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滴血認親
千寒可不是一個不懂現代科學的女子,她很明白,古時的滴血認親,其實很容易蒙混過關的.血型可就只有那幾種,認親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而且就算不成功,也只能算是凌老爺認錯了人,與自己無關.正當千寒得意之際,她突然見到窗前飛過的一只蝴蝶,那得意的神登時就僵了.

千寒啊千寒,你以為你自己現在還是人啊!一個妖精的血若是能融進一個人類的血,那可真是天上地下,神界妖界人界三界奇聞了.想到這,千寒頓時像個漏了氣的皮球,焉了.

唉!本來這是個進入這個世界的絕好機會,現在卻變成了,被人認出妖精身份的一個大危機.大師啊大師,難道你給我的是張單程旅行票?難道我不是唯一一個去幫你尋找那神秘的精露仙珠的人?怎麼連幫都不幫我一下!千寒開始糾結了.

看到千寒的面容一下子萬里陽光,一下子愁云密布.屋里的五個丫鬟都有些不知所措.

"你們叫什麼名字啊?"千寒看了看屋子里的幾個丫鬟,用了柔聲,試圖安撫一下她們.

領頭的丫鬟連忙招呼幾人按剛才的順序站成了一排,然後用清脆的聲音清楚地向千寒介紹著幾人的姓名."我叫凌零一,她叫凌零二,她是凌零三,她是凌零四,這一個叫凌零六."

"噗",聽到領頭丫鬟的挨個介紹,千寒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這家的仆人,名字還真是奇怪,一個厮叫靈通也就罷了,這些丫鬟還被整成了一整隊的特務.千寒一邊笑著,一邊指著門口,"門外那個是不是零零七呀?"

領頭的丫鬟看到千寒笑了,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反應很快地搖了搖頭."不是,門口那個叫柳翠,她和我們不是一組的."

"你們還分組啊?"聽了凌零一的話,千寒的笑容緊了一下,看來這個凌府是個紀律森嚴的大府,若是等下妖精身份被人認出,想要逃出去的話,還會有點困難.

"那凌零五去忙什麼了?"千寒看了看第五個丫鬟,突然意識到那個叫凌零六.

"回姐,丫鬟沒有叫凌零五的."凌零一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為什麼啊?"沒道理啊!怎麼樣要忌諱也是忌諱數字四的吧,怎麼忌諱起五來了.千寒有些想不通.

"因為二姐的名字叫凌舞.丫鬟叫凌零五的話,就犯了她的忌諱了."

"哦!是這樣啊!"千寒沒有再去管是不是有大姐.因為門外的柳翠又開始催了.千寒轉頭看了看屋子,在凌府,自己稍稍熟悉的也就只有這間房間了.想在滴血認親之前逃出去,那肯定是一件困難的事.但是,就這麼英勇就義了,明顯也不是自己的作風.于是,千寒做了個疲倦的姿態,示意五個丫鬟先去門口等著.

待五個丫鬟出了門.千寒不禁坐在房間中央的桌子邊悲歎了起來,郁悶之中,看到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自己面前晃.便隨意地伸手抓去.

咦!是一節藤蔓.千寒看了看手中抓到的東西,便張望了一下房間.自己的記憶沒錯呀,這房間里的確沒有盆栽的嘛!

"這是幻藤!等會用你的靈力捏碎它,你只要控制好自己的想法,那些人就會身臨其境了."粉藍的聲音突兀地從耳邊傳來.千寒一個激靈站了起來.尋遍了房間也沒發現粉藍的身影,不覺納了悶.

"凌府內有帶符咒的人在,我不敢冒然入內,只得用了妖力,將幻藤給你送進來,不過,你千萬記得要認下凌大姐之名,否則……"粉藍的話到這,便一下子中斷了.任憑千寒怎麼努力地豎起耳朵,半晌過去了,愣是沒有聲音再傳過來.


門口再催的人已經不是丫鬟了,聽聲音應該是凌風他老爹.隔著門,輕輕地敲了敲,然後用挺溫柔的聲音:"乖女兒,准備好了沒?爹爹只是想要你早點回歸凌家,若是惹你著了急,便都是爹爹的不是了."

千寒聞,抽了抽嘴角.凌風他老爹也真夠自負的,這親還沒認,便巴巴地順著他的意,喊自己女兒了.千寒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將幻藤掩在了長之中,起身,走出了大門.

凌家是惠國財富榜的首位.像凌家老爺找到失散十六年女兒的這麼一件大事,早就傳得滿城風雨了.加上凌老爺氣派地安排了一整天的宴席,從早宴一直到晚宴.此時的凌家,便滿滿的都是來道賀的人.

千寒坐在馬車上,撩開了簾子,張望著這大的有點離譜的凌府,看著滿滿的人,思索了起來.看來凌府在這個地方是個了不得的大府,若是真的能以凌府姐的身份在這里落足,不定,沒過幾日,自己便能得到那精露仙珠的下落了.只是,冒認人家女兒……

不過,粉藍既了那句話,想必也是有難處的.本來誤認為自己是親閨女也是凌風老爹的錯.不如現在就讓自己替了那姑娘進進孝道好了.若是真姐出現,自己大不了立馬讓位.想到這,千寒登時下了決心,一定要以凌府姐的身份融入這個未知的世界.只是這個滴血認親,不知道又是怎樣一個繁雜的過程.

當看見桌案上的那只碗的時候,千寒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原本在自己心里複雜無比的程序,卻直接的只是要二人將血滴入放在供著香燭的桌案上,盛著水的碗內便可.

在二人用香燭敬奉了天地後,凌老爺接了族長在火上燒過的針,率先刺破了自己的手指,將一滴鮮的血滴入了碗內.凌老爺滴過血後,就站在一旁,一邊接受著家里的大夫給自己做止血,一邊熱切地看向千寒.

族長給千寒遞上針,便退到碗邊等著.千寒很乖巧地用左手接了針,然後將右手怕疼般地往子里縮了縮,摸到藤蔓,手上便用上了力,那藤蔓果然應力而碎.見到現場所有的人都露出了呆愣的神色,千寒知道自己成功了.接著便在腦海里自導自演了一場戲,戲里,她刺破了手指,在碗里滴了一顆鮮的血,這顆血珠很快便和凌老爺的融在了一起.然後有大夫上來為她做止血,上了些粉末之後,的傷口在粉末的覆蓋下,很快消失不見.

凌府頓時沸騰了起來,尤其是凌老爺,這興奮勁絕對比范進中舉更甚三分.

"果然是我的女兒,我就知道自己沒有認錯.女兒啊!還需三日,三日後,待沐浴完畢,拜了祖先牌位,你就可以回歸凌家了."

千寒聽話地點了點頭,事還真是順利啊!再有三天,自己便可以借著這個身份順利在這個未知的世界立穩腳跟了.或許是因為興奮,千寒居然將一個重要的人物忘到了九霄云外.不錯,書友猜對了,那人正是凌風.

至于凌風,他並不是沒有出現在認親席上,只是由于郁悶,便一個人躲在角落里,先喝上了酒.當千寒站在桌案前,他也與其他人一樣那麼關注.千寒的確是自導自演,為了演的像,她甚至還在碗前裝模作樣地拿起針對了對自己的手指.然而,自習武的凌風眼力比一般人要好上很多,他清楚地看到,千寒並沒有真的紮破手指.可一旁的大夫卻在她那個動作之後,立馬上前給她的指尖敷上了一層止血的粉末.周圍的人們就那麼突然的歡呼了起來.看著千寒乖乖的笑容,凌風原本就緒萬千的眼里慢慢地加上了一層懷疑,眼神變得更為複雜了起來……

---------------------------------------------

---------------------------------------------

昨日收獲了兩個收藏,挺開心的,雖然還是沒有推薦票.

千寒飄了飄衣,想知道這凌風會做出什麼來嗎?

就給個點擊加推薦啦!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嘛!