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安排
熙呆在皇宮的時候,千寒等三人依然在驛站中住著.凌風一個人吃過早餐,又被七七拉去一處宅院中休息.

"少爺,您昨晚守了一夜,今天要再不休息,姐該擔心了."七七一邊將凌風往驛站的內院帶,一邊著話.

可凌風之前還跟著七七走著,聽了七七這一句話,他倒不走了,停下來直直地盯著七七.

"你現在是要帶我進去休息嗎?你不知道我跟過來,是因為著急千寒的病嗎?不用帶我去休息了,帶我去千寒那里一趟吧!"

看著凌風眼里有些凌厲的光芒,七七心里微微抖了抖,但很快又站穩了立場.

"姐仍在歇息,一星半點兒勁也沒有,不過,少爺的關心也是沒錯的.這樣好了,少爺真想去探望,那七七就去把姐給喚醒了."畢,便快步地向千寒住的屋子走去.

凌風稍稍一愣,又忙在背後喊了一聲.

"回來."

七七停下腳步,轉回了身體,但卻並不向凌風的位置靠近.就在原地,朝著凌風將身福了一福.

"少爺,可是還有什麼事?"

"姐真的還在歇息嗎?"凌風緊緊地盯著她.

七七點了點頭:"少爺,姐的病症來勢凶猛,昨日,熙大皇子為她診治之後,就開了幾副藥,姐喝了藥,就一直睡到現在還沒醒."

"那就不要去打擾她了,你好生在旁照顧吧!"凌風想起治風寒的藥確實有安眠的功效,也就不再疑他.轉身又朝七七剛帶他過去的方向走去,七七連忙跟了上去,帶著凌風直到住處.

"你去吧,照顧好姐."凌風進屋前,又吩咐了一句.

"是."七七應承下來,便步履匆匆地離開了.

屋內,千寒正站在金之航送給慧公主的那副畫前沉思.七七進門後,敏捷地將門關好,便走到了千寒的身邊.

"姐,少爺已經安頓好了."

"嗯!"千寒回答著,她不想再繼續裝病了,況且她還有些話要私下底和七七.

"昨日,我遇上只道行怕有千年的狐狸了."千寒著便轉過頭來看向七七.

"狐狸……"七七一時有些搞不清狀況.

"她告訴我,我要找的精露仙珠不在惠國國內,而有可能在靖國."千寒一口氣,將意思都表達了出來.

"那姐打算去靖國?"七七問道.

"對."和聰明人話就是痛快,千寒在心里贊道.

"可這狐狸……"

"不管狐狸可不可信,我這次都會去.我不會放棄一點希望,而且,熙大皇子答應幫我,跟他去靖國,是再方便沒有的了."千寒微笑著語氣輕緩地出自己的想法.

"好."七七點了點頭,"七七願跟姐到天涯海角."

聽了七七的話,千寒卻搖了頭.

"不,我希望你留在惠國,留在凌府."

"為何?"七七微蹙了眉頭,滿面驚異地看向千寒.

"讓你替我留守大後方啊!"千寒輕笑.

"留守,大後方?"七七微愣了一會,沒待千寒再次解釋,她又明白了過來."姐的意思是,我在這里留意著各種消息,等你回來."

千寒贊賞地笑了笑,不錯,這正是自己的打算.

"當然,老爺這里,也需要你些話才好.熙大皇子答應我,去給惠國國主要人.但是,恐怕不好直,大概會編造些借口.而惠國國主與老爺私交又甚密,很有可能會來征求老爺的意見.我需要老爺到時候樂意答應我去靖國."

七七緩緩地點了點頭.

"姐考慮很是周全呢!但不知姐打算讓我怎麼呢?"

"就借我的失憶病症事吧!這病症究竟嚴重到什麼程度,由你來把握."千寒微笑著看向七七.

"七七定竭盡全力,讓老爺相信,姐的病症嚴重,只有到靖國才可根治."七七立即會意.

"和你話,真是輕松."千寒一邊著,一邊忍不住打起了呵欠.昨晚鬧騰到這麼晚,又擔心早晨醒來七七找不到自己會著急.硬是搞得一晚上都沒休息好.

"姐,歇息一下吧!"注意到千寒的動作,七七輕輕地道.

"嗯!"千寒點了點頭,便向床走去.

一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第二日,千寒等幾人依舊留在驛站,直到傍晚.

"姐,我們現在是准備回去嗎?"七七放好千寒留給熙的書信,剛進屋便問道.

"嗯,該回去了,再有個一天,皇家該辦喜事了.熙大皇子要返回靖國,我們也要回去安排好一切了."千寒笑笑.

七七點點頭,跟著千寒走出了屋子,一出去,便見著凌風站在一架馬車旁.兩人不禁莞爾,這凌大公子還真是歸心似箭.

幾人才進凌府,凌零一就不知打哪兒冒了出來.朝著凌風和千寒福了福,便轉身向著七七.

"七七."凌零一老早就跟著千寒喚起了丫鬟們的昵稱,"老爺正在雅竹居的書房里等你,快過去一趟吧!"

七七看了千寒一眼,見她點了頭,便應道:"好,我這就過去."完,便快步朝雅竹居的方向走去.

七七剛走,凌風就喚了一一.

"一一,姐風寒病症剛有好轉,但身子還虛著,你趕緊扶了她回淨水閣去休息.還有,我等會會讓廚房給姐預備些粥食,你記著去廚房取.千寒晚膳就不必出門了,免得勞心勞力的."

一一聽完,便又行了一禮,"是,一一記著了."

千寒沖凌風笑了笑,輕輕地了句謝謝,便並著一一准備回淨水閣.與凌風擦肩而過肩的時候,突然聽到凌風極其聲的一句話.

"以後不要謝謝了,對我不必如此見外的."

千寒一愣,但凌風卻大踏步地朝著攬云軒的方向走了.

"六六,安神香可是安置好了?"剛推開淨水閣臥房的大門,一一就喚了起來.

"好了."六六放下手中的香爐蓋子,向千寒福了一福.

千寒點點頭,坐下後,就對著兩個丫鬟擺了擺手.

"既然都安置好了,那你們就先下去吧!我乏了,粥若好了,也不必急著叫我,我醒過來,自然會來和你們."

一一立即將身一福,就准備出去,而六六卻似乎有話想,但瞧見了一一的舉動,又連忙行禮,跟著一一一同退下.

一出門,六六便拉住了一一.

"一一,為什麼不告訴姐,瑞王到訪的事呢?"

一一笑了笑,"傻丫頭,瑞王要見姐,定會再來,現在姐乏了,我們也就不該給姐添亂了."

六六點點頭,沒發現一一的眼里閃過的一絲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