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跟我走吧
所有人,特別是知道內的安平和更是緊張萬分.今日大宴之前,千寒突然找到他要求蒙面上場,不想在大臣賓客面前鬧出太大動靜.而他本就非真意要她獻舞,見千寒這般,自然是順了自己的意,便應承了下來,誰料千寒的舞姿太過絕倫,父皇安平遠居然會不自禁走下主座.按常理,僅僅也就最多是站起身來封賞而已.

可千寒看著熙一步一步走向自己,心中卻沒有一絲忐忑不安,仿佛看見熙的那一刻,心就安了下來,她憑著直覺,相信這個有如天使般純潔正氣,妖魔般美麗萬分的靖國大皇子一定會幫自己.

可以女人的直覺是准確的,千寒此次的直覺更是驚人的准確.

果然熙走近了她,甚至還將手搭上了她的手腕,但卻對她露出了個放心的微笑.這一笑,看得千寒幾乎感覺海棠花兒靜悄悄地開,璀璨地眼睛似乎都有些睜不開.千寒的心抖了一抖,很快又安穩了下來.仿佛漂浮的船找到了避風的港灣,之前萬分激動,過後,就安下心來窩進了那港灣中.

"回惠國國主.這位凌姐,的確感染風寒,按理來,全然是不能舞出剛才那般美麗非凡的舞姿,看來必是盡了全力要博國主的歡心,想來這舞蹈的真心是半分不少!"熙將手搭上千寒的手腕數秒,便回過頭,看向惠國國主.

凌風在旁一愣,他本來認為千寒抱恙只是一個借口,還准備想法幫著她圓謊.誰料此刻,靖國的大皇子也斷定千寒感染風寒,他的心不由地揪緊了.關切的眼神不斷地飄向千寒,而這一切都落在了默默注視著他的凌舞眼中.

凌越聽了這話不由地有點兒失落又有了些擔心,這本來是女兒露臉的大好機會,沒想到卻是女兒拼盡全力的舞蹈.二夫人卻有些竊喜,幸虧是真的染恙,否則這些王公貴族想到凌府姐就只記得千寒了,那凌舞的位置要上哪里去找.

安平遠聞,剛要做出反應,領了安平和暗示的糖子卻立馬上前作揖.

"皇上,這凌家姐確實是個用心的主,這場舞蹈,很是花了些工夫."糖子一邊著,一邊往舞台上比劃著.

"您瞧,剛才那光亮之所以那麼迷蒙,全是因為燈都放在當屏風擺放的黃紗背後."

安平遠看了看舞台上按照某種規則擺放的數張用木頭架子支撐起來的黃紗微微點了點頭,此時,早有太監上了舞台,配合著,移開黃紗,露出後面的燈燭以及負責用扇子時不時遮擋燈光的宮女來.

"暈染的倒是漂亮,那剛才圍繞的點點綠光可是螢火蟲發出來的?"

"吾皇英明."糖子連忙大贊安平遠.

"少給朕油腔滑調的."安平遠雖這麼著,語氣中卻沒有絲毫的責怪.

糖子見安平遠了那麼一句之後,便停了下來,知道這是讓自己繼續解釋下去,于是,接著道:"要想吸引這的螢火蟲,可能有些困難,但將事先抓來的螢火蟲放進透明的紗囊中,就由不得它不聽話了."著,又獻寶似的從衣中掏出一只透明的有著一閃一閃綠色亮光的紗囊,雙手捧著遞到了皇帝的面前.

皇帝接過來一看,眉頭輕輕地挑了一下,顯然覺得這精巧的玩意有那麼點意思.

"但這一個一個紗囊又如何能隨著舞者上上下下呢?還請各位,看向這邊."糖子手一揚,向天空指去.

眾人這才發現,舞台的上空有個用絲編成的網格,網格對著瞭望台的兩邊,各延伸出兩條長長的絲線,是用來綁在瞭望台的柱子上,起固定作用的,在網格中間的位置還有一條長絲線.而網格的各個孔里,都有個透明的紗囊懸掛著.

"紗囊是被絲線分開來系住的,但在頂端又將絲線綁在了一起,在由在瞭望台(即有侍衛站在上面,負責全面觀察場內動靜,保護皇帝安全的場所)的太監丫鬟們拉著,跟隨著舞者的動作上上下下.另外,那絲線編成的網格是架空在那兩條長長的絲線之上,中間那條絲線則可以拉著網格左右移動.只要拉絲線的丫鬟太監們配合舞者得當,舞者就可以一直處于光亮之中."

"這樣別致的設計,可以看得出,你真的是用了心."安平遠帶了些贊許的神色看向千寒.

"皇上,奴才還有個設計沒有揭秘呢?"糖子一見安平遠的目光落在了千寒的身上,連忙又在旁用著極其吸引人的語氣道.

"那你就接著揭."安平遠嘴角帶著些笑意地轉過頭來,"真是個慣會耍嘴皮子的活寶."

"謝皇上誇獎."糖子立馬笑得一臉甜兮兮的,隨後,又不著痕跡地指揮舞台上的太監將一面黃紗挪開.

這一挪開,可就露了黃紗後的乾坤了.只見黃紗的背後有個被抹地黑漆漆的柱子,珠子的頂端有個可以轉動的滾輪,有一條麻繩從上面穿過麻繩上還有個可以活動的滾輪,滾輪上有個鉤子,單獨又系了一根麻繩.

"這可是此次設計的最最巧妙的所在啊!黃紗背後站著幾個人,用力一拽麻繩,舞者就能騰空而起.從而給人造成一種飛天仙女的感覺."糖子如果生于現代,絕對可以勝任國際魔術師的解讀人員,語氣速度都拿捏得剛剛好,讓人有一種知道秘密之後的暢快感.

"而下面的那個活動的滾輪,據凌家姐透露,是她從前認識的一個極其厲害的工匠師傅交給她的,是為了下面拉扯的人省力而特意安置的."

我敬愛的物理老師,我也不是故意要把您成是工匠師傅,但請您看在這極其厲害四字的份上,原諒我吧!聽到糖子解釋這個滑輪組的來曆,千寒在心里默默地禱告開了.

"不錯!很巧妙!"安平遠看著舞台的方向,不覺得稱贊了起來.而因為,此時舞台上一片通亮,剛才給舞蹈伴奏的樂工們也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從前都沒聽過他們給朕演奏過這《霓裳羽衣曲》,是何緣故啊?"安平遠看了一眼樂工.

"他們從前哪知道有此曲!"糖子回答道.

"難道是用了這短短的時間,就把譜子給記熟了?"

"哦,不是,不是,還請陛下恕罪,糖子急著揭秘舞蹈,卻忘了這伴奏記譜的技巧."糖子罷,便向舞台邊上的一個樂工招了招手,樂工連忙拿起一個木頭架子跑了過來.然後用雙手恭恭敬敬地將木頭架子遞到糖子手上,接著看了看糖子的眼色,又忙忙地告退了下去.

糖子將木頭架子放在安平遠面前,其實這個木頭架子就是我們現在譜架的落後版.架子上用幾顆釘子固定住了一張大大的綢,上面用奇怪的符號書寫著一些東西.

"這是《霓裳羽衣曲》的樂譜."糖子看見安平遠的目光盡數落在了那張綢上,連忙解釋道.

"這上面的文字是?"安平遠依然疑惑.

"這……"糖子偷偷微轉了些頭,用眼神暗示著千寒.

"因這首曲子,是夢中仙人所教.當時仙人所用的,就是這個文字."千寒見狀,連忙接過話來.這滿綢的都是1234567這樣的簡譜,千寒在教樂工的時候,就發現此間沒有使用過阿拉伯數字,而要讓皇帝不疑有他的信任自己的解釋,也只好向仙佛靠攏.

聽了千寒的解釋,安平遠點了點頭.

"朕剛才這舞蹈有如仙人在天界起舞一般,看來果是仙人之曲,命人細細學來,牢牢記住.這番舞蹈,很是費了心思,就不再追究罪過了,重賞!"安平遠揮了揮衣,轉身,正准備回主座宣布畢宴,就聽得背後傳來熙的聲音,連忙又轉回了身.

"國主."熙喚了一聲,見皇帝轉過了身,便又接著下去.

"國主,凌家姐此次的風寒略有些棘手,熙想要親手治愈她,就當是對惠國熱烈款待的一個回饋.不知國主可否答應熙?"

"靖國金大皇子親自為她治療,可都是她的造化了.凌越,朕可就做主讓你這寶貝女兒跟去驛站享享福啦!"惠國是要與靖國結百年之好的,又怎會駁了靖國大皇子的請求,自然凌越也只有謝恩的份.

凌風本打算著,一回去便連夜請大夫到家為千寒診治,沒想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一時眼里緒變幻萬千.

而隨著安平遠走回主座的柔貴妃則是很有深意地看了千寒一眼之後,又狀若無意地瞟了瞟瑞王安平和.

——————————————————

——————————————————

瞭望台,就那有侍衛站在上面俯視整個場地的地方,古代需要安全保衛的地方肯定少不了.所以咯,就借來綁綁絲線吧!

另,明日是一個星期的頭一天,于是,明日的更新將在凌晨出現.大求點擊,收藏與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