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慧公主
"你真的決定跟我去靖國?"熙站在畫著蒼松草原的畫面前轉頭輕聲問著千寒.

"嗯!"千寒湊到畫前,細細去看上面的風景,廣闊的大草原的遠方有湖有山,景致秀美無端.那一匹神采飛揚的駿馬正向著遠方的湖與山的方向奔跑著,似歡樂無比,似萬分眷戀.這畫將由熙在慧公主大婚之時送上,是金之航送給女兒的故鄉.

"不再考慮了?"熙一邊淡淡地問道,一邊努力地壓下那莫名的躁動.當聽到白千寒要找的可能在靖國國內,他的心里便有種莫名的愉悅在穿梭.只是被他有意無意地忽略了.

千寒微微一笑,勾起一抹好看的幅度,然而里面卻包含著茫然,無奈以及熙看不明白地暗下決心.不是沒考慮過凌家,但自己最終肯定還是要走的,那早些讓凌家適應自己不在的形也是好的.況且現在的離開,凌越還是能夠得到信息的.當作是真正離開前的演練也好啊!

"嗯!"千寒用力地點了點頭,精露仙珠是回去的唯一希望,無論如何,值得一試.

"那我在回靖國之前就向惠國國主要個人."熙笑了笑,便又轉回了頭,看著那栩栩如生的風景,仿佛蒼松草原的清新就圍繞在這四周.

"姐."七七早上一醒過來,便慌張地四處尋找著千寒.昨日,她不明就里地暈倒,今日卻又自床上醒來,這實在是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熙大皇子為了支開她采取了什麼手段.

"七七.醒了呀!餓了沒?"聽到七七的呼喚,千寒自桌邊站起,走到了七七的床頭.昨晚二人跳窗出去之前,熙就喚了根青藤,將七七抬上了床.

"姐,你沒事可太好了."七七欣喜地看著氣色潤的千寒,高興地眼睛都了一圈,也顧不上問其他的事了.

千寒伸手摸了摸她的臉,心里明白是七七太過緊張她,才會興奮地緒幾乎失控.不由冉冉道了聲:"傻丫頭."

隨後卻聽到一聲"咕嘟"隔著被子傳了出來.

"呵呵,餓了吧!"千寒伸手拉起七七,帶著她走向窗戶旁的一個放著臉盆的木頭架子,然後將她的手放進盆子里.

七七剛醒的時候,還有些許的恍惚,此時,手接觸到水便完全清醒了過來.當時,就反握住了千寒的手.千寒自她在修煉的時候,便不知給了她多少恩惠,現在成形了,又是這麼好一個人,她的心里真是萬分感動.

"好了,好了,桌上有好多吃的呢,你再握著我不放,它們可都要涼了."千寒看著七七更了眼圈,連忙拉了她的手,坐到了桌邊.

"這可都是靖國有名的點心呢!你在惠國,有錢都沒地買去,快嘗嘗."千寒著便夾了一個酥皮蝦丸放進了七七的碗里.

"姐,你也吃,你也吃,姐這麼好,我這輩子都跟定姐了."七七忙忙地夾起不知名的糕點,就往千寒的碗里放去,不一會便堆成了一座高高的山.

另一邊,熙進了皇宮,拜見了安平遠之後,就去到知慧院,看慧公主試大婚的服飾.試換的過程十分繁瑣,然而慧公主卻興奮得臉泛光.熙知道她是真的高興.慧公主雖然長在深宮,卻是一點兒心計也沒有的單純孩子.金之航對她是嚴厲的溺愛.盡管愛她寵她,可是在管教方面實在是嚴厲得有些過分.慧公主在靖國就像一只尊貴的家養金絲雀.

熙知道金之航這是害怕自己最愛的女兒走上自己姐姐這樣的道路.金之航的胞姐潔揚本是當年靖國最受寵的公主,美麗無比且才華橫溢.而正是這樣一位公主卻傾心于一平凡的侍衛.金之航的老父自然氣瘋了,想盡辦法斬斷二人的思,最後不得已,甚至讓那侍衛剜心而獻.原以為,侍衛一死,潔揚公主會慢慢地將心收回來,沒想居然逼得她殉自殺.金之航為此大受刺激,從此對待自己的女兒便是嚴加管教.

別的公主尚且好些,畢竟金之航不是十分看重,也全都依仗自己的嬪妃去管束.而慧公主,自幼喪母,又是金之航最在乎的女兒.對于她的管束,金之航很是花了大力氣.可在熙看來,這樣的管束簡直就是一種對天性的扼殺.慧公主禮數周全,多才多藝,是堪稱皇家女兒們的典范,然而無論是行為還是思想都中規中矩,不像平常的少女對外面的生活尚有一絲遐想.


遠嫁惠國,金之航是征求過她的意見的.可是這樣一個被束縛慣了的女孩,哪會搖頭反抗自己的父皇,自然是一切僅憑父皇做主.

"皇兄?慧兒這樣好不好看?"慧公主穿著大色的吉服,在熙面前轉著圈,打斷了他的思緒.

熙眼里滿是疼愛的點著頭,不斷地著:"好看,好看."

熙是真的很疼這個妹妹,這是他唯一的胞妹,從看著她在父皇的圈養中長大,一直享著福,可未必一直都幸福.他曾想過帶她出來透透氣,然而被束縛久了的慧公主卻接受不了自由的生活了,這讓他覺得無力又無奈.

此次聯姻,他根本就不看好.慧兒心地太過單純,金之航將她護得連一點兒塵埃都沾不著,可是這樣的人,哪里適合勾心斗角的宮廷生活.雖然惠國和靖國現在要結百年之好,惠國國主定會如金之航一般,將她捧于掌心.可是,誰又能知道兩國以後的關系呢!

為了這次的聯姻,金熙數次上書表示反對,其次數之多,語之厲,差點令他遭到金之航將其驅除出皇城的懲罰.後因慧公主自行答應了下來,金之航才逐步緩和了對他的態度.

"皇兄,慧兒以後還能見到父皇和皇兄嗎?"在熙又陷入沉思之時,慧公主不知何時屏退左右,來到了他的面前.眼中剛才的興奮已被淡淡的悲哀所替代.

"會呀!你忘了,還有回門禮呢!"熙看著她,用力地壓制住了心底泛起的難過,努力地扮出一張笑臉逗她.

"嗯!三個月之後,就是回門禮.惠國國主對我過,那時候,會准我回去看望父皇和皇兄."想到回門禮,慧公主又重新興奮了起來.

"那時候,你可就要喊惠國的國主做父皇了."熙勾起嘴角,輕輕的點了她腦門一下.

"嗯!慧兒知道,甯王剛才來,也對慧兒過同樣的話呢!"到這,慧公主突然面露嬌羞之色地低下了頭.

看到慧公主的表,熙的擔憂稍稍消減了.甯王安平琪,早在靖國與惠國意欲結百年之好的時候,金之航就使出渾身的解數仔細調查過他.查回的資料均表明此人在皇室中算是不錯的一個,而且為人實誠,至今屋內僅收了兩個身份卑微的丫鬟,連侍妾都不曾封一個.

熙剛到惠國,也想盡辦法與之接觸,對此人的德行也算是有所了解了.只要這些接觸調查得來的資料屬實,熙倒也相信,安平琪會對慧兒好的.

現在看慧兒提到甯王就臉,盡管不知道真是少女的竇初開,還僅僅是因為甯王是她十幾年中接觸的,除了金之航和自己以外的第一個男人.不過這至少可以表明慧兒不討厭甯王吧.

"皇兄,你來看,這里有好多珍寶啊!全是惠國國主和皇宮貴族所贈.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這個."慧公主像個孩子一樣拉著熙看她的珍寶.不一會,便從一堆盒子中翻出一柄上好的玉如意來.

"這是柔貴妃送的,里面還有淡淡的云霞紋路呢.你看,這玉色多明亮啊!"慧公主對著光,左右翻轉著玉如意,眼里滿是喜悅.

看到這柄玉如意,熙忍不住心頭一跳,這柄玉如意,他聽過.從前是銀沙國君的珍藏,不這雕工,單這玉質,也能算得上玉中極品.現在瑞王擊敗了銀沙,自是奪來了這寶貝.而接觸到了惠國皇室的熙知道這柔貴妃是個極其厲害的嬪妃,是**中真正做主的人.這王皇後卻不過是個架空的殼子罷了.

現在這柔貴妃卻給王皇後的准媳婦送來如此貴重的物品,真不知其居心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