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狩獵驚魂3
穆天池回到樹林里,卻猛地吃了一驚,只見此時林子里竟然爬滿了黑蛇,均目露凶光,當看見穆天池時,仿佛接到了統一的命令,全然不顧穆天池周身散發的強大靈氣,惡狠狠地撲將過來.

穆天池一邊護著巧蓮,一邊急速念動咒語,在林間飛騰穿梭.想來剛才斬殺的黑蛇精不僅是一條快要成形的普通妖精,而是一條將要成精的黑蛇王.

林中的黑蛇成片的死去,卻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這黑蛇最是有團隊精神,若不是整個群體死絕,必然是不肯放過仇敵.

穆天池見黑蛇愈挫愈勇,心內有些發急,本想用幾招大型的法術,但礙于身邊完全感知不到靈力的巧蓮,又不敢冒然行動.正心內著急,頻頻發動法術時,巧蓮突然"啊"了一聲.穆天池飛快地轉身,敏捷地帶著巧蓮躲過了身後偷襲的黑蛇.但巧蓮卻明顯被嚇得失了方寸,雙手不管不顧地緊緊環住了穆天池的腰際.穆天池一愣,一條隱藏很久的黑蛇趁機張開了大口,猛然咬住了他的腳踝.

穆天池正欲揮劍砍去,卻發現另一條黑蛇沖著巧蓮咬了過來,便連忙將手中的木劍轉移了方向,將那條企圖襲擊巧蓮的黑蛇斬殺在了劍下.而這邊的黑蛇死死地咬住了他的腳踝,拼盡全力般地將毒素注入他的身體.穆天池吃力地轉過竹劍的方向,斬殺的卻又是另一條攻擊巧蓮的黑蛇.現在林子里的黑蛇仿佛都把自己當成了為王獻身的英雄,巴巴地沖上來襲擊巧蓮,好換來咬住目標的黑蛇毒液的進一步注入.

這黑蛇算得上是這個世界有名的毒物之一,此時若是普通人,就算是武功高強的人,此刻怕也是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而穆天池這樣靈力高強的人,其實也支持不了多久了.看了看身邊已經嚇得花容失色,幾近暈厥狀態的巧蓮,穆天池用盡全力地將自身的靈力震發了出去,周邊的黑蛇死傷大半,但咬住穆天池的黑蛇卻仍然死不松口,又由于離穆天池太近,並沒有受到傷害.

可從穆天池的表來看,他很明顯是滿意這樣的效果的.只見他用與他此刻身體狀態完全不符的速度,從身上掏出了一件符咒,往巧蓮手上一塞,隨即又將巧蓮往後猛地一推,只見一道金光起,巧蓮轉眼就沒了影蹤.

做完這一切,穆天池渾身的力氣仿佛散盡,雖然已回身出劍,但中劍的黑蛇只是傷了皮肉,而因為受到刺激,嘴里的毒液更是加快了注入的速度.

穆天池身子一軟,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剛才用來呼喚師傅救命的符咒,已經給了巧蓮,想到那苦命的女子不會因為自己的緣故再搭上一條命,穆天池的臉上很不合時宜地露出了一抹微笑.但隨即又想起了凌風,那抹微笑又消失了.

正當穆天池滿腦子混亂的時候,腳踝的疼痛突然減輕了.他慢慢地轉過頭,眼睛由于毒素的侵入,一時之間迷蒙無比,只見得是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立在身旁.他正欲起身,卻被那人用手牢牢按住.有靈力從那人的掌心不斷地輸送過來,只一會,穆天池迷蒙的眼便恢複了清澈.緊接著那雙有力的大手又將他扶了起來.

穆天池感激地看向那抹高大的身影,那是一個五官深刻,面容無比俊美,一頭長發隨風輕舞,不時有幾縷劃過臉龐,真乃比女人還要美上幾分,偏偏又配上了一身的浩然正氣,讓人感覺這是個不能褻瀆的男子.

"高人日後若有所需,穆天池萬死不辭."穆天池恭敬地向男子行禮,所謂大恩不謝,他日只將以身相報便是江湖兒女答謝的最高境界.

"嗯!我和你差不多高,算不得高人呀!"男子伸手托住穆天池仍在施禮的手臂,微笑起來,"稱呼我熙吧!若是真的要謝,就只管盡全力修道,到時造福蒼生,才是最應該的."

穆天池立即鄭重地點了點頭,隨後想起了中毒的凌風.還未開口話,便聽得熙道.

"穆術士似有要事在身,江湖兒女不拘節,但去無妨,我們有緣再見."

穆天池不敢再耽擱,便一拱手,也不再多做解釋,一回頭,便朝剛才留下凌風的地方尋了過去.

"凌風!"當看見圍坐在一起的幾人,穆天池立即腳一點地,如風一般地飛了過去.

"凌風,你……"看到面前的凌風唇齒白,一點都不像是中毒的人,穆天池不覺一愣.

"你的毒解了嗎?"穆天池著便伸出手搭上了凌風的手腕.

將手放下來之後,穆天池緊張的神明顯舒緩了許多."這是哪位高人出手相救了?"

"就是你旁邊的這位高人!粉藍姑娘!"手拿著卷成筒狀芭蕉葉的凌通搶在前頭回答道.

穆天池轉頭看去,只看見一文文弱弱的女子正略含羞怯的看著他,從面上也感覺不到什麼靈氣.但既然是她救了凌風,又將毒解得如此乾淨,沒有兩下子是不可能的事,這麼想著,天池便對著那女子拱了拱手.

"謝女俠搭救我朋友的性命,敢問女俠師承何派?"

"我不是修道之人,今天救凌公子,也全然是湊巧罷了."粉藍向穆天池略微施了個禮,算是還他剛才的禮數.

見穆天池的眉頭蹙了蹙,露出一點兒不解的神色.千寒連忙在一旁解釋道.

"粉藍是惠國邊境上的女兒,因著大旱走出了家鄉,無奈路上遇到匪徒,家人皆遇害了,只剩了她,到處流浪.救凌風的藥是她路上遇到的一位得道高人贈與她保命用的,誰料此藥居然能解蛇毒.全然是運氣呢!"

"哦!那依然是救了凌風的恩人呢!還請受在下一禮."穆天池著,又要施禮.千寒忙上前攔住.

"粉藍姑娘不熟悉這些禮數,還是不要搞得那麼繁瑣為好.再現在天色也不早了,不如我們一切回去再."

穆天池略一思索,便依了千寒之.

"不過,現在沒了馬匹,我們是不是要走路回去?"凌通有些為難地看了看身邊的幾人.

"未必沒有坐騎吧!我記得穆術士的坐騎後來不是回來了嗎?"千寒一邊著,一邊尋找著穆天池的坐騎,當沒發現那坐騎的身影時,頓時有些底氣不足.

凌風看著她的反應笑了笑,果斷地向林中打了聲口哨.無論如何,試試總是沒錯的.而事實證明,有些事的確需要嘗試.不一會,林中便真的跑出一匹駿馬,正是凌風騎來的那一匹.

"看來它們不是黑蛇的攻擊目標呢!"凌風摸了摸坐騎的鬃毛.

"那穆術士的馬呢?"千寒心地詢問著.

"也該在這林中!"

嘗試之下,四匹馬,回來了三匹.千寒不會喚馬,但凌通的口哨聲引出的卻是千寒的馬匹,敢這匹馬自是他飼養,早已有了感.但凌通自己的那匹,卻是沒了蹤影.

"我與凌通一匹馬,凌姐帶著粉藍姑娘,凌風一人一匹馬,這樣安排可好?"穆天池看了看幾人,出了一個,他認為最合理的安排.千寒和粉藍兩人都是姑娘,而千寒的馬術不錯,能夠顧得上粉藍.凌風喜歡策馬奔馳,還是比較適合一個人.

聽了穆天池的安排,眾人便都點了點頭.均上馬,准備打道回府.

"哥哥,你在看什麼呢?"當幾人匆匆路過一隊豪華車隊後,主車中便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詢問聲.

"沒什麼!"一個面容俊美的男子溫柔地看著車中的女子搖了搖頭.

雖只是擦身而過,但男子已然發覺了幾人中有兩個有著非人類的氣息,而其他的幾個人類中,有一個正是剛不久救的名為穆天池的術士.沒錯,這男子正是熙.

只不過,讓熙轉頭愣神的原因不是辨別出了非人類的氣息,也不是辨認出了穆天池.那是一種突如其來的溫暖與祥和的感覺,似曾相識的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