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密談
千寒原本打算准備回去繼續裝病,因為真相她不想向凌家人解釋,她不認為這個時代的人會了解她的想法.盡力跳一場精彩的舞蹈,是為了凌越的面子.她不想被傳統大臣們再對凌越產生什麼異樣的看法.自然她蒙面也有這一層含義,低調的華麗,這滿場的王公大臣們總不好再什麼.可這個解釋,會讓凌越心痛,覺得是自己連累了千寒.

第二層含義,是她不想驚鴻一舞,引來不必要的關注.萬一不心,被皇上給指了婚什麼的,可就慘了.不過,這件事起來,就只能怪這現代電視劇了,老是出點風頭就被賣,實在是荼毒人心.

現在好了,既然熙有意保她,那她跟他回驛站即可,其他的隱瞞法子就不用再去考慮了.就在她准備跟隨熙直接回去的時候,凌風和七七雙雙站了出來.

"見過靖國大皇子."凌風行禮.

"不用那麼客氣,可以叫我熙的."熙語氣溫和地.

"既然熙大皇子如此豪爽,我就也有話直了."凌風直起了腰,看著熙的眼睛道.盡管熙讓他直接喚名字,但他覺得不甚妥當,于是只是將靖國二字更換成了熙.

"請講."熙仍然十分親切,好像也不太在意凌風的繼續客氣.

"我這妹妹認生,沒有我在旁邊,就會非常不安.我想您是真心想醫治我妹妹,一定不想她不安的緒影響她的病吧!"

什麼!沒你在身邊就會不安?千寒一愣,隨即樂了,原來自己還有這毛病,怎麼自己都不知道.

"姐的確是認生的,她習慣了我在身邊伺候,還請熙大皇子讓我與姐呆在一起."七七也冒出來,進一步證明她家姐是認生的.千寒登時哭笑不得,好在這面紗尚未摘除,否則她現在的表一定非常奇怪.不過,對于七七要求跟去的事,她還是十分樂意.畢竟七七是自己人,遇到了事也可以商量一下.

熙看了看凌風,又看了看七七,微微點了點頭,毫不介意地道:"那就都去."

著,就讓跟隨的厮們,先將千寒和七七扶進馬車里.自己和凌風則進入了另一輛馬車.

一路上,熙和凌風只是著平常事,並無深入交流.而千寒只是安慰七七不要擔心,七七倒奇怪千寒自己去寶庫領的賞賜怎麼都是圓溜溜的珠子.

"我在找東西,一個叫做精露的仙珠,但我不知道它長什麼樣子,之好胡亂搜集."千寒在七七面前毫不忌諱.

誰想七七聽完就苦笑了起來,"精露仙珠是一顆在夜晚會吸收月光的珠子,一到晚上,有月光的時候,就特別閃亮."

"哦."千寒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就在熙他們的馬車駛向驛站的時候.柔貴妃正半靠在房間密室中鋪著涼竹席的黃楊木椅子中,帶了點審視的目光,看向面前站著的瑞王.

"聽你為了讓這凌千寒進宮獻舞,特意找了人,傷了凌家二姐的腳?"

"是."瑞王面色平靜的回答道.他早就知道此事是瞞不過母妃的,母妃想要了解什麼,還不是輕而易舉."母妃答應那凌府二夫人讓凌家姐在大宴之上舞上一舞,難道不是希望兒臣能聯手凌家?"


"你既然知道,又為何要臨時換下這知道來路的凌家二姐,而動用這正式回歸凌府不足三日的凌千寒?"柔貴妃依舊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因為兒臣之前見過她,兒臣有把握她會比凌舞跳得更好,更能得到父皇的歡心."瑞王著,眼前不覺浮現出那日,千寒自在地穿梭在迎風樹頂的形.當時,他就認定有如此輕盈之姿的女子,定能跳出驚鴻之舞."兒臣想父皇也一定十分願意我與他賞識的女子結出姻緣,那時,我們的父子關系定能更為融洽."

"不錯,想得很好."柔貴妃稍直起了一點身子,眼睛直視著瑞王爺,"可你知不知道,你這是著險棋.若是今日皇上不止是歡心,而是動心,你要怎麼辦?"

"兒臣定會努力阻止這樣的事發生,兒臣……"

"阻止."瑞王的話還未完,柔貴妃便冷冷地打斷了他."君心難測,若是阻止不當,再斷了自己的路,我看你要怎麼收場."

瑞王只覺臉上發燒,母妃的考慮果然比自己要周全得多.

"呵!"見瑞王低下眼眸,睫毛輕顫了起來,柔貴妃又輕笑了起來,"若是事沒有按你的走,母妃自然會出馬保你.自然,那讓皇上動起心來的美人兒就得……"柔貴妃彎了彎嘴角,眼中卻射出凌厲的光.

"兒臣自是知道母妃聰明過人,也是仗著母妃,才敢這麼大膽行事的."瑞王彎下腰對著自己的母親行了一禮.母妃的掌控欲與行動力都是極強的,瑞王記得時候,也有其他的妃子得過父皇的寵愛,但之後的下場都是頗為慘烈的.瑞王就曾親眼目睹過,一個漂亮的妃子,前一日還受封領賞的,後一日,卻不知為什麼,被皇上大罰,罰跪在青石台階上寫字,抄不完宮規不許起身.這妃子在青石台階上一跪就是三日,最後站都站不起啦,竟活活地跪死了.

"你是母妃唯一的兒子,母妃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的將來.今日好在這凌千寒也算是聰明的,否則……"柔貴妃稍停了一會,又道,"現在,計劃倒是可以如我們安排的進行了,得到凌家的協助,事就好辦得多了.不過……"柔貴妃直直地看著瑞王,"你可不要真的用上了.,這個字,最是麻煩.你不是一個可以放棄權勢,逍遙山水間的人,就不要做那類人的行為.記住了嗎?"

瑞王心頭猛地一動,深吸了口氣,自己還真不是那種可以淡薄名利的人.便應道:"母妃的是,兒臣一定謹記在心."

柔貴妃點了點頭,"當時,母妃一時疏忽,沒有除掉這王皇後這個禍害,以為架空了她便可,現在看來,這省時省力的做法很是不靠譜.我們這次定要做個圓滿.好了,你退下吧,從密道中出去.你父皇這會該看完奏折,往景陽院來了.本妃要出去迎駕了."

瑞王點了點頭,再向著柔貴妃行了個禮,便轉身向密道走去.

其實,柔貴妃得寵,也不完全是會玩弄手段,現如今的她雖已過了而立之年,卻仍然柔媚非常,美麗動人,仿佛歲月給她留下的只有柔媚,只有美麗,這讓人很容易就懷疑到妖魔那一塊去了,但是,這皇宮之中有多少高手,若真是妖精,又怎能逃的過他們的法眼呢!

——————————————————

——————————————————

這柔貴妃實在是厲害,不知道以後還會做出些什麼來呢!替我們的千寒捏了把汗呀!

不如各位給點支持,千寒莞爾一笑,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