,心里立即就明白了,當初那場林中戲,她是有份參與的,如何不知,了千寒懼醫的事.

"老爺,想必您也看到了大宴,姐舞蹈之後,金大皇子為她把脈之事.奴婢別的不敢,但就奴婢自己的感覺,這金大皇子是個很能讓人安心的主."

凌越點了點頭.

"那老夫這就去拜見金大皇子,請他為女減輕一下病症."

畢,便從太師椅中站了起來.

"老爺."七七稍移了一下位置,悄悄地擋在了凌越的前面."您不必去見金大皇子的,金大皇子已許諾願意為姐診病了."

"他願意為姐診病?"凌越登時有了些疑惑,自己家好像和靖國皇族無半點關聯吧,他這麼輕易就同意了.難道是有所求?

"他有個條件的."看到凌越的反應,七七開始暗贊千寒的智慧,她早就了,凌越是絕不會相信沒有條件的事.

"什麼條件?"聽到七七的法,凌越的一顆心倒是落回了原地.

"他金國主愛舞,此次為姐診治也是有這個私心的."七七看著凌越的眼睛."所以,只要老爺和姐同意,他就會找皇上要這個人."

凌越點了點頭,隨即站起身來,取了毛筆,修書一封,封面上清楚地寫著"金大皇子親啟"的字樣.

寫完之後,便吩咐七七道:"去把凌大管家叫來,再讓凌通將穆術士請來."

七七行禮,退出了房間.

待她回到淨水閣的時候,正好碰上取粥食回來的六六.便借著給姐送膳的機會,去到了千寒的屋里.將在雅竹居的況一一回稟了.這廂剛完,門口便傳來一一的聲音.

"姐,老爺來看你了."

七七忙將食盒拿起,向進了門的凌越行了一禮,又匆匆退下.

凌越此番前來,並未就留,只簡單地告訴了千寒,自己的想法並將修書給金大皇子,請金大皇子為她診病一事交待了一番.又了穆天池將與她同行.最後,凌越又了這麼一句話.

"千寒,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你去診治,才是真的孝順."

凌越離開淨水閣好久,這句話卻在千寒的腦子中不斷地回響.真的好像父親,自己身在現代的父親,曾經也過這樣的話.

盡管來這里還是很短的時間,但這一夜千寒卻為了這句話失眠了.

第二日,皇上果然派了糖子來詢問凌越關于是否願意千寒去靖國為金國主獻舞一事.凌越同意自然不在話下,凌風卻是一驚.

早有感覺,千寒定然會走,可卻沒想到事會來得這麼快.想要挽留,卻苦于沒有借口.父親都同意了,他如何能反對.只有悲傷的眼神流露了他的緒.

這樣的眼神刺痛了凌舞的心,使她對千寒更加沒有好感,但想到千寒即將離開,身心便又舒暢了起來.而她的這一些表和舉動盡數落在了二夫人的眼里.

難道舞兒之前的不開心,只是因為風兒.她在心里打了個哆嗦.不過,好在千寒要離開,沒有其他的事分她的心了,她完全可以安下心來,替凌舞張羅婚事.不能再等了,這事一定要快.

宮內的人也大多知道了這一消息,瑞王聽到這事的後一腳,便被柔貴妃喚了去.

"母妃,找兒臣可是有什麼事?"安平和恭敬地站在柔貴妃的身旁,看著柔貴妃修剪花枝.

"你知道她要去靖國了嗎?"柔貴妃著,手上的花剪沒停.

"知道了,讓她去便是."安平和平靜地回答道."不是還有凌舞嗎?"

"呵!"聽了瑞王的話,柔貴妃的手停了下來."真沒想到本妃的兒子是那麼樂意幫人做嫁衣裳的人啊!"畢,轉手將花剪放在桌上,回身走到了椅子邊.

"可父皇已經下旨……"安平和緊緊跟著柔貴妃,站立在了椅子前.剛了這半句,便被柔貴妃冷冷地一聲"哼"給打斷了.

"你剛才什麼?"柔貴妃問.

安平和抬抬眼眸,重複著剛才的話:"兒臣父皇已經下……"

"再前面那句."柔貴妃再次打斷他.

安平和愣了愣,隨後,慢慢地道:"母妃,兒臣的意思是,凌舞也是凌越的女兒."

柔貴妃看了看自己漂亮的手指甲,又抬眼掃了掃安平和,輕輕地歎了口氣.

"你呀,終歸還是太年輕."

"求母妃指點."安平和向來很服自己的母妃.

柔貴妃微微笑了笑.

"甯王娶了慧公主,只要兩國不撕破臉皮,皇上定是要厚待甯王.我們若是不增加點援助,怎麼能行.你剛才凌舞,她是凌越的女兒沒錯,在母妃眼里,她和凌千寒沒有什麼區別.但現在的問題是,凌千寒要去靖國,那會發生多少事,你可知道?"

"母妃的意思是,金大皇子想要凌千寒為金國主獻舞一事是借口?難道這二人這麼短的時間就……"安平和將眼抬了起來,略有些吃驚地望向柔貴妃.

"母妃有這麼嗎?母妃只是世事難料,萬一出個什麼差池,真的出現這樣的事,怎麼辦.凌越若是只和我們結親,他的重心自然會傾向我們,若是凌千寒真與金大皇子聯姻,就算我們爭取到凌舞,他的重心也不定會傾向哪一邊.而且若是這樣,有些事,我們也就不好放手做了."柔貴妃著,眼里射出一道寒光.

"謝母妃提點,兒臣知道該怎麼做了."安平和完全聽懂了柔貴妃的話,便行禮預備退下.

"去吧,我的和兒就是個聰明的孩子."著,柔貴妃臉上一片祥和,剛才陰冷的氣息已全然不見,任誰看了,都會覺得是一位關愛孩子的好母親.

就在安平和准備離去的時候,突然聽到糖子的聲音.

"皇上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