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跟來何用
千寒,凌風和七七跟著熙回到了驛站.剛一下車,熙便讓自己的護衛在院外守候,獨自帶著三人進入驛站.

"凌公子,令妹的病症有點兒嚴重.在下想立馬開始診治,不知凌公子意下如何?"熙站定在內院的門口,萬分儒雅地問著凌風.

"一切依醫者."凌風十分配合地回答.

"那就有勞凌公子了."熙拱了拱手,轉身抬腿就走.,

凌風登時不覺有些發愣,見熙朝內院走去,連忙追了上去.

"熙大皇子可是有什麼要凌風做的?"

"看守住內院的門呀!"熙睜大了眼睛,仿佛這是件本來連都不用的事.隨後,看著凌風一副急欲爭辯的模樣,便又溫和地笑了起來.

"也難怪凌公子不太明白,其實,熙此次護送皇妹前來訂婚,是沒有帶多少兵士的."熙此話不假,為了安全,他們一路上,一直是偽裝成普通富貴人家的車隊,普通富貴人家本就不可能帶多少人,並且,跨越了國界,又是來到國都這樣的地方,帶多了兵士,倒容易叫人生疑.只不過,看守內院的士兵還是調得出來的,當然這話熙不會.

"只是診治而已,還沒嚴重到需要看守內院吧!"凌風也不是傻的,一聽熙的話,便已察覺出了熙是企圖支開自己.

"在下過,令妹的病症有些嚴重,其實此時已不止風寒一種病症,再者,在下診治的時候,需要極度的安靜,若是有什麼干擾,造成的後果,在下可是負不起責任的."熙辭鑿鑿地著,一點也不擔心凌風會知道真相.千寒自己是不可能出來,而這凌風也不像懂得醫術之人,否則又怎會相信千寒抱恙.

果然,凌風再也找不出好的辭來了,盡管之前,他做過很多准備,也想到過熙可能會找借口支開自己.但卻沒想到,熙的支開會是這麼直接,而理由又貌似十分充分.再者,從爹爹嘴里得知,千寒還有失憶的病症,雖然這病症可能是假的,可也有可能是真的.凌風細想了一回,又看了看,倚在七七肩上,綿軟無力的千寒,還是決定依從熙的話.只是頗有深意地看了七七一眼,七七會意,暗暗地點了點頭.

這一些舉動,沒能逃得過熙的眼睛,他在心里微微地笑了一下,表面卻依然平靜得不起波瀾.

七七一路並著千寒,跟著熙,來到了內院的一間居所里.

"你是凌姐的貼身丫鬟?"熙走進屋內,在桌邊坐了下來,抬手給自己倒了杯茶.

七七曲了曲膝蓋,回道:"是."

熙慢條斯理地喝了口茶.然後又抬起頭,看向七七.

"好在你這丫鬟跟了來,實話,我和皇妹來的時候,帶的那些個機靈聰慧的丫鬟,都跟著她去了皇宮.我這里留的不過是婆子一類,現在喚進來伺候,也不大妥當,你覺得是這個理不?"

七七點了點頭,心里松了口氣,沒有想要把她也支開就好.

而千寒盡管明白在場的人都知道她在裝病,可既然人家熙沒有明,自己也就不好直接披露事實,而且,他也沒有支開七七的意思,也許只是想真的幫自己解個圍.若是這般,事實還是暫時不要披露的好.

看到七七點頭,熙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笑道:"那麼就麻煩你將我窗台邊的藥箱拿來吧!"

七七往窗台一看,那兒果然擺放著一個大藥箱,于是便走了過去.不想,手一碰上藥箱上的帶子,便暈了過去.

"七七."千寒驚呼.

"不用驚慌,她沒有事,只是睡著了."熙口氣依然無比溫和,見千寒轉身望向他,他更是勾了勾嘴角,眼里生出萬千芳華.

"凌姐坐下吧,不要擔心,在下沒有惡意,只不過,想問問你幾件事."熙拍了拍身邊的凳子,眼里依然波光流轉.

千寒依坐了下來,只是坐到了離熙最遠的凳子上.可從熙的表來看,他似乎也不太在意,反而眯起眼睛笑得更歡了.

"真有趣,你一個非人類,怎麼就進了凌府,難道外邊的逍遙日子還比不上官宦人家的你爭我奪嗎?見你今日行為,也不像是個貪慕榮華之人.你這麼做,可是有什麼目的?"

聽了這話,千寒心里不覺一驚,原本以為,熙所知道的,也不過是她裝病這一件事而已,可現在,人家居然連她的身份都看出來了.要怎麼回答呢,千寒的腦子開始馬力加速.

"不用怕,我若想揭穿你,我早就這麼做了.今日問你,純粹只是想要幫你,我不僅能看出你的身份,我甚至知道你這麼做並沒有害人之心.有什麼為難的事,就出來吧!若是我能辦到,你也就不用這麼為難自己了."

千寒想了半晌,思量著身份其實已經被揭穿,而自己所要做的,不過是尋找一顆珠子,不是什麼害人的事件.若是真能得到幫助,讓自己早日回家,又何樂而不為呢!

"我是來找……"千寒張開口,剛吐出四個字,便被熙豎起,貼在嘴唇上的手指給打斷了.順著熙的目光所指,千寒朝窗口看去,卻只看見窗戶上垂著的簾幕.這間屋子的窗戶一直都是關著的,但是千寒起先沒有注意過,因為盡管是夏天,窗戶關著,這屋里卻並不熱,反倒還有一絲絲的涼爽不斷襲來.

"嗖",熙一抬手,便將手邊茶杯蓋子給飛了出去.這下,千寒從破碎的窗戶外清楚地看到了一條白色的影子飛速地躥了出去.

二人對視一眼,立即極有默契地一起追了出去.影子逃得極快,但二人追擊的速度更快.見到二人的神速,影子仿佛慌了神,七扭八轉間,竟然跑上了一處懸崖.

當二人看到前方是懸崖時,都不自覺地放慢了腳步,但就在千寒以為影子不是反抗攻擊就是束手就擒的時候,這影子居然速度不減,一下子便縱身躥下了懸崖.

"啊!"千寒頓時被駭了一大跳,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