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養父母?
夜漸漸地深了起來,喧鬧的凌府送走了最後一波客人.千寒坐在凌老爺的對面,凌老爺眼中溢滿著寵愛,對著這樣充滿愛的眼神,千寒不禁有些後悔自己騙了這善良的老人,但也暗暗下了一定要好好孝敬老人的決心.

"女兒呀!原諒爹一直沒有問你的姓名.爹真的不想知道,除了爹給你起的名字,你還叫過其他什麼名字."凌老爺突然淚眼婆娑了起來.

千寒看著他的眼睛,張了張口,卻不知該些什麼.

"你叫我一句好不好?"凌老爺收了收眼淚,面帶笑容地看向千寒."不要叫我凌老爺,要叫爹哦!"

"……"千寒真的很想安慰這個貌似堅強,實則無比脆弱的老人.張了張口,卻始終叫不出來,句實話,換了我,面對一個如此關愛自己,卻彼此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而且心里明白他不是我親爹,我也叫不出來.

見千寒張了張嘴,卻沒有話出來.凌老爺突然笑了起來,站起身走到書案旁,千寒立即也跟著走了過去,見凌老爺有要寫字的傾向,便伸手磨了磨墨,凌老爺微笑著看了看她,隨即拿起毛筆,大書三字——凌千寒.其字蒼勁,力透紙背.

千寒不覺一愣,這是什麼意思?思考半晌,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抬起頭,帶著些詢問的目光看向凌老爺,然後用手指了指自己,回:"這是我的名字?"

凌老爺微笑著點了點頭.問道:"這名字,你可喜歡?"

千寒張開口,差點將自己本來就叫這名字的事了出來,但為了不被再多問些啥,便歡喜地只著:"喜歡,喜歡."

凌老爺摸了摸灰色的長胡須,滿意地微點了下頭,慈愛地看著千寒,緩緩道:"再過三日,你拜過祖宗牌位,即可正式回歸我凌家了,到那時,我再攜你去拜謝你的養父母,謝謝他們養育了你十六年."

養父母?千寒一愣,自己穿過來不過兩天,最多也就是認識了幾只可愛的妖罷了,這是打哪兒鑽出什麼養父母來了?

"千寒,想什麼吶?"千寒的愣神自然瞞不過一直關注著她的凌老爺.

千寒飛快地動起了腦子,想來自己莫名其妙地進了凌家,應該就是有人,不,是有妖在背後演了那麼一出,自己今天才試過那幻術,那些早有意識的妖豈能不會用.但是,粉藍此刻不在身邊,也不知道,這些人,不,這些妖,是怎麼做怎麼演的.漏了嘴,被認出來不是開玩笑的,若是不去看養父母,那更會讓凌老爹覺得自己忘恩負義.此外,自己對這個世界依然一點不了解,不如……

凌老爺看著千寒從一動不動的呆愣狀態,慢慢變成了蹙眉狀,而且這眉頭越皺越深,面色也變得不大好看了.便試著喚她:"千寒,千寒,怎麼了,怎麼了?"

"我頭好疼啊!好疼啊!"千寒突然抱著腦袋,一聲緊似一聲地喊了起來.

出乎意料的,凌老爺似乎只有心疼與擔心,卻絲毫沒有顯露意外的神,也沒有叫人去請大夫.

千寒偷眼看著凌老爺的反應,心中雖然詫異,但很明白,這是最好的反應.這明了,自己此時的舉動很好地附和了之前有心妖演的戲.

看著千寒痛苦的模樣,凌老爺真是絲毫沒有懷疑,正如千寒猜想的那般,凌老爺前夜在森林里遇上的那出喚女魂記,正是她受了啥刺激,得了這毛病——失憶.

凌風進林子的那天,凌越(凌老爺的名字喚作凌越)剛從海島進了一批香料回來.因為開始心急趕路,不想一下子錯過了有店鋪的村落,好在那時已離國都不遠,于是眾人皆加了把勁往前趕.在月色正為明亮的時候,進入了國都周邊的一片茂密的叢林.

從前,去外地或他國進貨的時候,也有走過夜路的,眾人並沒有將這次的夜行,當了什麼特別的事來對待.凌越更是未將此事放在心上過.所以,當不知怎的,竟和進貨回來的人們失去了聯系時,也不見驚慌,反倒又習慣性地在山上尋找起失散多年的女兒,凌越總覺得丟失的女兒會在同一個地方出現.正當凌越若有所思地到處查看之時,一條碗口粗的黑蛇朝他撲了過來……

"多謝壯士救命之恩!"凌越心有余悸地看了看地上被斬成了幾段的恐怖的黑蛇尸體,擦了擦滲出冷汗來的額頭,這才回過頭去,向剛才揮劍擊殺了黑蛇的壯士道一聲謝.

見那壯士一點回應也沒有,凌越抬了抬頭.

"壯士,可是有什麼想問在下的?"凌越略微地用眼飄過了一下面前的壯士,見那人臉上的疑惑之色甚重,凌越便試探地問了一句.

"你可是凌府老爺——凌越?"那人顯然不是拖泥帶水的主,直接就將他的問題倒騰了出來.

"是是,壯士可是想去凌府一聚?"想來不是白白救他的,凌越精明的本性讓他覺得面前的人認出了他,想必是想得到什麼回報來著.但凌越豐富的社會經驗,使得他沒有將心里所想和盤托出,而是采用了這麼一句,頗為委婉的辭.

"凌府!在下可沒有進凌府的閑心."那斬黑蛇的壯士面無表地回了那麼一句.凌越見狀,眉頭微微皺了皺,又在瞬間展了開來,看著壯士,並不再問其他問題,等待著壯士做進一步的解釋.果然,那壯士很快又繼續開口了.

"我只是想問問你是不是那個在此山頭丟了女兒的凌越?"

聽到這句話,凌越就是再老道,也忍不住瞪大了雙眼,聲音因為激動而顫抖了起來.

"壯士可是有愛女的線索?若是能將其提供給凌某,凌某自當重謝以報."

黑面的壯士聽了凌越前面的話,正想開口點什麼,但凌越後來的話一出口,便惹得他冷笑不已,一時倒是沒了語.

凌越見狀,立即明白是自己心急錯了話,這江湖兒女怕是不喜這麼直接沾銅腥味的,便連連賠笑道:"凌越乃商賈之輩,話粗陋,還望壯士見諒,不計過,將愛女信息透露一二."

壯士的臉色這才稍緩,手往林子的中央指了指.淡淡地了句:"你自在那兒瞧瞧去吧!"罷,居然頭也不回地迅速將身影沒入了叢林之中.

凌越尋女心切,竟也顧不得林中有黑蛇這一回事,摸索著就往黑面壯士剛指的地方前行.走近了些,便聽得前方有斷斷續續的鈴鐺聲與老漢的呼喚聲.

"女兒呀!回魂吧!"老漢搖著鈴鐺圍著一美麗的少女轉著圈.另有一老婦,趴在少女身邊嗚咽不語,似萬分傷心.

這畫面,凌越之前並未見過,但卻奇怪地讓他記起了十六年前,這里發生的另一件事.

"錢,錢都在這里了."十六年前還未蓄起胡須的凌越將手上的錢袋放在了林間的一片空地上,然後顫抖著將雙手伸向對面的蒙面黑衣人."可以將我的女兒還給我了嗎?"

幾個賊人嘿嘿一陣冷笑,派出一個自凌越面前取走了錢袋,待幾人核對了錢數之後,一個懷抱嬰兒的賊人,上前了兩步,將懷里的嬰兒輕輕地放在了地上,隨後幾人轉身便想離開,卻被躲在暗處的官府逮了個正著.官府得意洋洋,劈手奪了那錢袋,卻聞得身後凌越一陣驚呼.

"我的女兒,你們把我的女兒弄到哪里去了?"凌越一把將那個假"嬰兒"拋在了地上,接著瘋了一般地撲向幾個賊人,但幾個賊人此時居然一齊倒地,口吐白沫,中毒身亡.

凌越揉了揉自己的眼,頓了頓思緒,又向那少女的方向看去.他本不是個愛管閑事之人,此時,卻忍不住趨向前去.老漢和老婦的樣貌,他倒是印象不深,而那個躺著不動的少女,卻讓他不住地回憶起難產去世的妻子,那樣貌一遍一遍地在他腦海中過著.

"這,這是你們的女兒?"凌越失控地一個箭步越到了兩個老人的面前,指著躺在地上的女孩問道.

"是!""不!"兩個老人互看了一眼,又將答案倒了過來."不!""是!"

凌越生疑,便不管不顧地折起了少女的子,當在右臂上看見梅花胎記的時候,他突然失聲痛哭.

老漢看著他,歎了口氣,道:"也罷,也罷,若真是你的女兒,我們老兩口,也不是那黑心之人,會強霸著你的女兒不放,只是,這孩子這些日子也不知怎麼了,以前的種種居然都記不起來了,現在更嚴重的是,這孩子居然一睡三天未醒,你若還想領她回去……"

凌越聽到這里已是著急萬分,打斷老漢的話,連聲喚道:"來人來人,快將姐抬回家.我要請最好的大夫來照看她!"凌越此時似乎忘記隊伍已經走散,連聲呼喚了起來.而奇怪的是,那些走散的人此刻居然都出現了,聽了凌越的吩咐,便連忙騰出了一架馬車,將少女抬進了車內.

"這孩子見不得大夫給她診治的,怕是看病看怕了."老漢對著凌越隊伍前行的方向大喊著.

-------------------------------------------------------

-------------------------------------------------------

幻舞好想要推薦票票,親們手上有沒有推薦票,有的話,一定要記得用,否則放久了,就發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