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無厘頭
對于跳舞,千寒有的只是打心底躍出的熱愛.在現代,她就是舞台上的精靈,正是為了學習更高的舞蹈技巧,才會在大學即將畢業的時候認識了那個讓她穿越了的舞蹈大師.

"千寒,你的悟性很高,但思卻缺乏了些."舞蹈大師趙兵窩在排練廳的沙發中,懶懶地看著舞完一曲,嬌喘連連的千寒道.

"思?您的意思是我沒有理解曲子的含義?"千寒微蹙了眉頭,認真地問道.

"倒也不是不理解,只是不會表現.其實,也不能怪你,誰讓你的思至今仍困著呢!"趙兵笑笑,眼里透出些無奈的光芒.

"那我要怎麼辦?"千寒著急地問道,若是她的思還困著,倒也正常,畢竟,雖然長相俏麗,身姿也算曼妙,但居然真的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實話來,是連動心都未曾有過.

趙兵將身子沉了沉,完全窩在了懶人手指沙發之中,低著頭沉思不語.半晌,才抬起頭看向她.

"我教你一個法術."

"法術?"千寒不覺一愣,這趙兵有很高的舞蹈造詣是不錯的,但從不知道,他居然還懂法術.

"嗯,一個招蝶的法術,若是修改得當,還能招來別的.希望不是馬蜂就好."趙兵臉上的神有些古怪,但千寒此時只顧著聽那法術,根本就沒注意到趙兵的表.

那一次上台前,趙兵找到她,希望她去另一個地方,替他尋找一顆名喚精露的仙珠.還沒講清楚是怎麼回事,舞台上的音樂就響了.而後來,千寒在舞台上一使出那招蝶的法術,就聽得趙兵的聲音.

"去吧,千年的妖精,記著一定要找到精露仙珠……"

千寒邊舞邊回憶著,不覺默默在心里歎了口氣,早知道這法術要拿這樣的曆程來交換,或許自己當初應該問清楚一些.只是,現在,只好盡力而為.

"七七,真沒想到,你原來是個音樂天才."千寒舞罷,回到屋中,便由衷地贊美起了七七.她原本只是因為要上大宴去跳舞,想起從前的事,忍不住哼了李玉剛曾跳過的現代那曲《霓裳羽衣曲》,七七居然就能用蕭完整地將其演繹出來.

"聽了幾十年的蕭,練了幾百年,如何不會."七七在心里默默地,而且這曲子,總讓人有淡淡的思念在,很符合自己憶起那段時光的心境,自然更是得心應手.

"姐,這曲子從何地而來?"七七突然想起,自己這麼多年,竟然並未聽過此曲,不覺好奇了起來.

"中原的曲子吧!"千寒在七七面前總是無比放松,因此有話都是直.

但七七的神色卻是更為疑惑了起來,緊接著又問了一句:"哪里的曲子?"

"中原啊!就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或許你們也稱為大唐."這地方看起來很像是受了大唐的影響,而唐朝不正是中國輝煌的時刻嗎!

"大唐,最強大的國家?呵呵……"七七突然笑了起來.

"怎麼了?"現在輪到千寒在臉上畫問號了.

"我忘了姐成形不過數日,對于現在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什麼概念.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現在倒不好是哪個,惠國和靖國各有千秋吧!而大唐,中原,我真是從沒聽過,或許是姐在尋著什麼野史看了,誤解了."七七收了笑意,一本正經地開始給千寒補曆史知識.

額,大唐成野史了.千寒這會還真是難以接受了.可從這地方的經濟文化來看,又絕不是大唐以前的某個朝代.

"那你知道唐朝嗎?"千寒聲地問道.

"唐朝?"七七一臉茫然地搖了搖頭,"現在是惠國雅德王朝第二十一個年頭,正皇族複興安平."

不是吧!千寒此時突然明白了什麼叫做雞同鴨講.

"姐,有些奇怪的書,還是少看為妙,否則真的要融不進這個世界了."看著一臉驚愕的千寒,七七輕輕地推了推她.

"哦!知道了."千寒回了回神,努力地接受自己越來越無厘頭的穿越.

"這首曲子真的好好聽,我看其實不是什麼莫名其妙的大唐傳來的,應該就是姐創造的.姐有那麼深厚的修為,創造出這樣的曲子,也是理之中."看來比起讓七七接受大唐,中原這樣的法,七七倒更願意相信千寒是天才的法.

千寒不自覺地牽了牽嘴角,呵呵,被人當成唐明皇了,這感覺還真夠獨特的.本來還想看看自己是不是足夠幸運,可以碰到些曆史名人,看樣子,這願望就算穿越了也是達不成了.

"姐,皇上的大宴,就舞這曲對嗎?姐的舞姿和創作的才華一樣,都是頂高頂高的,看來,姐,怕是要一舞成名了."七七沒在意千寒的失神,自顧自地叨叨著.

千寒聞微微一笑.

"舞這曲是沒錯啦!"不過,千寒可不想成名,在這個皇帝可管一切的地方,一個不心,被困在牢籠里,那可是有夠悲催的了.

自千寒應下了舞蹈之約,凌越就許諾,讓她自管取其所需.只要需要,凌府就是傾盡全力,也必為之辦到.而千寒已然知曉,此地沒有株連這麼一.也就是,從自己認下這事起,實際上,這事的成敗,跟凌家並無甚大的關系.不過,跳好了,依舊可以給凌府長臉罷了.這讓千寒對待凌家老爺和二夫人不覺又有了新感覺.前者是感激,後者則是讓她提起了一百二十分的心.

只是這三天,要備什麼舞蹈道具是很困難的了.比如,伴舞的服裝,《霓裳羽衣曲》中伴舞的服裝可不是隨便什麼衣服都行.而現在去拜托裁縫,很有可能被拒絕,而且看不到進展,會讓人著急.為此,千寒仔細思考了一宿.第二天,一場別開生面的制衣大賽便拉開了帷幕.

全國都的裁縫都得到了凌府的通知,只要誰能在兩天的時間內,制作出最多最符合凌府大姐要求的服飾,誰就能獲得不菲的賞金和凌大姐一年的制衣權.這可是不可多得的賺錢和揚名的機會.凌府一時之間,裁縫猛增.

盡管千寒不想一舞成名,但是,她也絕不想被人看低.沒有了連坐,不代表王公大臣不會將她看成凌家的一分子,她丟了人,凌家自然也會遭人議論,況且,凌大將軍不愛戰場愛商場,本就惹了一些傳統大臣們的不滿.現在,千寒想做的,就是把自己當成凌家的一分子,盡心盡力地護凌家全方位的周全.

不過,盡管已下定決心融進凌府,千寒還是問了七七那日林中發生的事,還有為何定要自己認下凌大姐的緣故.

"姐,那是我和霞光演的一場戲,而你身上的梅花胎記,是霞光弄上去的,其他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了.不如,待大宴之後,我們一起找個機會去問問霞光,想來,那時,她的耐性也該到了,我們也能見到她的人形了."七七一邊看著千寒讓裁縫為她定制的服裝,一邊回答著.

"耐性?不是修為一到,即可有人形嗎?"千寒又逮著了一個感興趣的話題.

"嗯,修煉是要基礎,還要耐性的,這就是為什麼,一些還沒有成形的精靈會比成形了的精靈靈力還要高上許多的原因.當然,修為到了,也可幻化成人形,只是幻化成人形後,修煉的速度就會慢上許多."

"哦!是這樣."千寒默默點了點頭,然後又走出門去查看參賽的裁縫改制衣服的況了.

————————————————————

————————————————————

競賽的效果不用明啦,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