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備戰大宴
所有參賽的裁縫都被安置在凌府的繡品間,所有材料都由凌府提供.千寒的要求就寫在懸掛于牆壁的木板上.其實這些要求,早在懸掛之初,就已經被參賽裁縫熟記于心,不過,仍舊懸掛在壁.一來是起到提醒裁縫的效果,二來掛著要求,也多了份比賽的感覺.

比賽現已進行了一天.裁縫幾乎都是拼命趕工,並且細致萬分.千寒全場巡視了一番發現每個裁縫至少都能有個一件擺在手邊,最多的已然有了兩件成品,不覺滿意地勾起了嘴角.大家的衣服雖然制作的仍有些差別,但這並不影響遠看的效果,並且還將會有些獨特的效果.

服飾的問題算是解決了.

但霓裳羽衣曲是需要的伴舞,光有服飾自然不夠.好在《霓裳羽衣曲》的伴舞並不難,只要做些簡單的動作便行.節拍才是最重要的,而且不能忽視了丫鬟們的心理素質.于是,千寒在整個凌府先是搜羅了一批身高與自己相差不大的丫鬟,教會她們簡單的動作之後,就一直讓她們跟著一個節拍重複這些動作.要求是開始跳舞之後不能停頓,直到曲終.

開始,丫鬟們都覺得這是個簡單的差事,甚至,學會了千寒所教授的動作後,還害怕到大宴之上會受到輕視.練習的時候,有的丫鬟甚至有些心不在焉.

可練著練著的時候,便常常聽到這樣的通報.

"姐到.""少爺到.""老爺到.""二夫人到.""二姐到."甚至沒由來地突然鳴起兩個炮仗.

之前,所有丫鬟都嚇得不輕,聽到通報之後,便停下腳步,回身拜福.可每次都沒發現有人來.或者聽到炮仗,就亂了腳步.而凌零一始終在旁觀看.每當這個時候,她就開始重複規矩.幾次後,仍有做不好的丫鬟,就被剔除在伴舞隊伍之外,回去繼續做原本的工作.丫鬟們這才意識到舞蹈動作不是最重要的,能不能在舞蹈的時候不受外界影響才是最重要的.經過反複的訓練,一支有保障的伴舞隊伍已然誕生.

而在七七的努力傳授下,幾個精挑細選出來的樂工也能演奏出《霓裳羽衣曲》,只是各個都是半生不熟,在七七的引導下,尚且順暢,但一脫離七七的引導,就變得坑坑巴巴,不是這里漏掉一個音,就是那里多了一個節,讓人聽了非常糾結.可是,這些樂工又非得上場不可,七七的蕭吹得再動聽,也只是一支蕭,完全沒辦法把音樂在空曠的皇宮大舞台上,傳到每個人的耳里.古代又沒有所謂的擴音器材,雖,古人也懂得擴音原理,可皇宮中豈由得你隨意建築.

"姐,不如還是讓我一個人為您伴奏吧!大不了,到時,我用用法術,讓這簫聲擴大數倍."七七在聽完了一次演奏之後,蹙了蹙眉,悄悄靠近千寒身邊.

"不行,這惠國的有真本事的修道士應該不少,皇宮中的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如果貿貿然使用法術,被抓著的可能性太大了,我不能失去你,也不能傷害凌家."千寒一臉嚴肅地告誡七七,隨後細想了會,便向一個樂工走去.

與樂工了幾句後,千寒發現了樂工不能完整地奏出樂曲的緣故,一般的人類記性哪能在短時間內記住如此繁雜的曲子呢!千寒勾了勾嘴角,一個主意浮上心頭.

在千寒與丫鬟們的努力下,大宴的舞蹈終于備戰得差不多了.在千寒松了口氣的時候,偷看過很多次伴舞表演的二夫人及凌舞卻有些不置可否.二夫人是由于事不關己,凌舞雖然有些擔心,但想到最多不過是出丑罷了,也就不再多想了.而凌風自那晚看過千寒的舞蹈後,心底卻安穩得很,任千寒自己准備著一切.凌越心焦,可看著千寒自信的模樣,聽到凌風信任的話語,便只得將擔心全部咽下肚.

三天很快就要過完了,這晚,凌越終于還是放心不下,來到了淨水閣.

"姐,老爺來了."一一打起千寒主臥的門簾,探進一張如花笑顏.

千寒立馬站起身,迎向門口.

"爹爹,可是有什麼要囑咐千寒的?"明日即是大宴,凌越擔心這是自然,但是自從知道了惠國國君寬厚,沒有連坐一,凌越的擔心對于千寒而,就是極為珍貴的了.千寒將凌越引向屋內的圓桌,然後倒了一杯甯神茶送上.

"明日就是大宴……"凌越坐下,伸手接過千寒遞來的茶,微微抿了一口,便將杯盞又放置在了桌上."爹爹有些擔心……"了這句後,凌越非常關切地看了千寒一眼,很注意地觀察著千寒的神色,待發現沒有什麼異樣的時候,才將話又繼續了下去.

"你第一次去皇宮表演,難保不會出現一些紕漏."凌越到這,右手往左邊子中一摸,摸出了一塊紫金色雕龍腰牌,接著便拿過千寒的手,將腰牌徑直塞在了她的手里,隨後又將千寒的手指緊上一緊.

千寒將手收回一看,立即意識到這塊腰牌的作用,應該是皇上禦賜的免死金牌一類的東東.知道凌越是大將軍後,千寒便認真地通過各種關系對凌越進行了比較全面的了解.

凌越原本即是開國將軍的後人,大將軍之名按理可以世襲.只是凌越居然不愛戰場戀商場,當時這爵位竟是讓與了胞弟.胞弟倒是很有大將軍之風,可惜太過恃才傲物,在一次如疆舉大兵侵犯之際,凌越胞弟被手下出賣,被如疆人抓住做了俘虜.先皇頓時大怒,派當時的太子現在的皇帝親自率兵攻向如疆,凌越見狀,特向太子請命,願為先卒,在戰場立下大功,甚至不惜以身犯險救下當時的太子.不過,凌越胞弟因為不願做俘虜,早已自盡身亡,未能等到凌越前來救援.

這場戰事之後,先皇又多次派凌越出戰,竟是次次完勝而歸,而當時為要軍功的太子爺亦受過凌越多次救命之恩,與凌越私底下的關系勝過兄弟,所以才會答應凌越做隱形的大將軍,讓他繼續在商場上活躍,家中不必有大將軍的標識,甚至連早朝都能准假.因此,千寒現在看見這免死金牌,心里並沒有疑惑,有的只是感激.

"拿著,這是當今聖上賜給爹爹的免罪金牌,無論做錯了什麼事,都可免于處罰.爹爹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拿著它,爹爹更安心."凌越將千寒想要將免罪金牌送還的手推了回去.

看著凌越堅決的態度,千寒只好將手收回.

"爹爹,若是沒用上這塊金牌,千寒還是要原物奉還,這對于爹爹來,可不僅僅是一塊免罪的金牌."千寒看著凌越的眼睛認真的,居然不僅是免死,而且是免罪,這代表了多少誼呀!

凌越笑著看了看千寒,微微點了點頭.

——————————————————

——————————————————

幻舞幾句,明天就是十月一日,國慶了.是個新月份,于是,明日的更新,將在凌晨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