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凌府風光
聽到了千寒喊得第一聲爹,凌越開心地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從千寒房間走出的時候,只覺得腳下如騰云駕霧般的輕松.居然將在院子里喝著悶酒的凌風當成了透明人.

凌風有些悲哀又有些好笑地望著父親步履輕松地朝著主居走去,腦海中不斷地浮現出千寒今天在桌案旁的奇怪舉動.

他輕輕地摸了摸腰間的符咒,自自語道:"你也認為她不是妖精吧!"

符咒沒有任何動靜,在凌風眼里,它算是默認了自己的話.但是,凌千寒不是妖精,那為什麼除了自己所有的人都被她騙過了呢!這個女人來我凌家究竟是何居心?凌風舉起杯,一口喝干了里面的透明液體,然後手上青筋暴出,隨著悶悶地一聲"嘭",杯子應聲而碎.

第二日,飯桌上,千寒有少許的不自在,雖然凌老爹絕對是疼自己的,而這個凌風,卻不知在思考些啥,一臉值得玩味的表,還不時地抿著嘴似笑非笑地望向她.

"爹……"

"爹……"

這兩聲爹幾乎是同一時刻響起的,凌老爹看了看千寒又轉頭看了看凌風,有些不知該讓誰先開口,想了想還是轉向千寒.

但凌風此刻卻是立馬搶先開了口.

"爹,我想等會吃過飯了,帶千寒在府中轉上一轉,也好讓她盡快熟悉府中的布局,不然,大姐在自己家中都會迷路,豈不笑話."

凌越看了看凌風,微微點了點頭,昨日在認親酒會上未見著他,還以為是不願認千寒這個妹妹,現在看來,似乎是自己多慮了.便開了聲,笑道:"這是哥哥該做的事,那吃過飯,就帶著千寒去轉轉吧!"

隨即,又面帶微笑地轉過頭,看著千寒,輕聲細語地問道:"千寒剛剛想跟爹爹什麼呀?"

凌千寒笑了笑:"千寒也想著這事!還怕哥哥有事要忙,不能答應我呢!"

的確,事是同一件,但是,人卻不是同一個.千寒本來想著是讓那乖巧的凌零一帶著自己到處看看,可如今,人家都自己開了口,又怎麼好拂了他的意,更何況以千寒看來,自從自己進了凌家,凌風對自己的態度便有了些,怎麼呢,些許的不待見吧!此時,他能提出帶自己到處轉轉,不定正是緩和兩人關系的一個契機.

千寒和凌風這一路走來,已然看了不少亭台樓榭,有凌越的主居——雅竹居,居如其名,翠竹亭亭,外有嶙峋怪石壘成的假山,再加上一條,沿著居所潺潺流淌著的溪,溪上架著竹橋,清爽高潔.

雅竹居的北邊是二夫人凌江氏的居所——翠蘭館,蘭花叢叢,圍館而生.這二夫人是凌越的續弦,依照居所的布置,很能看出凌越在二夫人心中的地位.盡管竹與花有異,但二夫人顯然是在依照雅竹居的竹來安排蘭的位置.若是將兩所庭院同時畫于紙端,便立馬讓人有了夫妻院落的感覺,竹中可間蘭,素色配豔,溪竹橋無一不像,卻是細微差別,將線條一柔和,女性特性立顯,若凌越的雅竹居有種離世獨居高人味,翠蘭館就像那柔相伴女.

"那便是霞飛園了嗎?"站在大院碧月湖上的碧月亭中,千寒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座庭院.從站著的地方,可以看到最高的樓上掛著的彩色絲簾子,在陽光的照耀下,倒真有種"落霞在園,輕飛曼舞"之感.

凌風笑著略點了點頭.

"那里的確是霞飛園,是凌舞的園子,本來也該領你進去看看,但未出閣的姑娘不知道是不是都特看重自己的閨房.站在園子門口看看,倒是可以,但是進去,就非得她本人在家才可."

千寒笑了笑,停了腳步,回頭看向凌風.

"那便不去也罷,你的攬云軒可是能讓我進?"

凌風不語,只是抬腳繼續行著.千寒也只好跟上,一邊走著,一邊又細細看周圍的景致.在看到凌風攬云軒時,千寒得出了一個結論,盡管她一直沒有問這里是哪里,是什麼年代,但她一直的留心似乎還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這里或許是西域.因為這里有常見的動植物,也有未曾見過的動植物,有些植物甚至聞所未聞.就比如攬云軒中的云紋樹.

"這是什麼呀?"還未進攬云軒,千寒便疑惑地指著院中的一棵大樹問道.這棵樹的樹身有云紋狀的紋理,樹冠更是像大片的云朵,細看去,便發現單片的樹葉也是宛如云紋一般的形狀.

"海濱國上供給我惠國國君的云紋樹,于十年前,由我惠國國君賜給我爹的.是聽凌府中有一庭院名為攬云軒,種植進去,正好應景."

"要不要過去坐坐?"凌風指了指一邊藤下的椅凳.椅凳安置在一片藤蔓之中,周圍是用竹子搭起的棚,藤蔓一條條地隨著生長,把椅凳圈了個實在,實在是避暑良地.而藤蔓的外邊也有石桌石凳,石桌和石凳下的石墩較大,有些縫隙.

見千寒多瞧了幾眼,凌風便在一旁解答了.

"這是給冬天預備的,攬云軒中有些美景,冬天才得見,比如香梅,比如云紋樹所開的云花.這時候在桌子,凳子底下點個火盆,讓火焰的熱度飛出來點,也算有點暖身的地."

"這思量真是巧妙."千寒不由地贊道.

"嗯!這樣子的設計,也只有惠國的工匠才敢想敢做.密火子也只有這里出得起."

"密火子?"千寒不解地看向凌風.

"就是能取暖,但不會燒著東西的一種果子,就算用手撫摸的話,也不會灼傷皮膚."凌風滿面的笑意.

想來是凌老爹將之前自己受了刺激失憶了的話告訴了凌風,否則這凌風怎麼會如此有耐心.千寒心里稍定了定.便向藤蔓中椅凳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欣賞著攬云軒的景色.

攬云軒的奇花異草頗多,或者是,在千寒眼里的奇花異草頗多,除了這云紋樹外,還有這藤蔓,是四季藤,冬天也是綠的.而起初被千寒誤會是鑲嵌在地磚間類似玉石的東西,叫做綠玉蘿,居然是一種常開不敗的花,花朵兒的形狀和菱形的玉石很像.

攬云軒的建築均有云紋做裝飾,也不知是云紋樹來之前所建,還是栽種後所修.凌風的屋內也是祥云暗嵌,一派富貴公子哥的裝飾.

"要去淨水閣看看嗎?"站在攬云軒的門口,凌風問著千寒.

淨水閣,千寒知道,那是自己正式回歸凌家後,凌老爹安排自己住的房屋.千寒現在住的地方是客房.雖凌越在滴血認親後,便想讓千寒搬去淨水閣,但是千寒自己卻仍在糾結.凌越見她堅持等三天,便也不再多加勸,畢竟三天,也不長嘛.

"那跟我去鏡屋瞧瞧如何?"凌風見千寒不答話,以為她是想著以後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慢慢欣賞淨水閣,便提出帶她去看看另一個地方.

---------------------------------------------

---------------------------------------------

看到這麼低的人氣,幻舞絞著手指,有那麼點子難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