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大宴
有人盼望,有人擔心,還有人抱著無所謂的態度.總而之,無論是在哪種緒的掌控下,大宴依舊來了,不早不晚.

"今日普天同慶,今日三喜臨門,今日福耀大地."盛裝的皇帝安平遠,一進皇家的"群英薈萃"場(即今日的舞台,劇院……),便站在自己的主座前,先了這麼一句.

至于最先一句和最後一句,大家都能理解,可是中間的"三喜臨門"就有點奇怪了.其實,原本只是雙喜,皇帝的壽辰和二皇子瑞王爺的西北大捷,而這第三喜,皇帝之前還有著一些保密考慮的.即惠國大皇子與靖國慧公主的訂婚大宴.

慧公主乃靖國已故皇後之女,惠國與靖國此次聯姻事關重大,有百年交好的願望.當今世上只有惠國與靖國算得上超級大國,兩國實力相當.但這世上還有些零星國,若是哪一方遭遇了戰爭或是遇上大災,另一方出兵攻打,也是讓人十分頭疼的事.偏這些年,只得上是較為安穩,前些年,兩國都頗受了些戰爭之苦,天災之類的禍事,百姓期待著修養生息.

安平遠有意順百姓之意,遂起了這聯姻的想法.不想居然與靖國國主金之航一拍即合,便定下了這門非常門當戶對的婚事.自然也有人反對,或許是些野心家,或許有著不可告人的緣故,還有些國,更是不願意看見兩個超級大國結成聯盟.因此,事定下之後,便遲遲不見兩國有何動靜,直至今日,已然是訂婚大宴了.而三日之後,便是大婚之時.

安平遠對事的經過保密至此,足可見其對此事的重視程度.金之航對此事亦是重視非凡,不僅是讓女兒喬裝進入惠國,更是派了自己最器重的大皇子,慧公主的同胞皇兄一路護送.其實,本來派個能成事的大將軍即可.然而一來金之航對慧公主的喜愛,勝于除大皇子之外的任何皇子,二來大皇子因與慧公主同父同母,又自在一塊處,感深厚非常,在他的再三上書請求之下,金之航終于答應大皇子送護送慧公主入惠國的事.但還是提出了,大婚之後,大皇子必須立返靖國.

"第一喜,即我惠國大皇子甯王與靖國慧公主的訂婚之喜;第二喜,乃我惠國二皇子瑞王帶領我惠國將士在西北戰場上旗開得勝,將西北銀沙兒驅除至千里之外;第三喜,是今天,朕又大了一歲,喚著大家來,一起熱鬧熱鬧."安平遠將"三喜"鋪開陳述,第一喜就到了聯姻之喜,可見安平遠對百姓訴求的重視,第二喜提到二皇子的戰功,不僅誇贊了二皇子,還連帶著將士們都得了誇獎,而第三喜,本來該唱主角,卻被安平遠一句略顯親切的話一帶而過.

這能將百姓放在心中,能認可將士功勳的皇帝,果為明君,難怪這惠國能成為這世上的超級大國了.千寒在心里默默地想著,沒注意到有幾道目光正有意無意地穿過眾人落到她的身上.

"三喜臨門"的大宴自然熱鬧非凡,表演節目亦稱得上精彩紛呈.凌越一邊陪著皇帝欣賞節目,一邊心中忐忑不安.

"最後一個節目,喚作《霓裳羽衣曲》."跟了安平遠多年的太監糖子報著幕.

不一會,樂聲響起,在場的人均是一愣.這樂聲竟全然是陌生的,然而雖然只是幾種樂器輪著單奏,可卻真是悅耳動聽.

凌越心地看了看周圍人的神色,發現凌風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其他人則皆是一副無比期待的模樣.這讓他既開心又擔心.不想女兒一舞成名是假的,但如果舞姿不出眾,這被吊足了胃口的眾人豈能善罷甘休.

這麼想著,發現前面的舞台突然間一片漆黑.正不解,便又見舞台突然亮起一叢叢朦朧的淡黃色的光亮,有伴舞從光亮中走出,按著節拍,做著千寒教給她們的動作,在這暈染的光亮下,竟然讓人有種窺見了仙境舞蹈一般的感覺.

千寒卡在一個點上出現了,彩裙飄飄地旋轉著,自她出現後,那些淡黃色的光亮便忽明忽暗,而在這些光亮變暗的時候,便有一點點的綠光圍著她上下翻飛.這樣的場景真是夢幻而迷離.

曲子進行到高潮部分時,兩個穿著有寬大子的紗衣的伴舞,飄飄然帶著一條更長的綢帶上了場,快速而機靈的換下千寒之前挽在臂彎中短一些的綢帶,又快速地下了場.而寬大的紗衣子,在她們快速地跑動中,被風高高地揚起,只有一詞能夠形容,那就是飄逸.

而千寒卻在換上更長的綢帶後,將綢帶在手中舞成了花.正在眾人驚異她舞蹈的魅力之時,她又忽的騰空而起,在空中,依然有那綠光圍繞著她,宛若仙人星中舞.

待音樂慢下來的時候,千寒便又慢慢自天空降落,放下挽在手臂上的綢帶,跟著音樂的節拍,向著全場的觀眾福了幾福,其姿端莊而又秀麗.

待音樂完全結束,舞台上猛然亮出比之前強幾倍的燈光.眾人卻未被這猛然的光亮驚醒,待了幾秒鍾後,才突然地不自禁地鼓起掌來.

安平遠顯然也是被這舞震住了,不由地從主座上順著道兒走了下來.王皇後見皇帝往下走,連忙也跟了下去,但只是立在主座所在的高架之下,端著一副母儀天下的穩重之姿.而一同在主座高架上就坐的柔貴妃,也跟了下來,一樣的大方得體,只是端著的右手,指不斷地在摩擦著無名指.

瑞王爺安平和豈能不了解自己的母妃,一見她做出此等動作,立馬就明白了她心里的不悅,連忙上前攔了皇帝走近千寒的道路.而此時安平遠已經能夠看清楚千寒,只是千寒面上戴著紗巾,看不到相貌.

"還請皇上恕罪!"千寒遙遙地向安平遠行了一禮,聲音有些沙啞.

安平遠不由地一愣,便道:"舞得如此之好,何罪之有?快快揭了面紗,上前領賞."著,幾欲從安平和身旁穿了過去.只是,瑞王爺又動作了一次.

"瑞王爺,你這又是所謂何事?"皇帝不解地盯住安平和.

安平和剛張開口,准備解釋自己的行為.突聞千寒的聲音傳了過來.

"民女染恙,本是不該出現在這大宴之上,可事出突然,又來不及將此事稟明陛下,因此,只得帶上這紗巾蒙面,以期不要傳給他人.民女自知有罪,還請陛下責罰."

凌府眾人皆大驚,尤其是凌越和凌風,更是感覺難以置信.本以為這是千寒一舞動天下的時機,卻突然間變成了,要領罪的表演,一時之間,反倒不知該做何反應.

"還請陛下,看在凌家姐不顧身體染恙之苦,為大宴獻上舞蹈,饒恕她的罪過吧!"安平和即刻便將話題接了過來.

"你早就知道此事?"安平遠疑惑了一會,看向安平和.

"宴席之前得知."安平和語氣誠懇地道.

安平遠聽聞,依然面露懷疑.此時,一直在旁注意千寒的靖國大皇子突然出面,對著惠國國主施禮之後,便道:"熙自幼跟著靖國國醫學過醫術,若是國主信得過熙,熙願為凌家姐診斷."

皇帝點了點頭.

"朕怎能信不過金大皇子的醫術,還請為我凌大將軍的愛女看上一看."

——————————————————

——————————————————

熙,嗯,正是林中救了穆天池的那位,一點錯沒有.能認出千寒非人類的身份,那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