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愛人先要愛自己
影子躥下懸崖這事,估計讓千寒受了不的刺激,只見她開始是被駭了一大跳,而後就開始有些發愣,再然後便手腳不能動彈,再再然後,竟然連站立都成了問題,若不是旁邊的熙,及時扶住了她,恐怕此時她就要很用力地躺倒在地了.

手臂上的千寒迅速變得沉了起來,熙微微蹙了蹙眉,發現千寒整個人幾乎就是暈厥狀態,只是眼睛依然大睜著,顯得有些奇怪.熙想了想,便將千寒打橫抱實在了臂彎中.然後,又快速地念動了一個口訣.

隨著熙口訣的念動,一條青色的長藤飛速地向懸崖撲了過去,不一會,一個被青藤纏繞得嚴嚴實實的文文弱弱的白衣姑娘,便自懸崖下升了起來.與女子文弱氣質不符的是她眼中露出的凶狠的殺氣.

青藤剛將她送至熙面前,她便猛地伸出手,只一會手便化成了鋒利的爪.這爪只是一劃,青藤頓時斷成了數節.接著,一只通體透白,眼露戾氣的狐狸便出現了.

狐狸飛舞著利爪,朝著熙所站的方向襲來.而奇怪的是,她招招所指皆是熙懷中之人,而非此時帶給她更多威脅的熙.

熙則是懷抱千寒,節節退讓,頻頻閃身,堅決不讓白狐碰著千寒一下.自千寒異樣地失去意識的後不久,熙便發現了,今晚影子的目標是千寒.千寒不是被白狐躥到懸崖下的行為駭暈的,而是中了白狐的夢魂大法,中此法者,靈魂會瞬間陷入沉睡,無法再控制身體.

白狐攻擊得越來越猛烈了,熙也喚來了不少藤蔓作為攻擊之用.正在此時,千寒的靈魂慢慢地蘇醒了過來.盡管還不能控制身體,但已經能夠看到外面的形了.

只見白狐一個大尾巴直掃了過來,千寒有些驚慌地看向抱著自己的熙.卻見他面容平靜,嘴唇微動地念著咒語.千寒突然感覺心髒的位置特別溫暖,也許需要一個可以讓她停靠的港灣真的太久了吧!熙的五官真是精致絕倫,若不是俊秀中透著男子的英氣,可真是會讓女人都起嫉妒之心,而現在,女人起的,怕都是愛慕之心了吧!

真的很好看,千寒想著,幾乎想伸手去撫摸一下這張完美的臉龐,還好現在的自己不能動,否則,要是真做出點什麼,要怎麼辦才好.

她正瞎想著,那白狐就又使了狠招逼近,將她的注意力稍稍轉移了.咦?這白狐雖然凶狠,但怎麼眼睛中有如此濃郁的憂傷.難道……千寒頓了頓,想起了那個故事.

熙閃躲了片刻之後,似乎不太高興再與這白狐爭斗下去,便足尖一點,飛騰至半空,旋轉幾周之後,猛然落地.這時,便有鋪天蓋地的藤蔓向白狐襲來.白狐猛攻了一會,終是不敵著為數眾多的藤蔓,被綁了個嚴嚴實實,讓它的利爪再也發揮不了作用的,一條大尾也被縛束得不得動彈.

然而,白狐被俘,周身戾氣卻絲毫未減.身體依然掙紮不休,眼睛也充滿怨氣地瞪著千寒.若不是千寒明白自己這借來的身體自成形就是自己在用,真的要懷疑這原主是不是三插足,搶了人家老公.為何不是別的傷狐之事呢!全然是這白狐散發出來的氣息太像從前舞台劇里的深宮怨婦了.千寒心里一活,一句話便脫口而出.

"你為何要為別人的損失折磨自己呢!你把愛都給了他,他不懂得珍惜,是他的損失.你一定要學會愛自己,愛人定要先愛自己.你只有愛你自己,別人才可能愛你."

聽到這些話,白狐不覺一愣,隨即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滑落了下來.

這樣的話,她從來沒有聽到過.她等了他多少個輪回,看著他擁抱了多少個女人,他對她,你愛我就該奉獻.他身邊的女人,你愛他,就該給他快樂,給不了,你就滾.那些與她稍微交好的姐妹們只是可憐她,而這次唆使她以身犯險的人則是要她爭奪.從沒有人過要她愛自己.

白狐流著淚,周身的戾氣盡數散了開去,雪白的皮毛開始變幻成飄逸的衣裙,一個柔弱美麗的女子再次出現在二人面前.

看到白狐的反應,二人不由自主地都微微松了口氣,緊張的緒一放松,這才發現他們此時的動作實在是太過于親密.之前千寒不能控制身體,身子只是窩在熙的臂彎之中,而千寒能控制身體的時候,一只手卻不自覺地攬住了熙的頸項.

這只是本能要求安全的反應.千寒著臉安慰著自己,好讓自己的心思平靜一點兒.而熙,看著她的臉,微微了起來,白皙的皮膚透露著粉,暈染的整張臉更為細嫩可愛.一時之間,二人就這麼僵著,靜靜地四目相對.

"咳咳……"因為沒有了戾氣,而被青藤放松的白狐見此場景,輕輕地咳嗽了幾聲.

二人這才如夢初醒,熙慌忙將千寒放下地,但仍注意放緩動作,千寒則半扶著熙下了地.在此過程中,兩人均是微著臉龐,目光避免對視.

待千寒站穩,白狐向她行了一禮,"謝謝姑娘提醒,白以後會努力愛自己的."

看著白狐似有很多話想,幾人即席地而坐,聽白狐講那過去的故事.講著講著,白狐的眼睛漸漸地氤氳了起來.

這簡直就是從聊齋中蹦出來的白狐啊!千寒心里想著,嘴里就飄出來了一首歌,這個世界上沒人聽過的歌:"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千年修行千年孤獨

夜深人靜時

可有人聽見我在哭

燈火闌珊處

可有人看見我跳舞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

千年等待千年孤獨

滾滾塵里

誰又種下了愛的蠱

茫茫人海中

誰又喝下了愛的毒

我愛你時

你正一貧如洗寒窗苦讀

離開你時

你正金榜題名洞房花燭

能不能為你再跳一支舞

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你看衣袂飄飄衣袂飄飄

海誓山盟都化做虛無

能不能為你再跳一支舞

只為你臨別時的那一次回顧

你看衣袂飄飄衣袂飄飄

天長地久都化做虛無"

唱到後來,白不自覺地跟著千寒哼唱了起來,這簡直就是自己過去故事的全部寫照.

幾人一直坐到深夜,白才站起身來跟二人告別.告別前,她別有深意地看了二人一眼,然後道:"你們此次放了我,我也不是忘恩之狐,姑娘,你要尋找的,不在惠國境內,靖國的蒼松草原與蒼天之顛,聽是神奇的所在."

畢,便一縱身體,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

————————————————————

白回眸一笑,那些傷,受就受了,現在希望能得到大家的支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